第1419章 番外之要死大家一起死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滾出去!”

    曲華裳抬頭看了曲梓晴一眼,指著外面怒罵道:“你這個賤人,你給我滾出去,不要以為你現在風頭正盛,我就怕你。”

    “你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就算我死了,你也不會做皇后,你這輩子都只能是個妾。”

    “況且,皇上不是為了云舞那個賤人,想要誅我九族嗎,妹妹你別忘了,你自己也在我九族之中,要死大家一起死!”

    “哈哈哈。”

    曲華裳忽然瘋癲的笑了起來。

    似乎真的能拉著對方一起死似的。

    看到她這個樣子,曲梓晴忍不住譏諷道:“你怎么到現在還執迷不悟呢,腦子跟以前一樣不好使,難怪你這皇后做不長,如此的蠢貨,能做成什么?”

    “我肚子里懷的是皇上的孩子,而且太醫已經診斷出來了是個男孩。”

    “后宮另外兩位妹妹,肚子里都是女孩,所以我肚子里這個是皇長子,太后跟皇上都已經答應我,只要我能平安生下這個孩子,就立我的孩子為太子。”

    “我能誕下太子,自然就能做皇后,所以庶女的身份,影響不了我,你只要死了,皇后肯定是我的。”

    “難道皇上還能因為你的破事,殺我這個皇子的母親嗎,我昨天已經去看過九公主了,跟她聊的不錯。”

    “因此,這事根本不會牽連到我。”

    曲梓晴伸手輕撫著自個的肚子,眼中滿是笑意,“姐姐,我來也只是為了告訴你,你的皇后之位馬上被我取代,我會求皇上先不要殺你,我要讓你看著我生下太子,看著我成為皇后,這樣才能消解我心頭對曲家的恨。”

    “你們將我扔在外面十幾年不管不問,你們以為這個仇就算了嗎,實話告訴你,我就是回來報仇的,只有曲家倒了,我才能開心!”

    “賤人!”

    聞此,曲華裳的臉色頓時變了,惡狠狠的瞪著她,怒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小賤人,我就知道你回來的目的不單純,我就知道你是想要毀了我們的。”

    “我跟你拼了!”

    曲華裳忽然走近曲梓晴,朝著她撞了過去。

    “娘娘!”

    冬雪嚇了一跳,慌忙上前阻止。

    然而,卻不及曲華裳的速度快。

    曲華裳直接撞在了曲梓晴身上,整個人都壓了上去,還故意用拳頭去捶打她的肚子,一邊打一邊怒罵,“讓你得意,讓你不要臉,還想做皇后,還想生太子,你去死吧,我曲華裳得不到的東西,誰也別想得到!”

    “啊!”

    曲梓晴被打的痛呼一聲。

    曲華裳卻不肯停手,一邊打,一邊罵,那個場面實在是激烈的很。

    等到外面的侍衛闖進來的時候,曲梓晴的臉色煞白,幾乎快昏過去了。

    侍衛帶走了曲梓晴。

    曲華裳從地上爬起來,低頭看到地上的血跡,頓時大笑起來,“哈哈哈,曲梓晴完了,那塊肉沒了。”

    “哈哈哈,她做不成皇后,也生不出太子了,哈哈哈,賤人完了,賤人沒有孩子了。”

    曲華裳得意的在殿內大喊大叫。

    外面的隱衛一臉麻木。

    對于這位心腸毒辣的皇后,他們早就習以為常了。

    她若是不吵不鬧,那才是奇怪了。

    曲梓晴在曲華裳的寢宮內,受到攻擊,摔倒在地,下身流血不止。

    太醫院的太醫全部被請了過去。

    云逸跟太后也都趕了過去。

    在家喝茶的曲丞相,得到這個消息,氣的立刻摔了茶盞,怒罵道:“胡鬧,簡直胡鬧!”

    他并不知道曲華裳被軟禁的事情。

    得到的消息是曲梓晴去探望曲華裳,被曲華裳惡意推倒捶打,從而有小產的跡象。

    “老爺,您消消氣,說不準事情不是那樣的,華裳怎么可能會故意推梓晴呢,一定是消息有錯。”

    坐在旁邊的曲夫人,也嚇了一跳,慌忙站了起來。

    她雖然一直要女兒想辦法,除去那個孩子。

    但是怎么能用如此直接的辦法。

    而且她也知道,那個孩子對于曲丞相來說有多么重要。

    曲丞相前幾日剛剛從王太醫那里確認了,曲梓晴懷的是男孩,是未來的太子。

    他正興奮著,誰知道這還沒興奮多久。

    希望便被另外一個女兒打破了。

    “都是你養的好女兒,你還有臉說!”

    曲丞相正在氣頭上。

    曲夫人卻還在為女兒辯解。

    一怒之下,曲丞相一巴掌打了過去。

    曲夫人重重的挨了一巴掌,臉頰通紅。

    “老爺,你……”

    曲夫人完全被打傻了。

    曲丞相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是叫你去跟她說了嗎,不要胡鬧?”

    “她再這樣胡鬧下去,皇后之位就趕緊拱手讓人吧!”

    曲丞相氣惱而去。

    他現在著急的要去打聽具體情況。

    孩子保住了還好,保不住他就頭疼了。

    太醫們在宮中呆了一天一夜。

    隔日傳來噩耗,曲梓晴小產,而且因為孩子的事,她也一病不起,陷入昏迷中。

    若是一直醒不過來,人就完了。

    這消息一出,后宮頓時炸開了鍋。

    皇后居然害死了晴妃肚子里的孩子。

    而且就連晴妃都快活不下去了。

    一時間,后宮眾人紛紛忙著去探望曲梓晴。

    但是都被守衛給擋了回去。

    云逸已經下旨,養病期間,不許任何人打擾晴妃。

    曲丞相也無法入宮去看。

    只是從王太醫那得到消息,曲梓晴的孩子確實沒了。

    得到這個確定的消息,曲丞相整個人都不好了。

    瞬間感覺希望全沒。

    太后忙著為女兒布置寢宮。

    云舞一直住在太后那。

    雖然,她什么都想不起來。

    但是血緣關系,到底是奇妙的。

    所以,云舞留在太后身邊,感覺很溫暖,也就漸漸的不再抗拒。

    三天之后,曲梓晴醒來,但只醒來一個時辰,不知跟云逸說了些什么。

    最后,便徹底閉上了眼睛。

    自進宮之后,這個享受萬千寵愛的晴妃,便讓人羨慕的很,還懷了孩子。

    然而,就是這個被許多人羨慕的女子,卻突然香消玉殞。

    這個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遍皇宮。

    再以最快的消息傳遍京城,然后是東陵。

    沒出幾日,所有人都知道,皇后失德,親手害死妹妹跟皇子。

    再接著,關于曲華裳的各種罪狀也紛迭而至。

    百姓們私下里,都在議論這皇后蛇蝎心腸。

    不過,曲大小姐的刁蠻,本來就是出了名的。

    所以,對于曲華裳成了這個樣子,沒人覺得奇怪,反而紛紛討伐。

    那些個言官一次又一次上書,還在朝中跟曲丞相吵個不停,鬧得不可開交。

    曲華裳依然被軟禁著。

    她知道了曲梓晴流產而亡的消息,為此事高興了好幾日。

    大概過了七八天,云舞終于現身。

    之前,曲華裳一直嚷嚷著要見云舞,還要見墨雪顏。

    但是沒有人回答她。

    卻不想,今日一大早,門突然被打開。

    刺眼的光線照射進來。

    曲華裳被刺的眼睛一痛。

    等她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

    墨雪顏跟云舞已經出現在了她眼前。

    “曲華裳,聽說你一直要見我,所以我在百忙之中抽了空來見你,有話快說,有屁就別放了,挺臭的。”

    果然是四姑娘,一如既往彪悍的性格。

    曲華裳看清楚了她的容貌,猛地撲了過來。

    她現在的情緒很激動。

    每次見到有人來,肯定會跟瘋狗似的往前撲。

    只是,四姑娘如此彪悍,怎么可能讓她占便宜,不屑一笑,手一揮,立刻將曲華裳拍了回去。

    曲華裳這些日子暴瘦,已經不成樣子了。

    云逸其實沒有虐待她。

    飯菜也不是饅頭咸菜,雞魚肉都有,固定三餐,還有吟寒伺候著。

    像是云逸這樣的君子,不可能用那樣陰狠的手段對付她。

    只是曲華裳自己不吃罷了,所以瘦的幾乎已經不能看了。

    曲華裳不甘心的從地上爬起來。

    她不是墨雪顏的對手,完全沒可比性。

    所以,便將注意力又轉向了云舞。

    云舞因為找到了家人,氣色好了不少。

    這幾日,太后也是讓御膳房變著法的給她做補品。

    身上穿的,也是公主該有的服飾。

    曲華裳狠狠的瞪了云舞幾眼,忽然故技重施,撲向了云舞,大罵道:“云舞,你毀了我所有的一切,你這個賤人怎么還有臉回來。”

    云舞嚇的后退一步。

    而曲華裳則再次被四姑娘毫不客氣的拍了回去。

    四姑娘忍不住拍了拍手嘟囔道:“拜托,都是成年人了,能不那么幼稚嗎,明明自己是個渣,偏要逞英雄,你挨揍不嫌疼,我打人還嫌累呢。”

    她表示很無奈。

    都到這個份上了,曲華裳居然還不接受事實。

    “墨雪顏,你多管閑事,你怎么就這么手賤呢!”

    曲華裳氣喘吁吁的倒在地上,這次沒爬起來。

    墨雪顏挑了挑眉,冷笑一聲,“畢竟我是個正義之人,為人除害,就是我的目標,所以打你,我其實是在實行我的人生目標,真好,真好,揍你一頓,功德無量。”

    外面守著的隱衛,聽了這話,實在是不能不佩服。

    這宸王妃就是厲害啊。

    曲華裳氣了個半死,不再搭理她,轉眸看向云舞氣惱道:“云舞,你為什么要回來,為什么?”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