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這次非要打死你不可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墨雪顏這么一喊。

    院子里便有了動靜。

    周訣瞬間愣住。

    接著,便聽百家主一聲厲喝傳來,“周訣,你這個小兔崽子,居然又來我百家搶人,這次非要打死你不可!”

    “你你你,你坑我。”

    周訣指著墨雪顏氣的不行。

    墨雪顏只是淡淡的笑,滿是狡詐。

    好意思說她坑他。

    誰讓這人知道的太多了。

    知道的太多了,可就是罪過了呢。

    周訣話還沒說完,百家主已經氣沖沖的帶人殺了過來,而且還帶來了不少人。

    看這架勢是真要把周訣打死。

    周訣再也顧不上跟墨雪顏爭執,一個轉身逃命去了。

    再不逃命,即便不被打死,也會被百家主給打殘的。

    最近百家主防范他,防范的不知道有多嚴。

    所以,只要一聽到他的動靜,必定帶著所有人都上,直接開始群毆。

    為此,周訣不知道逃命多少次了。

    百絕幽一晚上沒睡,因為易瑾始終沒有醒過來。

    這一晚上,她想了很多,也跟易瑾說了很多。

    當然,易瑾聽沒聽到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的是,以前她一直把易瑾當弟弟。

    直到易瑾快死了,她才發現,其實她是喜歡易瑾的。

    而且,想到自己可能嫁給易瑾,她并不難受。

    這就說明了,其實她內心是期望這樣的結果的。

    原以為這輩子都不會有喜歡的男人,卻不知道其實早已情根深種。

    因此,易瑾沒能醒來,她整個人焦躁不已。

    百家主來看她,見女兒眼神暗淡,似乎一夜失去了所有光彩。

    再不是那個讓他為之驕傲的寶貝女兒。

    她眼中的滄桑,似乎比他都要濃烈。

    百家主瞬間愣在原地,想要勸些什么。

    最后卻發現,什么都說不了,什么都沒用。

    百家主也只能無奈的離開。

    又是一天,易瑾還沒有醒。

    墨雪顏卻是真的住夠了,就算身上有傷,也要啟程。

    她還要去見爹娘,每耽擱一天,就感覺煎熬的很。

    但是百絕幽的事還沒解決,作為朋友就這么跑了,似乎真的不太道德。

    不過好在晚上,易瑾終于醒了過來。

    彼時,百絕幽還在跟他說話,見他一直不醒,低頭又吻上了他的唇,證明自己是喜歡他的。

    誰知道下一刻,易瑾忽然就醒了,睜開了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人,差點再次嚇昏過去。

    這,這,這是小姐?

    這真的是小姐嗎?

    唇邊感覺熱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易瑾完全懵逼,以為自己在做夢。

    百絕幽剛剛親下去,就發現他醒了,頓時嚇了一跳,猛地站了起來。

    醒了?

    還是在做夢。

    “小,小姐。”

    易瑾沙啞著嗓子開口,動了動身子,卻發現渾身都痛,實在是難受的很。

    見此,百絕幽忙道:“不要亂動,你身上有那么多傷,亂動什么?”

    第一次聽到她用這么溫柔的語氣跟自己說話,易瑾傻傻的看著她,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百絕幽上前,伸手摸了摸易瑾的額頭,驚奇的發現易瑾的燒居然退了,頓時閃過一抹驚喜。

    燒退了,不就代表人沒什么事了嗎?

    “易瑾,易瑾你真的醒了對不對?”

    她似乎還有些無法置信。

    “小姐,別急,易瑾沒事,讓您擔心了。”

    看她一臉著急的樣子,易瑾急忙開了口。

    百絕幽聽到他的聲音,頓時放下心來,抓著他的手有些激動道:“好啊,醒來就好,醒來就好。”

    易瑾被她緊緊抓著手,臉色瞬間變了,有些不自然。

    兩人頓時都沉默下來,似乎誰都不知道先開口說些什么。

    許久之后,還是百絕幽先開了口,問道:“易瑾,你餓了嗎,想吃什么,我讓人去給你做。”

    易瑾搖頭,一直看著她。

    “那喝杯水?”

    易瑾還是搖頭,依然看著她。

    接觸到他的目光,百絕幽不知怎么的臉頰瞬間就紅了,微微低了頭。

    而易瑾卻覺得自己還是在發燒,因為他根本沒弄懂百絕幽的變化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聽到了我的話,所以才肯活下去?”

    須臾,百絕幽開了口,他一定是聽到了自己說的,才會醒過來對不對?

    “說,說什么?”

    易瑾則是一頭霧水,他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根本沒聽到任何話。

    “你沒聽到?”

    百絕幽的臉色瞬間一變。

    易瑾搖了搖頭,隨后問道:“家主,家主打算怎么處置我,小姐您把我交出去吧,不要為了我放棄家主之位。”

    “我自小就沒了爹娘,如果不是家主收留我,讓我跟著小姐,怕是我早就餓死了吧。”

    “所以小姐不要跟家主吵,家主做的沒錯,是易瑾,是易瑾太自不量力了。”

    說到這,易瑾頓時變得尷尬起來。

    他也不知道當時是怎么沖動,居然就說出來了。

    埋藏在心底十幾年的秘密,一直沒有說,那天卻沖動了。

    他以為百絕幽喝的已經沒有意識了,而且他也注意到了百絕幽對墨千塵的不一樣,因此不自主的嘟囔了一句,結果惹了大禍。

    “我爹說我不孝,不打算留我了。”

    百絕幽看著他嘆了口氣。

    “什么!”

    聞此,易瑾的臉色急忙變了,著急的要起身,“我去找家主,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與小姐沒有關系!”

    “行了,騙你呢。”

    看到他因為亂動,又扯破了身上的傷口。

    百絕幽急忙伸手按住了他,無奈道:“爹說成全我們。”

    “什,什么?”

    易瑾頓時愣住,不敢置信的看著百絕幽。

    他以為百絕幽是在跟他開玩笑。

    畢竟,守護了這么多年,百絕幽從未對他動過心思。

    若是喜歡,早該動情了。

    而且,他也知道兩人的身份差距。

    所以,易瑾忍不住苦笑一聲,“小姐,都是我不好,是我沒管住自己的心,小姐是要做家主的人,應當找一個身份顯赫的人來幫您,而我……”

    “而我愿意一輩子給小姐做下人,這樣我就滿足了。”

    不求跟她在一起,只是希望可以守著她一輩子,就算是個下人的身份又怎樣,那他也是愿意的。

    怕就怕,她不愿意要他陪一輩子。

    百絕幽明顯看到了易瑾眼中的痛苦。

    這是她認識易瑾以來,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的痛苦。

    想來,他以前都是不愿在自己面前流露出這些,心中不由得替易瑾難過了一把。

    這么多年,他就是一直這樣守著自己的吧。

    “易瑾,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呢,你應該早就告訴我的,你知道在我心中,你從來都不是什么下人。”

    百絕幽輕輕的嘆了口氣,這時候才知道,感情真的會讓人付出一切。

    易瑾搖了搖頭,“我不想給小姐添堵。”

    他知道小姐對他好,所以才更不能說。

    免得小姐不知道該怎么辦。

    “易瑾,你知道在你昏迷的時候,我跟你說了什么嗎?”

    百絕幽輕輕一笑,那笑容是那樣的美。

    易瑾都看呆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百絕幽一顰一笑,在易瑾看來都是最讓人心醉的。

    看到易瑾癡迷的目光,百絕幽心中閃過一抹甜蜜,語氣也就更輕快了一些,“在你昏迷的時候,我就說過了,只要你愿意醒來我就嫁給你,因為……”

    “因為什么?”

    易瑾迫不及待的問出了口,只覺得這一刻連呼吸都是緊的。

    小姐,小姐居然說要嫁給自己,自己是在做夢嗎?

    如果真的是做夢,真希望這輩子都不要醒過來。

    “因為我喜歡你啊。”

    百絕幽輕笑一聲,眉眼中寫滿了幸福,“白公子跟我說,你可能撐不下去了,那一刻我忽然就慌了,才發現我其實是喜歡你的,聽到你可能撐不下去的消息,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多難過嗎,想著若是你真的死了,我就隨你一起去。”

    “可,可你不是喜歡墨公子嗎?”

    事到如今,易瑾依然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跟聽到的。

    因為這件事情對于他來說,實在是太震撼了。

    這是他以前怎么都不敢去想象的事情。

    壓根就不敢想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自己也能得到幸福嗎?

    雖然守護了十幾年,但是那人是少主是小姐,而自己不過是個下人罷了。

    “你,你也看出來了?”

    百絕幽一愣,頓時有些尷尬,倒是沒有想到易瑾居然也能看得出來。

    她表現的根本沒有那么明顯。

    不過,易瑾是最喜歡她的人,時刻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因此怎么可能看不出她對墨千塵的喜歡。

    “我也以為我喜歡墨公子,不過后來發現那不是喜歡,或許是一種欣賞吧,若是墨公子出事,我是不會難過的,畢竟我跟他沒什么關系,最多會惋惜罷了,可是你若是出事,我會瘋的。”

    百絕幽認真的盯著易瑾,輕輕一笑,“所以易瑾,我喜歡的是你,想要嫁的人也是你,你陪我這么多年,除了你以外,還有誰能像是你一樣對我這么包容呢?”

    “我嫁的人不需要有什么尊貴的身份,對我而言,那個人只是我的夫君,只要他對我好,一切就夠了。”

    只有這樣,才是最幸福的。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