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墨千塵,長腦子沒有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事實上,如果他們再做點什么事,墨雪顏還是可以再缺德點的。

    四姑娘什么缺德事沒干過,還怕這些?

    南宮錚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想說。

    他已經夠丟人的了,這些人居然還如此大肆的集體跪拜。

    他真想把這群蠢貨直接殺了。

    “放了我們太子殿下,不然殺了你們!”

    有人看不下去,叫囂起來。

    冷風不屑的看了那些人一眼,“都給我閉嘴,不然你們殿下身上就又要多幾個窟窿了。”

    那人欲要再喊。

    南宮錚已經忍不住了,怒罵道:“夠了,蠢貨,誰都不許再動。”

    沒看到他現在是光著的嗎?

    若是這群蠢貨再做出什么事來的話,他就真的慘了。

    他知道墨雪顏為了能夠安全離開,絕對不會殺他。

    但是一定會折磨的他生不如死。

    被他這么一喝,他的人也都老實了,不敢再吭聲。

    冷風跟遛狗似的,把南慕太子溜了一圈,看到眾人都老實了,這才把人給放回去。

    回去之后,南宮錚凍得還沒回過神來。

    七皇子已經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讓你忘恩負義,讓你不顧兄弟情義,讓你沒有良心,這下遭到報應了吧。”

    “瞧瞧你一個太子,被脫的什么也不剩,跟狗似的被提出去,可真是讓人發笑啊,哈哈哈。”

    因為南宮錚見死不救的事情,七皇子跟他已經兄弟反目,所以看到他這樣,好像心里終于出了口惡氣似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這個蠢貨。”

    聞此,南宮錚頓時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齒道:“孤若是死了,你也活不了!”

    “反正已經活不了了,有什么區別。”

    七皇子已經沒信心出去了,感覺墨雪顏那貨就是一個變態。

    這么折騰他,遲早把他給折騰死。

    “你們別吵了,還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六皇子有氣無力的看了兩人一眼,“雖然逃出去的希望不大,但是總不能如此坐以待斃。”

    “不是希望不大,是根本沒有任何希望。”

    七皇子嘆了口氣,靠在墻上,頹廢道:“那個墨雪顏真不是東西,居然想出這么惡毒的法子來整我們,她這么惡毒,是怎么成為宸王妃的?”

    七皇子從不想自己如何惡毒,卻把責任都推到了別人身上。

    三人正在這唉聲嘆氣。

    門外,忽然有了動靜。

    “你們渴了吧,快喝點水。”

    蘇若提了水來給門口的兩個隱衛。

    她這幾日情緒好了不少。

    似乎墨千塵就是那一劑良藥,只要跟在墨千塵身邊,她就是好的。

    因此,她雖然做不了大事,但是給人送送水,端端菜,這種小事她卻是很樂意做的。

    “謝謝蘇姑娘。”

    門口的兩個隱衛急忙道謝。

    “里面的人呢,也沒喝水的吧,我去給他們送一點。”

    蘇若笑著開口。

    屋內三人頓時來了精神,豎起耳朵來聽。

    “蘇姑娘,你把水給我們吧,我們送進去就成。”

    墨雪顏也交代過,對待這三人,不用給他們好飯好菜,窩頭白開水就成,但是不能讓他們渴死餓死。

    因此,拿水給三人倒是沒什么問題。

    “你們喝吧,他們都沒武功了,沒什么事的,而且我只是給他們倒水,不會靠太近的。”

    蘇若笑了笑,不顧隱衛的阻攔,直接推開門走了進來。

    三人的武功都被封住了,想要動武是不可能的。

    “給你們水喝。”

    蘇素提著水壺,拿了碗放在三人面前,低頭給三人倒水。

    不想,她剛剛靠近,南宮錚忽然站了起來,猛地拉了她一把,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雖然,三人武功被封,但是他們是可以動的。

    而且有如此好的機會,總能激發人身上的潛能,所以南宮錚突然出手,其實是在情理之中。

    兩個隱衛已經進來了,怒喝道:“放了蘇姑娘!”

    “你們當孤是什么了,說放了她就放了她,立刻讓孤的人進來,不然孤現在就掐死這女人!”

    南宮錚用盡力氣,死死的抓著蘇若,掐著她的脖子。

    蘇若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兩個隱衛不由得面面相覷,對這情況簡直感覺頭疼。

    蘇姑娘是怎么回事,明明說是不會靠近的。

    見此,六皇子跟七皇子也急忙站了起來,幫著南宮錚抓住了蘇若。

    這個時候,只要能夠逃出去,兄弟幾個還是可以齊心協力的。

    而且為了羞辱蘇若,七皇子還在蘇若胸部狠狠的掐了一把,冷笑一聲,“快點放我們出去,否則的話,本殿現在就扒光這個女人。”

    “不要,不要。”

    蘇若頓時被七皇子這話嚇的不輕,臉色慘白,一直說著不要。

    然而,七皇子卻更過分了。

    兩個隱衛留下一個,其中一個忙道:“你們不要為難蘇姑娘,我們這就放你們出去。”

    “快點,別耍花招!”

    南宮錚掐著蘇若的脖子,緩慢的向前移動。

    七皇子小小年紀,卻是個十足的色胚,都被揍成這個樣子了,居然還在肖想美人。

    他瞧見蘇若長得漂亮,那不老實的手,便一直在蘇若身上摸,甚至還去扯她的衣服。

    蘇若直接嚇哭了。

    那隱衛倍感為難,生怕傷了蘇若,實在不敢動。

    但是這個局面,他不動,就要出大事了。

    見此,南宮錚頓時得意起來,“威脅人,以為就她墨雪顏會嗎,孤可不是傻子,一直被她耍的團團轉,孤這次一定要她付出血的代價。”

    因為手中有了人質,南宮錚異常得意。

    然而,還沒得意太久,兩枚暗器,忽然從旁邊的窗子飛過,打在了他手臂上。

    他抓著蘇若的手,頓時一痛,不由自主的松開。

    接著,一道人影閃過,將幾人踹飛,把蘇若給拉了回去。

    “墨大哥。”

    看到來人,蘇若頓時哭了起來。

    她撲在墨千塵懷中瑟瑟發抖,“墨大哥,我好怕。”

    “別怕,我在這呢。”

    墨千塵伸手拍了拍她的背,低頭看到她被撕扯的凌亂的衣服,頓時眼神一冷,一掌拍向七皇子,將人狠狠的打在墻上。

    七皇子承受不住這重擊,連連吐血。

    墨千塵的怒氣卻還沒有消,又是一掌打向了七皇子,然而七皇子這時已經很虛弱了,若是再挨一掌,肯定會沒命的。

    見此,那隱衛急忙攔住了他,“墨公子,不能再打了。”

    然而,蘇若窩在墨千塵懷中卻哭的更厲害了。

    她這么一哭,墨千塵就更惱了,臉色冰冷的可怕,對那隱衛大喝一聲,“滾開,本公子非要打死他不可。”

    那隱衛被墨千塵推開,根本無法阻擋他的怒氣,只能上前攔住他那一掌。

    只是,他的武功沒有墨千塵的武功高,被墨千塵這一掌所傷,連退數步,臉色難看的很。

    墨千塵完全瘋了,還要再出手。

    見此,南宮錚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罵道:“一群蠢貨,已經窩里反了,真是蠢啊。”

    “墨千塵,你干什么呢!”

    就在這時,只聞一聲厲喝傳來,墨雪顏閃身出現在了墨千塵面前。

    她盯著他的眼睛怒道:“有本事,你再打一掌,想要殺他,就先沖著我來!”

    剛剛的事情,墨雪顏看的很清楚。

    六皇子七皇子,還有太子這三人是他們最重要的籌碼,傷歸傷,但是絕對不能死。

    萬一死了,他們也活不了。

    墨千塵在大局面前,一向是冷靜的,誰知道這次居然這么沖動。

    而且還傷自己的人,讓別人看笑話。

    墨千塵冷著臉收了手,墨雪顏看著他罵道:“墨千塵,長腦子沒有,自己的人都打。”

    這不是故意讓別人看笑話嗎,看南宮錚那樣子已經快因為此事得意死了。

    墨千塵還在氣頭上,蘇若還在哭,因此他難免有些暴躁,怒道:“他辦事不利,理應受罰。”

    連人都沒保護好,不是該受罰嗎?

    “他是宸王府的隱衛,就算是要罰,那也是他主子罰,輪不到你多管閑事。”

    墨雪顏是真惱了,皺著眉頭對冷風吩咐一聲,“找師哥過來給他看看,換人來當值。”

    隨后,便丟下墨千塵走了。

    墨千塵面色一僵,剛想說什么。

    蘇若又開始神志不清起來,窩在他懷里,一個勁的喊不要。

    似乎又因為這次七皇子的欺辱,想起了那次差點被凌辱的事。

    墨千塵低頭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奄奄一息的七皇子一眼,面上閃過一抹怒氣。

    見此,冷風忙道:“墨公子,您若是殺了他,就等于害了所有的人。”

    所以,墨雪顏生氣不是沒有道理的。

    聞此,墨千塵終究沒有再沖動,彎腰抱起不斷發抖的蘇若回了房間。

    “蠢!”

    而此時,四姑娘卻正在發脾氣,回去之后,氣的差點把桌子拍成兩半。

    云逸跟獨孤邪剛剛本來在下棋,也沒料到會發生此事。

    見她氣成這樣,獨孤邪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道:“顏顏,有什么事,我們慢慢說,不要生氣。”

    “終歸人是沒事,別生氣了,氣大傷身。”

    云逸也溫和的開了口,可墨雪顏還是氣的要死。

    這個哥哥怎么就越來越蠢了呢?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