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你這個傻蛋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涼月跟畫扇兩個丫頭,在墨雪顏身邊這么久,也變得油嘴滑舌起來,說的畫意臉頰跟煮熟了的蝦似的。

    雖然她也是個大大咧咧的姑娘,可這種事情可是第一次,不緊張才怪呢。

    “你們說的什么意思,怎么發泄,難道段輕笑還能打畫意不成?”

    顏汐站在一旁擺弄那些首飾,聽到兩人的話,頓時好奇的轉過頭來。

    眾人:“……”

    一時間,涼月畫扇倒是不好回答了,瞧顏汐公主這問題問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顏汐不解的問。

    墨雪顏瞪了她一眼,罵道:“顏汐,你好歹一未出閣的姑娘,打聽這么多做什么,不嫌害臊啊!”

    不過四姑娘這話還真說錯了。

    對于這種事,顏汐還真的不嫌害臊。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為什么要害臊?”

    顏汐表示不嗎,明白墨雪顏的話,須臾她反應過來,拍了拍腦袋道:“哦,我知道了,原來涼月是那個意思啊。”

    “墨小四,你不天天跟宸王睡在一起嗎,也應該知道這件事沒什么大不了的,男人不那樣,還能怎樣?”

    墨雪顏:“……”

    “哪樣?”

    四姑娘挑眉看著她,笑著問道。

    反正自己是成了親的,可不怕這個。

    “就是那樣啊。”

    顏汐大大咧咧道:“就是我在妓院里看到的那樣。”

    話說顏汐公主在京城的時候,也曾專門去逛過妓院。

    因此,還是懂一些的。

    闌珊著急的去拉顏汐的袖子。

    公主還是個沒出閣的姑娘呢,這樣可不好。

    以后誰敢娶公主啊。

    “闌珊,你沒事一直拉我的袖子做什么?”

    顏汐不解的看著闌珊。

    闌珊頓時無語凝噎,默默的退到了一旁。

    畫意可沒顏汐的臉皮那么厚,早就羞得臉頰通紅,找不到邊了。

    作為新娘子,可沒那么輕松,穿衣打扮講究的很。

    這一忙活就是好幾個時辰。

    畫意都快被折騰散架了,忍不住看著幾人祈求道:“好了,好了,為什么要戴這么多首飾,太累了。”

    雖然她是習武的人,卻也架不住這個。

    見此,墨雪顏頓時笑了起來,看著畫意道:“做新娘子就是這么麻煩,我出嫁的時候,戴的可要比這多呢,你就繼續忍耐吧,后面還有很多事呢。”

    涼月畫扇倒是盡職盡責,把能給畫意用的都用上了。

    本來畫意也不喜歡首飾什么的,自己一點積蓄都沒有。

    這些首飾都是藍妃、墨雪顏的,還有其他人也都送了些。

    就連顏汐都沒吝嗇,拿了自己一套首飾出來。

    就當做是兩人的新婚賀禮。

    收拾了好久,才算收拾完。

    畫意本身就美,如今這么打扮起來,更是美艷不可方物,連一屋子女子看的都有些羨慕。

    顏汐更是夸張道:“畫意,你打扮起來,也實在太漂亮了,你慘了,今晚段輕笑看到你這副樣子,肯定會猴急的把你拖到床上去的。”

    顏汐一言,頓時讓屋內安靜下來。

    闌珊已經躲了出去。

    她實在是無奈的很,公主難道您就不知道注意一點身份嗎?

    “你們在說什么?”

    藍妃笑著走了進來,瞧見畫意一臉的害羞之色,頓時忍不住笑意盈盈道:“還沒上花轎呢,怎么就害羞了。”

    “主子。”

    藍妃這么一說,畫意就更羞澀了。

    顏汐忙道:“我們夸獎她好看呢,怕是段將軍看了她這樣,會猴急的立刻將她拖到床上去的。”

    藍妃微微一愣,隨后便忍不住笑出了聲,笑著點了點頭顏汐的額頭,“顏汐公主,你還沒出嫁呢,這樣可不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不就那么檔子事嗎,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說了我提前熟悉一下,成親的時候也不至于不懂不是?”

    顏汐公主一點害羞的意思都沒有。

    覺得這事壓根就沒什么。

    藍妃拿了一個小盒子給畫意,里面放的是那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兩銀票,寓意長長久久,算是娘家給新娘子的。

    有這筆銀子,畫意嫁過去,也不至于太寒酸。

    雖然段輕笑不會嫌棄她,但是禮節總還是要有的。

    “主子,這太貴重了,屬下不能收。”

    看到盒子里的銀票,畫意的眼睛頓時濕潤了。

    饒是她不愛哭,但這個時候,還是感動了一把。

    “傻孩子收著,你跟了我這么多年,其實早該出嫁了,是我耽擱了你。”

    畫意比墨雪顏還要大幾歲,早該出嫁了。

    只是之前她一直沒有考慮自己的事情,更何況藍妃一直昏迷,她天南海北四處找藥,甚至連深山里都去過。

    也確實耽擱了自己。

    “主子,您千萬別這么說,如果不是去幫主子找藥,屬下也遇不到段輕笑,也不會有這段姻緣了,說來還是主子成就了我們。”

    畫意心高氣高,一般人自然是看不上的。

    她也不稀罕那些權貴。

    但段輕笑對她的好,是真的讓她感動。

    那個笨笨的男人,永遠不會花言巧語的男人,卻總喜歡用自己的身體護著她,為她鑄造最安全的城堡。

    因此,這個男人她非嫁不可。

    即便前方還有許多未知的危險,她也不會懼怕。

    “這是我跟王爺給的,不好超過娘親,包了八萬八千八百八十八。”

    墨雪顏笑著讓涼月也拿了一盒銀票,數量比藍妃少了些。

    藍妃是長輩,她哪里能超過藍妃,不過是個吉祥數字。

    畫意一愣,面色微微一變,眼淚止不住落了下來,這就要下跪。

    墨雪顏急忙扶住她笑道:“這是做什么呢,我們都是一家人,可不講究這些虛禮,再說了你們這紅娘可是我呢。”

    大家鬧騰一番,該給的東西都給了,這才罷休。

    藍妃笑看著畫意道:“雖然段輕笑人是不錯,但咱們也不能讓他看低了,你就帶著這些東西嫁過去底氣足,以后若是他敢欺負你,你就回來,這永遠是你的娘家。”

    “謝謝主子。”

    畫意的妝哭花了好幾次,眾人給她補了又補,最終總算到了良辰吉時。

    那邊已經來迎新娘子了。

    段輕笑住的院子,距離這不是很遠。

    不過他還是刻意騎馬走了遠路,繞城一圈,以示喜悅。

    段輕笑本來就生的高大威猛,五官俊朗,如今一打扮,更是比以前俊逸了不少,一路上讓不少的姑娘為之癡迷。

    吉時已到,接新娘的時候,段輕笑異常緊張。

    然而,走到門前,才發現大門緊閉。

    夜擎跟劉棠作為好兄弟,跟在一旁,一同來幫忙接親。

    路上三個美男,實在吸引了太多目光。

    段輕笑站在門前,不解的看著緊閉的門,這是幾個意思,不讓他接新娘子?

    看著段大將軍一臉懵逼的樣子,夜小將軍頓時忍不住笑了,“段兄,你這個傻蛋,敲門啊,你以為接新娘子就這么簡單,來了便讓你接不成?”

    “墨小四她們不好好為難為難你,怎么可能讓你接新娘子?”

    看到自家兄弟這般蠢,夜小將軍簡直無語至極。

    如果不是自己跟著,這貨不會連敲門都不會吧。

    見此,劉棠急忙翻身下馬,挽了挽袖子,走上前大喊一聲,“大哥,你退后,我來,兄弟幫你把門砸開。”

    夜擎:“……”

    “劉棠,你傻啊,今日是段兄娶親,又不是你娶,誰砸開門誰娶新娘,難道你想搶親?”

    夜擎急忙上前拉住了劉棠。

    這一個兩個的是不是都傻。

    劉棠轉頭看著夜擎,不解的開口,“真有這規矩?”

    他怎么不知道的。

    “當然有,不信你敲一個試試。”

    夜擎指了指緊閉的門,放開了劉棠。

    劉棠有些猶豫,但還是打算上前,嘟囔道:“誰開不一樣嗎,我幫大哥迎大嫂也行啊。”

    大哥好不容易才娶到媳婦,而且喜歡的不是男人。

    天曉得他有多感動。

    大哥終于嫁出去了啊!

    “別鬧,我來。”

    哪知,段輕笑卻是眼疾手快的攔住了他。

    段大將軍可不敢開玩笑,萬一真的誰砸門誰娶媳婦,他豈不虧大了。

    到時候媳婦會打死他了。

    于是,段大將軍上前親自砸門,砰砰砰,差點沒把門直接砸開。

    到底是武將,做事就是這般粗魯,說砸門還真砸,而且砰砰砰一直砸個不停。

    砸了半天,里面才傳來嬉笑的聲音問道:“你是誰?”

    段輕笑:“……”

    “快答啊。”

    夜擎都想踹他一腳了,狠狠瞪了他一眼道:“里面那幫女人,可是一個比一個損,你若是不按照他們說的來,這媳婦就不用娶了。”

    他實在太了解墨雪顏了。

    因此,想要從四姑娘手中接走新娘子,那可不容易啊。

    段輕笑愣了愣,于是老實的開口,“段輕笑。”

    里面傳來一聲哄笑,隨后又道:“原來是段將軍啊,不知您有何貴干。”

    “接我媳婦。”

    段大將軍豪爽道:“麻煩各位行個方便,回頭我一定請大家喝酒。”

    “想娶畫意,請我們喝酒就夠了,這也太容易了吧。”

    四姑娘的聲音驟然傳來。

    段輕笑撓了撓頭,不解道:“王妃,那要怎樣才能娶,不會先跟您的人打一架吧。”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