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論起牛逼,她只服北冥弟弟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墨雪顏又是一覺到了中午。

    即便在外面趕路,四姑娘想睡一樣睡,絲毫沒有任何避諱的意思。

    藍老爺子卻早就起來了。

    木兮兮一大早便陪著老爺子出去走了一圈,又買了些東西。

    回來的時候,四姑娘才迷迷糊糊的起身,站在外面不知道跟藍妃說些什么。

    “雪姐姐。”

    看到墨雪顏,木兮兮頓時開心的奔了上去。

    她的臉頰看上去還有些腫。

    昨個藍妃那一下打的可真是夠重的,一點情面都沒給她留。

    木兮兮手中提了不少東西。

    “雪姐姐,你看我買了好多東西給辰哥哥,都是他喜歡的。”

    她扒拉著自個手中的東西給墨雪顏看,笑的異常燦爛。

    墨雪顏低頭望去,還真什么都有。

    甚至連同心結這些東西都有。

    “木姑娘,你似乎跟辰兒沒關系吧,這些東西都有顏丫頭為他買,好像還輪不到你來做這些。”

    這次,藍妃涼涼沒有客氣,直接開口嗆上了。

    木兮兮卻也不生氣,笑著道:“北冥夫人,我跟辰哥哥有關系啊,我們是青梅竹馬,從小就認識,他以前送那么多東西給我,我買東西給他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這話說的,好像真的是理所當然的。

    而墨雪顏這個女主人在這里,她竟然還說的理直氣壯,這不要臉的程度,也真的是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藍爺爺,我送這些東西給辰哥哥可以嗎?”

    木兮兮轉頭,討好般的看著藍老爺子問道。

    藍老爺子笑了笑,“自然可以,你想買什么就買吧,如果銀子不夠,爺爺給你。”

    對于木兮兮,藍老爺子那是相當大方。

    墨雪顏卻只是冷眼看著,一點感覺都沒有。

    開始還覺得生氣,現在看慣了,反倒是不覺得有什么了。

    “娘,我們進去吃東西吧,我做了粥給您。”

    四姑娘伸手拉住了藍妃的手,婆媳二人準備進去喝粥。

    而且還是四姑娘親自做的。

    昨晚木兮兮不也給藍老爺子準備了粥嗎?

    不過,人家是千金大小姐,根本不可能自己下廚,粥自然是下人做的。

    婆媳兩個相處和諧,卻都沒有搭理藍老爺子的意思。

    吃過東西之后,一行人離開了這座小城。

    出城的時候,墨雪顏還回頭望了望,不知道在看什么。

    這是一座很古老的城,處處都透著神秘氣息。

    因此,墨雪顏其實還是愿意相信放孔明燈祈福的事的。

    藍妃見她一直往后看,終究忍不住低聲說了一句,“顏丫頭,不要多想,心意已經盡到,老天爺會保佑你的。”

    “你是個好孩子,已經受了那么多苦,老天爺絕不會再虧待你的。”

    聞此,墨雪顏一愣,無奈的看著藍妃道:“娘,您也知道我昨晚放孔明燈的事了?”

    沒想到這事藍妃也知道了。

    藍妃更明白她心中想的是什么。

    她心中想的是,放了那幾盞孔明燈,或許就能真的跟藍老爺子相處和諧。

    她雖然表面裝作不在乎,但其實內心還是很在乎的。

    藍妃笑笑,臉上閃過一抹疼惜,“好孩子,真是讓你受委屈了,爹的脾氣一直很固執。”

    雖然她跟藍老爺子大吵一番,但就算再怎么吵,那也是她的親爹,不會真的怪罪的。

    墨雪顏點了點頭,輕聲嘟囔道:“不管怎么說,老爺子都是小九的外公,我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小九著想,我不希望小九他為難。”

    她跟藍老爺子鬧成這樣,最終為難的還是獨孤邪。

    而木兮兮跟藍老爺子騎馬在最前面。

    木兮兮仍然興奮的講以前的事,“藍爺爺,我還記得小時候我生病不喝藥,是辰哥哥哄我哥的,不然那次我就慘了。”

    “還有那次,那次您記得嗎,我實在是太貪玩,跑到山上自己去摘果子,結果摔壞了腿,還是辰哥哥幫我包扎的,是辰哥哥從山上將我背下來的呢。”

    她跟獨孤邪似乎有很多的故事,聽的人刺心。

    北冥玄一邊騎馬一邊嘟囔,“白蓮花,撒謊精,不要臉,一看就是在說假話,誰信誰是傻子,誰信誰是豬!”

    北冥少主這番話,差點沒讓人笑出來。

    這不但在譏諷木兮兮,還在拐著彎罵藍老爺子。

    如果藍老爺子相信了木兮兮的話,那不就是傻子跟豬了嗎?

    “玄兒,別胡鬧。”

    藍妃無奈,急忙開口制止。

    這祖孫倆關系已經夠僵的了,再說下去,真就沒有緩和的余地了。

    然而,北冥少主根本不在乎這個,反而故意大聲嚷嚷道:“誰信誰是豬啊!”

    墨雪顏:“……”

    好吧,論起牛逼,她只服北冥弟弟!

    為了騎馬快點,大家走的都是寬闊的官道,便于騎馬。

    然而,他們才出了城半個時辰。

    忽然見到一些百姓匆匆的跑了過來。

    有的人手里還拿著包袱,好像是逃難。

    有的人帶著孩子,雖然走的艱難,但是卻仍舊不敢停下腳步。

    “快走,快走,西秦的人帶兵攻進了城,再不走被抓住就完了。”

    “娘,阿姐呢,怎么不見阿姐。”

    “傻孩子,咱們自身都難保了,哪里還能顧得上你阿姐啊,快跟娘走吧。”

    聽著那些百姓的議論,墨雪顏頓時臉色一變,急忙翻身下馬,攔住逃亡的一人,著急的問道:“老伯,怎么回事,西秦的兵打到這里了?”

    這兒距離邊疆并不近,而且也不是什么地勢險峻的好地方,攻下這座城,根本就沒用。

    怎么可能會打到這?

    而且這附近目前還沒受到戰亂的波及。

    “就在剛剛,一伙人突然沖出來,殺了守城的人,還放了毒,死了好多人吶,你也趕緊跑吧。”

    那老伯著急的跟墨雪顏說了一句,然后就忙拿著包袱跑了。

    “涼月!”

    墨雪顏眼神一冷,果斷的開口。

    “主子。”

    涼月急忙上前。

    “你跟畫扇立刻毒打探一下情況,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

    二人立刻領命而去。

    墨雪顏凝眉,又吩咐自己的隱衛做好應戰的準備。

    但她也不可能一直在這等著涼月畫扇回來。

    打算自己也跟上去,先帶領兄弟們找個地方藏起來,然后等兩人打探清楚情況再說。

    如果君子溫的人真的突然到了這,一定有別的原因。

    或許再抓人去訓練成鬼影軍也有可能。

    “娘,這樣,你跟爹先走,我解決完事情再去找你們。”

    墨雪顏著急的回頭對藍妃說了一句。

    “走什么走!”

    藍妃皺眉,“真當我們老了,動彈不得了不成。”

    “你能去,我跟你爹怎么就不能去?”

    墨雪顏:“……”

    她無奈看了兩人一眼解釋道:“你們還是先走吧,我總要負責你們的安全,不然回頭小九找我算賬怎么辦?”

    聞此,北冥宮主卻是哈哈大笑起來,看著她道:“怎么丫頭,你就這么不相信你爹這個絕情宮宮主,難道我這個宮主還是白做的不成?”

    “你不是白做的,是怎么來的?”

    北冥少主在一旁很不和諧的插了一句。

    他最喜歡跟他老子對著干。

    當然,現在又加了一個藍老爺子。

    “混小子,一邊呆著去。”

    北冥宮主怒極,一巴掌拍在了兒子腦門上。

    藍妃跟北冥泓二人執意不走。

    墨雪顏無奈,只能跟三人一起返回。

    至于藍老爺子,她本想插一句嘴,讓人先將老爺子送走。

    但看藍老爺子那冷冰冰的眼神,四姑娘也放棄了這個念頭,不再多嘴,免得挨罵。

    然而,就在墨雪顏走后,一白色的信鴿追著她飛了過去。

    正是她跟獨孤邪通信的信鴿。

    她們騎馬先走,信鴿還沒追上。

    藍老爺子看了,臉色一冷,吩咐風晏道:“把臭小子的信截下來。”

    “是。”

    風晏雖然覺得這樣做不好,但是他也無法違背老爺子說的,無奈只能將信鴿截了下來。

    “藍爺爺,我可以看看辰哥哥給雪姐姐的信嗎?”

    木兮兮看到風晏將信截下來之后,興沖沖的問道。

    藍老爺子粗略的看了一眼,點點頭,將信給了木兮兮。

    宸王殿下給四姑娘的每一封信,都甜蜜的冒泡泡。

    里面有大片大片的情話。

    木兮兮看了,先是一愣,一抹嫉妒,倏地一下從眼中閃過。

    她緊緊的攥著那封信,因為太過用力,不小心便將信撕扯爛了。

    “啊。”

    木兮兮回過神來,看到手中已經被自己弄爛了的信,著急的對藍老爺子道:“藍爺爺,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而已,我沒有想毀掉辰哥哥給雪姐姐的信。”

    “一封信而已,毀了吧。”

    藍老爺子非但沒有責怪她,反而鼓勵她將信毀掉。

    “啊?”

    木兮兮抬頭,不解的看著藍老爺子,“可,可是辰哥哥知道了會生氣的,雪姐姐看不到辰哥哥的信,也會生氣的。”

    “這你不用擔心,眼不見心不煩,毀了!”

    藍老爺子神色淡淡道。

    木兮兮點點頭,“好,我聽藍爺爺的。”

    說完,她騎著馬,故意落后了幾步,隨后便將那封信給毀掉了,硬生生一點點一捏碎的。

    那一刻,她身上滿是戾氣,眼中滿是恨意。

    似乎手中的那封信就是墨雪顏。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