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小九,若我撐不下去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姑娘,有事?”

    冷風回頭,禮貌的問。

    “這位大俠,我,我只是想問下,前面那個帶刀的大俠,叫什么名字?”

    女孩終于追了上來,臉頰紅紅的問。

    冷風微微一愣,不解的問了一句,“姑娘,你問這個做什么?”

    “大俠,你別誤會,我,我就是想知道他的名字,他好英俊啊……”

    女孩羞的更厲害了。

    冷風臉上閃過一抹詫異,很是壞心眼的開口,“姑娘,她叫無言,二十多歲,沒妻沒妾。”

    “啊?”

    女孩頓時有些愣,隨后便笑了起來。

    這位大俠可真是好人。

    “還有事嗎?”

    冷風又問。

    女孩搖了搖頭,又點頭,看了看前面無言已經走遠了,才小聲的問,“那個,那個大俠你知道他喜歡什么樣子的女孩嗎?”

    “什么樣的都喜歡,真誠一些就可以。”

    冷風從善如流的回答。

    女孩臉上閃過一抹驚喜,笑著點頭,“謝謝,謝謝。”

    “用我派人送你回去嗎?”

    看到女孩一瘸一拐的,想著人家是追著無言出來的,自己怎么著也該有點表示不是。

    “不用了,不用了,我慢慢走就可以了。”

    知道了無言的名字,女孩顯得非常開心。

    她搖了搖頭,表示不用送自己了。

    然后,便一瘸一拐開心的離開了。

    無言跟南宮惜緣倆貨一直走,一直走。

    直到到了門口,南宮惜緣還繼續往前走。

    因為她沒來過,也不知道地方在哪,不認得老宅的樣子。

    好在這時候,無言智商還在線,認出了老宅,然后便自己進去了。

    沒錯,他是自己進去的。

    因為他剛剛辨認宅子,走在了后面。

    所以,他進去的時候,南宮惜緣也沒發現。

    等到南宮惜緣走了很遠,回頭跟無言說話的時候,“哥們,到了沒有,還有多久,我都餓了,我……”

    結果,她回頭,什么人也沒看到。

    冷風以為她跟無言已經走對了方向,不會再走錯。

    誰知道無言直接把他給甩了。

    南宮惜緣頓時一臉懵逼。

    無言呢?

    老宅呢?

    到底該往哪走?

    沐櫟在冷風去找二人的時候,已經走了,找到了地方。

    這會子跟墨雪顏見過面之后,正在大吃二喝,過的滋潤的很。

    全然不知南宮惜緣又丟了。

    明月堂的兄弟,也被沐櫟忽悠著一塊走了,這會子都吃的很香,完全把自家堂主給拋到了一邊。

    無言提著東西直接去見自家主人了。

    墨雪顏難受了大半天,這會子好不容易舒服了一些,獨孤邪正喂她喝粥。

    現在的情況就是,宸王殿下已經可以下床活動了,而四姑娘則成了病號,躺在了床上。

    “主人,有好吃的。”

    無言興沖沖的把東西給了墨雪顏。

    他走了這么久,包子都涼了。

    難得墨雪顏嘴里沒味道,看到糖葫蘆想吃一口,酸酸甜甜的舒服一些。

    “無言,你以后出去,一定要人跟著,不然你又丟了,萬一遇到壞人怎么辦?”

    墨雪顏看著無言,也是無奈的很,這位也是個讓人操心的主。

    “主人,無言認路,無言自己找回來的。”

    無言很是驕傲的說。

    他明明是自己找回來的。

    雖然走的時間有些長,可他還是自己找到了地方啊。

    無言分明是撞了南墻才回來的。

    “那惜緣呢,你們不是一起的?”

    這事沐櫟已經跟她抱怨過了,說以后執行任務,絕對要跟南宮惜緣分開,不然真的會拖慢進度,什么都做不了。

    無言想了想,撓了撓頭道:“她喜歡走前面,所以自己繼續走了。”

    墨雪顏:“……”

    “主人,無言餓了。”

    這時候,無言走了許久,也感覺餓了。

    “廚房里有給你留的吃的,手里的東西先不要吃了,涼的晚上熱熱再吃。”

    墨雪顏笑看了他一眼道。

    無言開心的點了點頭,轉身正要走。

    只是剛走了幾步,便回來了。

    他從口袋里掏出一袋銀子,攤開數了數道:“主人,無言是不是多花銀子了?”

    他怎么覺得自己的銀子少了很多。

    “沒有,無言最節省了,咱們有的是銀子,不要擔心啊,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也不知道無言是不是跟墨雪顏學的,當真是摳門的很。

    “哦。”

    無言點了點頭,一邊往外走,一邊還要數銀子,想著自己花的到底對不對。

    不過估計他明天也數不過來。

    “說了這么多話,休息一會。”

    獨孤邪拿過帕子,給她擦了擦額上的汗。

    她現在精神不行,應付太多,就覺得累。

    “小九,我挺開心的。”

    墨雪顏側眸,笑看著獨孤邪,“你看咱們這么多人都在一起,平平安安的有多好?”

    這樣的狀態當真是最幸福的。

    雖然,南宮惜緣還沒找回來。

    冷風回來之后,想去吃飯,悲催的發現南宮惜緣又丟了。

    而對于無言,他還不能多加責怪。

    墨雪顏都沒有說什么。

    他又能說什么?

    所以,只能再轉身出去找南宮惜緣了,直到折騰到晚上,才把人拽回來。

    那貨找不到路,餓的要死,到處開始找吃的。

    因此,一直跟冷風錯過,錯過了一天才找到。

    墨雪顏吃了一點點東西便睡下了,精神差的很。

    她精神不好,獨孤邪看著心疼,精神也不好。

    苗芊芊下葬的事情,苗玉靳已經辦完了。

    苗玉靳知道她喜歡清靜,不喜歡大操大辦,所以也沒有怎么辦,但是卻專門立了碑,寫了牌位。

    苗芊芊自然是以他妻子的身份下葬的。

    獨孤邪并未詢問沐櫟外面的情況如何。

    最近為了解蠱的事情,他心力交瘁。

    現在墨雪顏為了他,還要冒險用自己的身體養蠱。

    所以,對于外面那些事,他是真的放下了。

    如果他想知道,看隱衛傳來的消息就知道。

    可現在他卻將所有一切都摒棄,半分消息都不看,只是專心守著墨雪顏。

    以前為了邊疆的事情,他忽略了她很多,甚至都沒時間好好陪她。

    現在她為了他,在生死邊緣徘徊。

    他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都不想看,只想好好的陪著她,專心的陪著她。

    培育新蠱的日子,絕對是非常的難熬的。

    開始幾日還好,雖然難受,也可忍耐,多少能吃些東西。

    后面幾日就不行了,難受的渾身疼痛,什么東西都吃不下去,甚至粥都喝不下去。

    無言又跑出去買東西。

    可這次買來的東西,墨雪顏卻是一點都沒動。

    她甚至看到吃的就惡心,實在是難受的要死,當真是徘徊在生死邊緣,每日都苦苦掙扎著。

    但就算是苦成這樣,還不如死掉舒服。

    她也從未說過想要放棄。

    看到獨孤邪在身邊,就算再苦,她都覺得渾身蓄滿了力量。

    就算是為了最愛的人,她也會堅持下去。

    到第六天的時候,她已經疼的渾身抽搐了。

    那蠱在身體里長的太快,本就難以承受。

    可她還背著獨孤邪偷偷服了藥。

    因為,如果蠱蟲長不大,還是無法引蠱。

    所以,她冒險跟苗玉靳要了藥。

    正因為如此,明天一早就可以引蠱了。

    度過明天最痛苦的時候,她就算是解脫了。

    明天對于她而言是一道坎。

    獨孤邪的蠱絕對可以解。

    但是她能不能活,只能說全看天意。

    這之前,苗玉靳已經明確跟她說了危險性,讓她做好準備。

    畢竟這種事,苗玉靳沒十足的把握。

    幾位長老也沒十足的把握。

    怪老先前一直有所猶豫,也是因為擔心她。

    迷迷糊糊中,她感覺到了身側男人的緊張。

    他一直抱著她,雖然什么都沒說。

    可她知道,他現在的心情是怎樣的。

    “小九。”

    她費力的睜開了眼睛。

    這幾日,能醒來看到他的次數真的不多。

    “嗯,我在。”

    獨孤邪點了點頭,捉住她的手道:“什么都別說,好好歇著,我在這陪著你,哪里都不去。”

    他知道她現在睜眼都很困難,身上到處都很痛,飯菜吃不下去,水也喝不了多少,所以喉嚨也是痛的很。

    因此,她一開口說話,實在是難受的很。

    “小九,如果,如果明天……”

    墨雪顏微微側眸,努力的看著他,眼角有淺淺的淚痕,“如果明天我撐不下去,你要好好的活著,替我活下去好不好?”

    其實,她心里是沒底的。

    雖然因為能救他開心。

    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下去。

    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好的運氣,可能稍微不注意,就真的去黃泉路了。

    “如果你撐不下去,我也會隨你去。”

    獨孤邪早就知道她會說這個。

    他目光定定的看著她道:“顏顏,不論明日結果如何,我都會陪著你,上窮碧落下黃泉,我們終究是要在一起的。”

    聰明如他,怎么不明白這其中的兇險。

    縱然墨雪顏再隱瞞,他也是能猜出的。

    可事情到了這地步,他卻根本不怕了。

    生不同衾死同穴,要死就一起死,就算是下地獄,他們也是在一起的。

    只要打定了這主意,還有什么怕的呢?

    “小九,你是大齊的王爺,你肩上還有責任,你不能為了我拋棄一切,還有那么多的兄弟都等著你,你不能讓他們失望。”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