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無論發生什么我都在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怎,怎么了?”

    聽到苗玉靳嘆氣,墨雪顏幾乎整顆心都揪了起來,生怕苗玉靳說出她不能承受的結果來。

    “別擔心。”

    聽到她擔憂的聲音,苗玉靳才回過神來,忙道:“是我很久都沒有看到這么嚴重的病人了,所以有些失神,實在抱歉。”

    “嚴重?”

    四姑娘什么都沒往耳朵里聽,就聽到了嚴重倆字。

    她上前一步,走到苗玉靳身邊,著急的問道:“嚴重,怎么嚴重法,有沒有辦法治?”

    都怪她不好,應該讓人跟著的。

    怎么就不勸一勸獨孤邪呢。

    兩人還以為不會有事,誰知道竟然被苗玉祁下蠱。

    況且他們身上不是戴著那個荷包嗎?

    墨雪顏忽然想起了苗玉珩之前給她的荷包,急忙拿了出來道:“這個荷包里面裝的藥材,不是能驅趕蠱蟲嗎,為什么還會中蠱?”

    苗玉靳接過來看了看,搖頭道:“這個荷包的藥效只有兩個時辰,兩個時辰過后就沒用了。”

    “該死的苗玉珩,居然騙我!”

    聞此,四姑娘頓時惱怒不已。

    苗玉珩當時根本就沒跟她說藥效只有兩個時辰。

    也就是說這破荷包只在接風宴上那會子有用。

    過了接風宴,早就沒用了。

    可大家還都以為有用,就像是保命符一樣佩戴在身上。

    誰知道苗玉珩根本就另有心思。

    四姑娘氣的把荷包扔了,拋開荷包的事,問道:“那小九的情況怎么樣,三少爺你有辦法嗎,只要能救他,什么代價我們都付得起。”

    只要能救獨孤邪,哪怕讓她用命交換,她都是可以的。

    “王妃別急,剛剛我只是覺得宸王中了噬心蠱這么久,撐到現在居然沒什么事,實在是奇跡,讓人驚訝的很。”

    苗玉靳見她著急,急忙解釋道:“雖然中蠱之后,能有幾年的壽命,但其實撐過兩年之后,基本就廢了,就算暫時沒有性命之憂,只怕也會臥床不起,武功全廢,再過些日子身體就更差了,然后被一點點掏空,最后就真的無力回天了。”

    “宸王中了噬心蠱,還能領兵打仗,實在是奇才,而且后期他發作的時候應該越來越多,至少每月三次。”

    “每月三次?”

    墨雪顏搖搖頭,“小九的噬心蠱發作并沒有那么頻繁,我只見過幾次。”

    聞此,苗玉靳淡淡一笑,并不說話。

    墨雪顏猛地反應過來,轉頭看向冷風,目光犀利如刀。

    冷風早就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如今看到墨雪顏這般,頓時有些心虛。

    王妃向來是個聰明人,不會參不透其中隱藏的秘密。

    “王爺上次噬心蠱發作是什么時候,上個月發作了幾次?”

    質問的話語,冰冷不已。

    冷風不敢隱瞞,如實回答,“上次發作是在四天前,上個月王爺的噬心蠱發作了四次。”

    “四天前?”

    墨雪顏頓時愣住,她當時為什么不知道。

    還有上個月她根本就不知道獨孤邪噬心蠱發作。

    于是,冷厲的目光再次射向了冷風。

    冷風不得已,只好如實回答。

    最近噬心蠱發作,比較奇怪,大概只有幾個時辰的時間。

    因此每次發作,獨孤邪都會躲出去瞞著墨雪顏。

    有的時候墨雪顏見他疲憊不堪,還以為他是在操心那些密報,還有安陽城那邊的事情。

    誰知道那是獨孤邪噬心蠱剛剛發作過,元氣大傷罷了。

    更何況,最近獨孤邪動手的次數很少,確實是身體不太好。

    只是他知道墨雪顏對噬心蠱的事情很擔心,所以一直都是瞞著不說的。

    聞此,  墨雪顏的眼眶再次紅了,眼淚差點忍不住。

    她轉頭看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一直念叨她名字的男人,頓時心如刀絞。

    她走過去,坐在床邊,輕輕的握著他的手道:“小九,我在這呢,不管什么時候,無論發生什么我都在。”

    這個男人啊,總是想把最好的東西給她。

    而那些痛苦他卻都自己扛了。

    他用最寬厚的肩膀,為她筑起一座堅固的墻,為她遮風擋雨,無悔亦無怨。

    他對她,疼愛至極,護著她,向來是拼了命。

    見此,屋內幾人忍不住唏噓感嘆。

    情深為何,就如王爺王妃這般,情深無悔,至死不渝。

    “有沒有辦法解蠱?”

    墨雪顏忽然冷靜下來,轉頭看向苗玉靳問道。

    事情已經糟糕到這種程度了,大概也沒有再糟糕的時候了。

    左右生死都跟他在一起,墨雪顏瞬間就不怕了。

    他生,她生,他死,她相隨。

    如此,還有什么可怕的呢?

    “有。”

    難得性子溫吞,說話極慢的苗三少爺這次沒有廢話,切入主題,直接說了一個有字。

    墨雪顏頓時眼前一亮,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這個蠱并不難解,二哥應當是另有目的,只想重傷宸王,并沒有想要王爺的命,所以蠱還是能解的,而且王爺剛剛中蠱,只要立刻解蠱,便沒什么事,若是耽擱到明日,兩蠱相遇就麻煩了。”

    苗玉靳解釋道。

    “那現在能解蠱是嗎,麻煩三少爺施以援手。”

    墨雪顏急忙站了起來。

    “蠱的確立刻能解,只是……”

    苗玉靳忽然有些猶豫。

    “怎么了?”

    墨雪顏不解的問道:“三少爺,你有什么條件嗎,你可以提出來,我說過不論付出什么代價,我們都要救人。”

    “王妃多慮了,我并沒有什么條件。”

    苗玉靳無奈一笑,隨后才道:“王妃這說話可方便。”

    “方便,這里都是我的人,外面全都是隱衛,不會有別人偷聽。”

    墨雪顏斬釘截鐵道。

    苗玉靳點了點頭,放下心來,嘆了口氣解釋道:“大奶奶讓我來為王爺看病,其實有試探的意思,我身子不好,在蠱術方面天資一般,雖然普通的蠱都能看得出來,但未必就能解蠱,所以若我施以援手,只怕我會暴露,那時候我就活不了幾天了。”

    苗玉靳有話直說,倒也沒藏著掖著。

    對于他這般坦誠的態度,墨雪顏卻是有些驚訝。

    按理說,她跟苗玉靳非親非故,苗玉靳不應該說這些才對。

    更何況,苗玉靳跟苗芊芊上次還救了他們。

    “三少爺,我們家王爺這情況實在不能等,我看苗玉珩現在只想著報仇,也不會過來,所以你能不能幫我一次,我們的人一定會護你周全。”

    墨雪顏知道自己這樣做很自私。

    畢竟苗玉靳沒有道理為了幫自己,而跟族中的人結仇。

    但是她實在著急獨孤邪的情況。

    苗婆婆這種態度,很讓人匪夷所思。

    而且情況緊急,就算苗婆婆愿意幫忙,她也不會現在就過來。

    更不用提苗玉珩那個變態了。

    “不是我不幫忙,也不是我怕死,只是我……”

    這次苗玉靳卻是猶豫了。

    他是有難言之隱的。

    “我來吧。”

    這時,苗芊芊忽然站出來道:“這蠱我能解,我來為王爺驅蠱,你們準備一下,出去就可以了。”

    “你?”

    墨雪顏疑惑的看向面前這位看似弱不禁風的美人,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到。

    “王妃不必憂心,我的確會解這蠱,不會害了王爺的。”

    苗芊芊柔柔一笑道。

    苗玉靳也點了點頭道,“芊芊的蠱術并不差,她可以解這蠱,只是……”

    他有些擔心的看向苗芊芊,輕輕嘆了口氣。

    “玉靳,不要擔心我,救人要緊。”

    看似柔弱的苗芊芊,其實是個大義凜然的女子。

    “那好。”

    苗玉靳點了點頭,隨后看向墨雪顏道:“王妃,就讓芊芊來吧,王爺的情況耽擱不得。”

    “那就多謝少夫人了,少夫人需要什么,我立刻去準備。”

    墨雪顏現在別無選擇,只能選擇相信苗芊芊。

    更何況,她覺得苗玉靳夫婦人很和善,是不會騙她的。

    雖然只是感覺,但未必不準。

    苗芊芊要的東西不多,只是幾味草藥而已。

    之后眾人便退了出去。

    他們解蠱是有規矩的,決不許任何人偷看。

    一來是擔心被人偷師學藝,二來用的方法也極為特殊。

    苗芊芊正在為獨孤邪解蠱。

    墨雪顏等人著急的在外面等著。

    大概小半個時辰之后,處理完事情的苗玉珩趕了過來。

    他看了一眼站在院中的苗玉靳,臉色驀地冷了下來,質問道:“你把芊芊藏哪里去了!”

    “大哥。”

    苗玉靳神色淡淡道:“芊芊是我的妻子,何來藏一說?”

    “妻子?”

    苗玉珩不屑一笑,怒道:“你搶了我的女人,還敢說她是你的妻子,立刻把她交出來,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苗玉珩此刻身上滿是殺氣,陰冷的神色,如同地獄里的魔鬼一般讓人畏懼。

    苗玉靳臉色也不太好看,“芊芊是爺爺親自做主為我娶的妻子,八抬大轎抬回來的,大哥你想奪人之妻嗎?”

    “苗仲那老東西已經被狗吃了,他做的主有什么用,我馬上就是族長了,我的命令你敢不聽!”

    還沒坐上族長的苗玉珩,卻已經耍起了族長的架子。

    不等苗玉靳說話,苗玉珩已經抬頭看向屋子道:“我現在就把芊芊帶走!”

    說完,便大步走了過去。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