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你有私生子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現在的獨孤燁努力在墨雪顏心中尋找一席之地。

    可惜的是在墨雪顏心中,他真的半個影子都沒有。

    獨孤燁抬頭,看向墨雪顏坐的地方。

    換做以前,他看到她這般吊兒郎當的樣子,必定會厭惡至極。

    覺得這女人實在是太過粗鄙。

    這哪里有個大家閨秀的樣子,甚至連個女子的樣子都沒有。

    可現在在他看來,墨雪顏的一舉一動,卻都那么真誠,沒有一絲矯揉造作。

    這樣再去看他身邊那些所謂溫婉賢淑的女子,便覺得惡心不已。

    一個個都是表面溫順,內心狠毒。

    當獨孤燁忽然拿掉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時。

    他便發現了曾經從沒看到過的美好,可惜的是一切都已經晚了。

    其實,在這個世上,并沒有誰絕對的好,或者不好。

    只是因為你喜歡一個人,便會發現她所有的好。

    不喜歡那個人,你會發現她所有的缺點。

    墨雪顏去朱彩墨那的時候,清眸已經帶人到了。

    原本是要審問的。

    但清眸到的時候,才發現朱彩墨已經服毒自殺。

    看樣子,她也知道自己暴露了。

    而且,她這明目張膽的去找獨孤燁,就沒想要活著。

    更何況,她之前已經滿身是嫌疑,讓她留在軍中,也只是想看她下一步有什么動作了。

    不過朱彩墨雖然死了,但順著她,還是查到了一些最近幾日跟她接觸的人。

    清眸全部帶人抓了,關了起來,準備審問。

    墨雪顏跟蘇素在外面逛了一圈。

    之后,她把蘇素送回了家,又去楚靈那看了她兒子。

    結果,進去沒多久,便捂著耳朵跑出來了。

    楚靈那兒子,實在太招人煩了,一直哭個沒完。

    墨雪顏抱了抱,根本哄不了。

    最后,她是被嚇怕了,小孩子太難哄了有木有。

    “涼月,你說我兒子以后也這么難纏怎么辦,我這暴脾氣,豈不會氣的把他給扔出去?”

    墨雪顏覺得看孩子實在是一件很苦的差事。

    如果她兒子也跟宮越那小家伙一樣。

    她說不準手一抖,會直接將孩子扔出去的。

    涼月一驚,正想開口。

    卻聞后面傳來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顏顏,你想把我兒子扔出去?”

    墨雪顏愣住,回頭看向剛剛從外面回來的獨孤邪。

    看著他不善的臉色,忍不住嘟囔道:“說著玩玩而已,你連兒子都沒有,我扔誰去啊。”

    “沒有?”

    獨孤邪忽然伸手將她拽進了懷中。

    其余人見此一幕,全都灰溜溜的退下了,還很是貼心的給兩人關好了門。

    “難道你有?”

    墨雪顏眼珠一轉,一臉疑惑的看著他道:“你有私生子?”

    獨孤邪卻并不回答他的話,低頭吻上了她的唇,強勢又霸道,似乎要傾倒很久的思念似的。

    墨雪顏瞬間有些糊涂,被他吻的腦袋一片空白。

    這才幾個時辰不見,真有這么想她?

    慢慢的,四姑娘便覺出有些不對勁。

    她伸手推開在身上作亂的男人,揉揉發腫的唇,皺眉道:“怎么變狗了,到底生哪門子氣呢?”

    被當成了狗,宸王殿下并不氣惱,還想繼續啃。

    墨雪顏急忙舉手投降,“小九,到底怎么了,我今天只是跟蘇素出去逛了一會,隱衛都跟著呢,我也沒做錯什么啊?”

    這男人明顯就是生氣了。

    看著她一副委屈的小模樣。

    獨孤邪的臉色這才有些緩和,坐在一旁,喝了口茶,看著墨雪顏道:“過來。”

    墨雪顏:“……”

    這是大男子主義的毛病又犯了,都敢跟她得瑟了。

    “不過去你能怎么辦?”

    四姑娘眉梢一挑,便橫了起來。

    她倒要看看這男人能拿她怎樣。

    事實上,獨孤邪就算再生氣,但看到她真的發火也得妥協。

    獨孤邪微微皺眉,沒有說話。

    墨雪顏繼續道:“想打我嗎,站在這給你打,保準不躲怎樣?”

    宸王殿下臉色一變,不怎樣!

    他還真能動手打她不成?

    他無奈起身,神色徹底緩和下來,伸手想要把她抱在懷里。

    墨雪顏卻是閃身一躲,哼了一聲道:“不知道又發哪門子神經,呆在你身邊總受氣,晚上不要跟我一起睡了,自己睡書房去。”

    說罷,便找了套衣服,打算去沐浴,氣的飯也不吃了。

    她還真不知道獨孤邪發哪門子神經。

    “顏顏。”

    睡書房,這就嚴重了……

    見此,宸王殿下徹底敗下陣來。

    他伸手攔住墨雪顏,強行將人拽到懷中,悶聲道:“你去見太子了?”

    墨雪顏:“……”

    原來是吃醋了。

    她抬頭,一臉無語的看著獨孤邪道:“去見見他怎么了,我又沒跟他單獨呆一個屋子里,看你這樣,好像我給你戴了綠帽子似的。”

    獨孤邪:“……”

    “以后有什么事等我回來再說好不好?”

    他低頭親親她的臉頰,頗有討好的意思。

    “不好!”

    墨雪顏瞪著他道:“怎么什么醋都吃,堂堂一王爺,也不怕別人笑話。”

    “總之不希望你單獨去見他。”

    獨孤邪伸手,輕撫著她精致的眉眼,有些不悅的說道。

    他可以容忍墨雪顏接近夜擎。

    因為他知道夜擎那人有分寸,絕不會做出什么不該做的事。

    但獨孤燁就不一定了。

    他實在太清楚獨孤燁心中想的是什么。

    更何況,獨孤燁跟墨雪顏有過十幾年的婚約。

    宸王殿下在媳婦的事上,當真是心眼比針尖還要小。

    他在太子府中也是有內線的,很多閑言碎語都清楚。

    比如,獨孤燁宿在其他女人那的時候,情動時居然會喊墨雪顏的名字。

    雖然這些流言,并沒有大肆傳開。

    但他心里卻跟明鏡似的。

    尤其是他看到獨孤燁看墨雪顏失神的樣子,更是不悅的很。

    太子實在太沒分寸了!

    獨孤燁對墨雪顏不同于夜擎對墨雪顏。

    夜擎向來是有話就說,坦坦蕩蕩。

    若獨孤邪對墨雪顏不好,夜擎也敢坦坦蕩蕩的跟他搶。

    可獨孤燁的心思卻一直都是隱藏著的。

    但獨孤燁跟君子溫卻又不同,對墨雪顏沒什么危害性。

    所以,他也不能對獨孤燁下手,只能避免墨雪顏單獨跟他見面了。

    墨雪顏不會考慮這么多,偶爾有急事,還是會去見獨孤燁的。

    因此就造成了現在的局面,宸王殿下總會動不動就吃醋。

    “好了,好了,不單獨去見他了,以后都不去了,別生氣了。”

    看到宸王殿下吃醋又不敢生氣,不敢兇自己的樣子。

    四姑娘頓時忍不住笑了。

    她伸手戳了戳獨孤邪的胸口,像是哄孩子一樣哄道:“以后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你不想我單獨見他,我不單獨見他就是了。”

    “嗯。”

    聞此,宸王殿下點點頭,心情總算舒暢了些。

    墨雪顏抬頭,在他臉上親了下,繼續哄道:“說吧,想吃什么,今晚做給你吃,算是補償。”

    獨孤邪深邃的眸光在她身上一掃,低聲在她耳邊說了一句,“顏顏,今晚想吃你……”

    雖然臉皮厚,可聽了這話之后,四姑娘還是忍不住,騰地一下臉頰便紅了。

    這男人還真是……

    “顏顏,若此次我們真的離開,就找個世外桃源住下,生一對可愛的孩兒怎樣?”

    獨孤邪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滿眼的寵溺。

    “可我們的兒子如果跟楚靈的兒子一樣鬧騰,我怕自己會忍不住把他給扔出去的。”

    四姑娘眨了眨眼睛,水靈靈的眸子里,沾染了一絲可憐,看著讓人心動。

    還真差點讓宸王殿下忍不住,直接吃了她。

    “有那么多丫鬟仆人,讓他們照顧。”

    獨孤邪笑著哄她。

    “可我們離開之后,你就不是王爺了,萬一我們財產被收了,窮的叮當響,還養得起仆人嗎?”

    四姑娘有些擔心道。

    獨孤邪:“……”

    他不至于不當王爺了,就什么都沒有了。

    他手中多年積攢下來的勢力,不是誰都有那個本事可以毀壞的。

    雖然有帶著墨雪顏隱居的想法,但手中的勢力,絕不能被毀。

    不然,以后拿什么來保護他的女人跟孩子?

    朱彩墨死了,沒人知道她跟獨孤燁說了些什么。

    獨孤燁也沒有跟任何人講起過,便是獨孤邪都沒說。

    直到第三天夜晚,他悄悄出了軍營,身邊竟然只帶了霍甄。

    除了霍甄以外,半個隱衛都沒帶。

    墨雪顏迷迷糊糊的睡在獨孤邪懷中,渾身酸痛。

    今晚被勞累的太狠,她是半分也不想動。

    迷迷糊糊中,聽到外面有聲音傳來,“王爺,太子出城了,只帶了霍甄。”

    聞此,獨孤邪頓時睜開了眼睛,墨玉般的眸子里閃過一抹不知名的情緒。

    他側頭看了一眼在臂彎里睡的正香的小女人,輕輕的在她額上落下一個吻,之后便拿起床邊的衣服想要起身。

    結果剛剛坐起來,便被人抱住了。

    墨雪顏迷迷糊糊的伸手環住他的腰,整個人都貼在他后背上,呢喃道:“你做什么去,大半夜的又想丟下我自己跑。”

    獨孤邪無奈揉揉她的腦袋,“乖,我有些事情要辦,一會就回。”

    “不行,不要你去,不許你丟下我一個人在這里。”

    墨雪顏閉著眼睛,繼續裝迷糊。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