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王妃好威武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顏顏。”

    看到墨雪顏出現在小院中,獨孤邪頓時皺了下眉頭,起身走了出去。

    “你怎么過來了?”

    獨孤邪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見她臉色不太好,難免有些擔心。

    “有人要搶我的位子呢,我若是再不來,明天就該淪為丫鬟了。”

    墨雪顏美眸半瞇,看著寧王妃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周身滿是危險的氣息。

    “宸王妃,你來的正好,我有話要跟你說。”

    看到墨雪顏過來,寧王妃倒是也沒有躲避的意思。

    “不用說了。”

    墨雪顏眼神一冷,開口打斷寧王妃,“別說你女兒想要做小九的平妻了,就是她來我們王府做丫鬟,我都不要。”

    “宸王妃!”

    女兒被人這么侮辱,寧王妃當然是不愿的,頓時有些怒了,臉色冷的很。

    見此,四姑娘瞬間笑了起來。

    真是可笑啊。

    她以前還覺得寧王妃這人挺明白事理的。

    不過如今看來,什么明白事理。

    在別人的事情上,的確明白事理。

    可到了自己家的事情,就開始護犢子了。

    護犢子她沒什么意見。

    是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她也自私的很。

    但寧王妃因為護著自己的女兒,就想來撬她的墻角,她可是不愿的。

    當她圣母白蓮花了不成,還要給葉嬈讓道。

    寧王妃還真是找錯人了。

    “我留她在府中干什么,覺得自己活的太長了,想要被她弄死?”

    四姑娘冷笑起來,眉梢微挑,美眸半瞇,“葉嬈她不要臉也就罷了,她以前就把臉丟了,但寧王妃你怎么這么不明白事理,你想救你的女兒便去救,你有什么資格來破壞我的幸福?”

    “宸王妃,我們嬈兒要的只是一個名分,她沒有要求太多!”

    寧王妃咬牙,臉上露出一絲兇狠。

    這一刻,墨雪顏總算知道葉嬈的性子是遺傳誰了,絕對不是寧王。

    葉嬈的性子的確是隨了寧王妃。

    寧王妃雖然看上去是個大氣溫婉的女人。

    但若被逼急了,也跟葉嬈一樣,失去理智,道德感淪喪。

    “小九憑什么要給葉嬈一個名分,葉嬈她算什么東西,憑什么要做宸王妃?”

    墨雪顏呵呵冷笑不屑的說道:“寧王妃,我敬您是長輩,所以不動手,如果今個是葉嬈站在這,我早就一巴掌拍死她了。”

    寧王妃氣的渾身顫抖。

    墨雪顏卻不肯停下,繼續道:“還有,我告訴你這事小九他不會答應,而且我也絕對不會放過葉嬈,只要有機會,我就一定會殺了她,絕不留情。”

    “宸王妃,你別太過分,你陷害我女兒,誣陷她殺了很多無辜的百姓,其實那些人不是她殺的,分明是千絕宮的人殺的,你卻故意推給我女兒,怪不得嬈兒說你只會裝可憐,博取同情心,如今看來,的確如此。”

    寧王妃氣急,伸手指向墨雪顏,毫不客氣的指責。

    聞此,墨雪顏頓時感覺頭頂一群烏鴉飛過。

    寧王妃這賊喊捉賊的本事也是夠了。

    她誣陷葉嬈,真是好笑,葉嬈很早前就是千絕宮的圣女了好吧。

    “寧王妃這意思是千絕宮的圣女,就是個好人了?”

    墨雪顏挑眉反問。

    寧王妃開口反駁,“那是她年輕不懂事,況且也只是個圣女的頭銜,她并沒有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

    “那她帶領西秦的大軍,殺我們的兄弟,也是我誣陷的了,難道說軍中的兄弟一個個都是瞎子不成?”

    墨雪顏實在忍不住,再次笑了起來。

    就算要為自己的女兒開脫,但能不能不要這樣強詞奪理?

    “那她也是被逼的,如果她能嫁給宸王,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寧王妃徹底被墨雪顏激怒。

    先前還對墨雪顏有些愧疚,現在卻是一點愧疚都沒有了,沖著墨雪顏呵斥道:“墨雪顏,我們家嬈兒的出身比你高很多,她自小學武,琴棋書畫也沒落下,是個文武全才,況且嬈兒受封昭陽郡主,她所有的條件都比你好,所有她想嫁給宸王并沒有錯,她給宸王做平妻,也完全有資格。”

    “有資格個屁。”

    誰知下一刻,四姑娘竟然吐了口吐沫,直接爆粗口了。

    “她葉嬈就是個不知廉恥,妖艷的賤貨!”

    四姑娘這一罵,嚇的藏在樹上的隱衛都差點掉下來。

    妖艷的賤貨……

    王妃好威武,這話都罵的出來。

    沒錯,四姑娘發飆起來,可是比地痞還地痞,比流氓還流氓。

    “葉嬈不知廉恥,惦記我的男人,還要求做平妻,她以為她是誰啊,她以為她是仙女,男人就該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嗎,我們家小九偏就不喜歡她怎么了,偏就不讓她做平妻怎么了,她若敢靠近小九一步,我立刻就把她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四姑娘一聲嚎,用盡了內力,軍中正在訓練的兄弟都聽到了。

    一個個驚愕的不行,這是怎么了,王妃不是在養傷嗎,怎么發這么大的火。

    嚎過之后就悲劇了,墨雪顏傷還沒好,這么一用內力嚎,疼的齜牙咧嘴,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獨孤邪伸手拍她的背,皺眉道:“顏顏,不要動怒,你身子還沒好。”

    “我能不動怒嗎?”

    墨雪顏的情緒根本平復不下來,氣惱道:“不然把全軍的兄弟都叫過來,讓他們給評評理,葉嬈憑什么這樣要求,她臉大嗎,居然想做你的平妻,她也不看看自己那個破樣。”

    “她是昭陽郡主怎么了,出身在王府怎么了,就比我高一等了,我墨雪顏就算再壞,也沒下手殺過無辜的百姓,我墨雪顏就算再不是東西,也沒對自己的兄弟動過手,她一個賣國賊她還有理了,像是她這樣的,就該被凌遲處死,一刀刀活剮了她才是!”

    此刻,四姑娘心情極為不好。

    她走到屋子里,拿起那些荷包,扔在地上,踩了起來。

    居然還來給他們家男人送荷包,真當她不存在,要死了!

    “主子,主子,別生氣。”

    涼月畫扇嚇的急忙來拉她,生怕她急火攻心,傷了自己。

    她們可從沒見過主子發這么大的火。

    墨雪顏指著寧王妃怒道:“你女兒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嗎,難道就因為你是她娘,就可以為她出頭,來指責我,欺負我娘沒在我身邊嗎?”

    寧王妃做的未免太過分了些。

    以葉嬈母親的身份,維護女兒的姿態來指責她。

    為什么要指責她,她做錯了什么?

    四姑娘很委屈。

    別人憑什么都有資格來指責自己害了她們的女兒,欺負自己沒有娘親幫忙,沒有長輩替自己說話嗎?

    “娘親不在,還有哥哥,顏兒你氣惱什么?”

    正在這時,墨大公子吊兒郎當的出現在了墻頭上。

    他不屑的看了寧王妃一眼道:“怎么,還想挖我妹妹的墻角,獨孤邪他別說娶平妻了,他就是敢納妾,我這個做哥哥的也非得把他的腿打斷不可,況且你女兒太臟太不要臉,怎能跟我妹妹相提并論?”

    “還有,你們寧王府因為世襲封王就了不起了,就比我們墨家人高貴了,寧王妃還以為你出身大家,知書達理,現在看來也不過是虛偽的很,寧王怎么就娶了你這么個女人?”

    墨大公子可不是什么好脾氣。

    只要有人欺負他妹子,他一定會毫不客氣的出手的。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不想動手打女人,自己非得給她幾巴掌出出氣了。

    葉嬈糊涂,寧王妃這么大的人了也糊涂嗎?

    提出那么荒唐的要求也就罷了。

    憑什么因為妹妹不答應,就出言侮辱?

    墨大公子氣的不輕。

    寧王妃被這兄妹二人氣的也不輕。

    “什么,讓葉嬈那個賤人給王爺做平妻,這是誰出的餿主意,出去問問軍中的兄弟答不答應,就不怕兄弟們造反,直接殺過去,把那個異想天開的女人砍死?”

    夜小將軍不知何時也出現在了門口。

    他看著寧王妃道:“軍中的兄弟有多恨葉嬈,你不知道嗎?”

    “她殺了多少兄弟,你不知道嗎,兄弟們都想殺了她報仇呢,你還想讓她成為王妃的平妻,這是在跟我們開玩笑?”

    軍中的兄弟可沒人能容得下葉嬈。

    所以,這事根本就不會有人答應。

    也不知道寧王妃,怎么就糊涂成這個樣子,居然答應女兒來說此事。

    “誰說葉嬈沒有亂殺無辜,千絕宮的圣女,不僅僅殺了很多百姓,還殺了許多名門正派子弟,據說那些人都在找她報仇,看樣子本少主應該很好心的提醒他們一下才是。”

    北冥少主也出現在了門口,摸了摸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須臾,他皺眉道:“還有啊,那個葉嬈怎么能做本少主的嫂子,這不是故意要惡心死本少主嗎?”

    三人聽到墨雪顏那一聲怒吼,便匆匆趕過來,幫她出氣。

    這事的確氣人。

    別說墨雪顏這個當事人都氣的渾身顫抖了。

    便是墨千塵他們幾個聽了這事也想殺人了。

    還不如痛痛快快打一場,各憑本事取勝,這么不要臉是什么意思?

    這個樣子,反而讓所有人對葉嬈更是厭惡看不起。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