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莫九是奸細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所以人人都說是席嵐救了大家,救了兄弟們。

    而且一個女子,臉部受傷,卻不想著救治自己,還想著其他將軍,這份氣度,實在是無人能比。

    軍中所有人都將席嵐當成了女英雄,甚至要聯名寫信給獨孤邪,求王爺給席將軍最高的獎賞。

    就憑她救了二十五萬大軍,也配得起最高的獎賞。

    雖然,二十五萬人如今只剩下了十萬。

    還有十五萬人,已經全部成了尸體,再也沒有辦法回來了。

    席嵐瞬間成了香餑餑,墨雪顏卻成了奸細。

    沒錯,現在軍中人人都知道,這一戰之所以這么慘,是因為莫九是奸細!

    墨雪顏在跑了一日一夜后,將自己跑到虛脫。

    卻完全不知道,自己僥幸逃過一命,卻成了奸細。

    這一仗剛剛打完,原本來回送信給席嵐的人,就被抓了回來。

    據說是逃跑被抓回來的。

    那人招供,之前墨雪顏送出來的信,其實都是跟西秦的人合計好的。

    也就是說墨雪顏其實已經投靠了君靈鸞,背叛了大齊。

    墨雪顏送的都是假消息,西秦的真正部署,根本就沒有傳出來。

    如此只是想要單武他們盡快出兵,好將他們一網打盡。

    好在席嵐料事如神,避免了全軍覆沒的結果。

    或許只憑那人一言,還證明不了什么。

    但那人卻拿出了墨雪顏跟君靈鸞勾結的書信為證據。

    信上的字跡跟之前墨雪顏叫人送過來的信字跡是完全一樣的。

    所以可以證明那信是墨雪顏寫的。

    墨雪顏就這么的成了奸細,被席嵐下令通緝,而且懸賞十萬兩!

    這是席嵐私自做主,但沒有人覺得墨雪顏可憐,反而對她恨之入骨。

    畢竟奸細是誰都容不下的。

    后又有人出來證明,看到墨雪顏跟畫扇、無言幾個將一同來的人全殺了。

    是路過的客商,碰巧來軍中避難,說出了所見到的。

    而且根據客商的指引,席嵐很快找到了小隊人的尸體。

    只是尸體被毒藥腐蝕,已經看不出本來面目。

    但看衣服卻是一模一樣的,還有身上很多配飾也是一樣的。

    所以這些人的尸體算是被證實。

    一時間,軍中所有人都在怒罵墨雪顏被君靈鸞收買,背叛大齊。

    不僅如此,幾日之后,君靈鸞那邊居然真的傳出消息,莫九歸順他們,他們許莫九將軍之位,現在已經成了莫將軍。

    這件事,不僅僅在軍中傳遍,更是傳遍了附近所有城池。

    現在甚至連街頭的孩子都在怒罵莫九不是人,莫九該死之類的。

    而且還有一些熱血之士揚言一定要抓住莫九,割下她的腦袋,以祭十萬將士在天之靈。

    就這么的,這場戰爭死去的十萬人,全部被推到了墨雪顏頭上。

    墨雪顏從一個戰功赫赫的中隊長,已經成了萬人唾沫的奸細。

    “阿嚏,阿嚏,阿嚏……”

    此時,墨雪顏坐在林中,一個勁的打噴嚏,而且打了半天都停不下來。

    她忍不住揉了揉鼻子,眉頭緊皺。

    不會因為趴在地上睡覺著涼了吧。

    可這么熱的天,趴在冰塊上睡覺也不至于著涼啊。

    她今個已經打了無數噴嚏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說來,墨雪顏他們一行人在這地方已經呆了好幾天了。

    開始君靈犀的人并沒放棄尋找,雖然十萬大軍撤了回去。

    可君靈犀還是單獨抽調出一萬人來找他們。

    蔣北偷偷出去查探過,見到君靈犀他們的人一直在附近尋找。

    所以墨雪顏等人便沒敢出去,悄悄找了地方藏起來,并且掩蓋了所有的痕跡。

    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沒辦法出去,只能一直在這躲著。

    也就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

    墨雪顏送出去的信,不但被人調換,就是她這個中隊長都成了奸細。

    涼月跟夙意不知所蹤。

    小隊其他的人,雖然有心為墨雪顏辯解,可證據在前,證人在前,鐵證如山。

    再加上西秦那邊已經明確說莫九被封為了將軍。

    所以他們根本找不出任何理由為墨雪顏辯解,漸漸的他們也開始相信,墨雪顏背叛了大齊,投靠了西秦去做將軍去了。

    夜擎知道此事的時候,并不在安陽城,獨孤邪也不在。

    他們本就是兵分幾路,去對付君子溫的大軍。

    所以這時候誰都沒閑著。

    當時剛剛打完仗,夜擎聽說這一消息,瞬間把桌上的茶具給砸了。

    誰說墨小四是奸細,誰說的!

    過來,他保證不把那人打傷,直接打死就好了,然后再鞭尸。

    這不是胡扯嗎?

    誰的仇怨能比得上墨小四跟君靈犀的仇怨。

    她會投奔西秦?

    她堂堂宸王妃會投奔西秦?

    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夜小將軍衣服還沒換,水也沒來得及喝,茶具便被他給砸了,所以這下也沒得喝了。

    他氣的在帳篷內走來走去。

    吳楊端了飯菜進來。

    結果夜小將軍頓時一聲怒吼,“端出去,小爺氣都氣飽了,還吃個屁!”

    夜小將軍這次是真的發火了,都開始爆粗口了。

    吳楊:“……”

    好像不關他什么事吧,主子能不能不要將火氣發泄在他身上。

    他表示很冤枉!

    “吳楊,你說這事會是哪個混蛋做的?”

    夜擎忽然轉頭看向欲要跑路的吳楊問道。

    吳楊確實是想要跑路的。

    因為他知道夜擎一旦遇到墨雪顏的事情,鐵定不正常。

    生怕牽連到自己所以想要跑。

    結果還沒跑出去,夜小將軍便發話了。

    吳楊悲催的轉頭,看向夜擎道:“主子,咱們現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所以確實不知道到底是誰在計劃這一切,不過屬下總覺得這是一個醞釀很久的陰謀。”

    吳楊可不會因為墨雪顏的事情氣昏了頭,所以他現在比夜擎理智一些,頭腦也比夜擎清醒一些。

    “怎么講?”

    果然現在夜小將軍并不理智,一時間沒有領會吳楊的意思。

    “主子,您看這事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之前宸王妃也接過不少任務,包括上次阻截敵人糧草的任務,都很重要,卻并沒出現紕漏,而這次卻出現了紕漏,而且宸王妃失蹤,并未回來。”

    吳楊一字一句跟夜擎分析道:“這一切來的都太突然,也太順利,宸王妃一路坐上了中隊長的位子,若是這次立功,勢必還會往上升,可就在這么關鍵的時候出了差錯,且西秦那邊說王妃被封為了將軍,這樣就等于王妃一下從高處摔了下來。”

    “可能對方也在等這個時機,等王妃有一定的名聲之后突然毀了她。”

    吳楊說的沒錯,之前一直沒出事,卻在這個時候出事。

    墨雪顏先前立過幾次大功,一直坐到了中隊長的位子,成了眾人心目中的女英雄。

    可剛剛成為女英雄的她便成了奸細,可不是一下子從天堂掉到了地獄。

    而且事情進展的如此順利,那些個人證物證說拿出來便拿出來了。

    如果說這事不是提前計劃好的,任誰也不能相信。

    “簡直放屁,墨小四怎么可能成為西秦的將軍,她腦子難道被驢踢了不成,放著她的宸王妃不做,去做西秦的什么狗屁將軍,再說了就墨小四她能放下獨孤邪嗎,打死你小爺都不相信墨小四會背叛大齊!”

    夜小將軍的怒氣可以說是只增不減。

    聽著這話,吳楊覺得很悲催。

    為什么打死自己?

    “不行,我要立刻寫信給獨孤邪,告訴他墨小四的事情,讓他公布墨小四的身份,這樣此事就會不攻自破了,吳楊快去拿筆。”

    夜擎心煩意亂的皺了皺眉坐到了桌前,打算給獨孤邪寫信。

    先公布墨雪顏的身份,以免她出事。

    “主子,此事萬萬不可。”

    聞此,吳楊忙道:“第一,咱們并不知道宸王妃在哪,如果所有人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那么那些一直想要圖謀不軌的人,一定會趁機對宸王妃不利的。”

    “第二,就算證明了宸王妃的身份,但此事證據確鑿,很多人怕是依然會相信王妃通敵叛國,到時候只怕不但無法證明王妃的清白,反而會讓她跟王爺名聲受損。”

    總之對方打的一手好牌。

    如果墨雪顏現在公布自己的身份,估計會被人扔菜葉子臭雞蛋。

    畢竟證據在前,若沒有有力的證據證明她的清白,大多數人都會相信她通敵賣國。

    更何況,背后的人也一定會利用此事做文章。

    那樣不但墨雪顏的名聲毀了,獨孤邪也會受到牽連。

    現在正是兩軍對峙,最關鍵的時候。

    如果這個時候獨孤邪受到了影響,對大齊的軍隊來說后果無疑是非常嚴重的。

    所以就如吳楊分析的那樣,無論如何這個時候都不能公布墨雪顏的身份。

    聽了吳楊的話,夜擎徹底沉默起來。

    他掀開簾幕,走到外面,靜靜的看向遠方,負手而立,臉色有些暗,眸中藏了幾分擔憂。

    墨小四啊,墨小四,你到底在哪里,早讓你回來做你的王妃享福的,你偏不聽,現在好了,被人陷害,先前的功也都成了罪,成了千古罪人,你這下要怎么脫困?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