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挖個坑給埋了吧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但讓人驚訝的是,向喻竟然沒有選擇退后,反而是轉身,提著劍對著蟒蛇殺了過去。

    趴在草叢里的墨雪顏,抬頭看了一眼,頓時瞪大了眼睛道:“真是英雄啊!”

    小隊的人已經不看蟒蛇了,都在看她。

    隊長的一舉一動未免太搞笑了些。

    她們覺得沒事的時候回味回味還是不錯的。

    向喻這一擊,也不過是以卵擊石,最終死在了蟒蛇的尾巴下。

    他死的時候,還保持著站立的姿勢,隨身佩劍插在地上,到死也要維持著將軍的尊嚴。

    蟒蛇雖然兇猛,可面對一千多人的攻擊,最終也被刺死了。

    至于向喻的人,那群精兵幾乎都死了。

    其他人的則都跑了。

    “殺!”

    看著剩下的幾百人,幾乎都已經沒什么戰斗力了。

    墨雪顏眼神一冷,一個命令下去。

    小隊的人便全部沖了上去。

    她們雖然只有二十多個人,但基本沒受傷,對付已經重傷的幾百人很容易。

    這一刻,她沒有留情,那顆心冷硬的很。

    她緩緩的從草叢中站起來,看著因為自己的命令,被殺掉的重傷的西秦士兵。

    眸光頓時一暗,她終究是成為了雙手染血的惡魔。

    如今已經走上了這條路,她不懼不悔。

    為了能贏這場戰爭,哪怕殺再多的人,她都在所不惜。

    她想也許她跟君子溫都是一樣的人。

    在戰場上,哪有什么絕對的對與錯善與惡,不過是你殺我我殺你,如此循環往復罷了。

    誰殺的人多,最后誰便贏了。

    或許沾血的惡魔,才是最后的贏家。

    墨雪顏輕扯了下嘴角,不知為何笑了。

    蘇素轉頭看向她,忽然覺得她此刻的笑有些悲涼。

    現在的墨雪顏,已經不是去年她認識的那個表面兇狠,內心總有處柔軟地方的小姑娘了。

    死的死,逃的逃。

    百十車的糧食都被尸體壓在了下面,但糧食都被麻袋裝著,并沒有被毀掉,運回去還是能吃的。

    墨雪顏的人在清理戰場。

    “把兵器都收起來,這可都是我們小隊繳獲的,等城中的增援軍趕來了,讓他們收走就可以,但數量必須清點好。”

    墨雪顏一腳踹開一個已經被打爛的尸體,從地上撿起了兩桿長槍。

    這些完好無損的兵器帶回去可以給自己人用,如此就大大節省了大齊軍隊的物資。

    四姑娘精打細算,很會過日子,哪怕一點點戰利品都不會放過。

    而且數量一定要清點好,這可都是立功的證據。

    拿到的東西越多,她們小隊的功勞就越大。

    誰都沒有想到這么難的一個任務,竟然因為蘇素的到來,峰回路轉,完美的解決。

    若不是蘇素提出這么個建議。

    只怕墨雪顏她們現在還在想辦法拖著。

    但拖著也拖不了多久,所以任務失敗的可能性很大。

    哪知老天眷顧她們,給她們派來這么一個大救星。

    墨雪顏也忙著去撿戰利品,根本不顧自己身上的傷不說,撿的還非常開心,一邊撿一邊數,臉上滿是笑意,像是一個得了糖果的孩子一般。

    “你少撿點行不行,你身上還有傷,你的胳膊不要了?”

    蘇素跟在她身后,看她懷里已經抱了十幾桿槍了,居然還要去撿。

    她皺了皺眉,上前一步,立刻從墨雪顏手中奪了過來,不悅的嘟囔著。

    墨雪顏:“……”

    “蘇素,你怎么變得這么兇了,去年的你不是這樣的?”

    墨雪顏很無奈的看著她。

    瞬間覺得麻煩,她最討厭別人跟在她身后嘮叨了。

    涼月畫扇剛剛嘮叨完,蘇素又來了。

    “隊長,你傷的那么重,就好好休息下吧,這活我們來干。”

    “是啊,隊長,現在也沒什么事,我們慢慢撿就是了,你還是休息吧。”

    “隊長,你實在是太累了,你能不能顧及一點自己的身體,不要我們擔心。”

    “隊長,你趕緊去那邊坐著……”

    結果,蘇素不說不要緊,她這么一說,大家就都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墨雪顏只覺得腦袋懵懵的,感覺周圍全都是蒼蠅在叫。

    最后的情況是,她每次剛撿一桿槍就被人搶去了。

    大家壓根什么都不許她做。

    所以,最終她還是被蘇素拉到一旁坐著去了,由蘇若看著她。

    蘇若對姐姐吩咐的事情,當真是盡職盡責。

    她蹲在地上,美麗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著墨雪顏道:“墨姐姐,我可看著你呢,你不許說話不許動。”

    “我不是木頭人。”

    對此,四姑娘表示自己很無奈。

    “不許說話,你要休息,不然我去喊姐姐了。”

    蘇若立刻開口打斷她的話。

    “……”

    好吧,她不說話了。

    她真的受不了眾人的嘟囔。

    因此,她最終也只能妥協了。

    墨雪顏靠在樹上休息,想著向喻的死。

    那一堆亂草,其實是一種草藥。

    蘇素去引蟒蛇的時候,故意帶在身上的。

    味道比較濃,所以蟒蛇對那味道有了記憶。

    剛剛她將那堆草藥都扔在了向喻身上,蟒蛇不弄死他才怪。

    不過向喻這人倒是條漢子,她還是很佩服的。

    她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用劍撐著,臨死都保持著站立姿勢的向喻,對涼月幾人道:“挖個坑給埋了吧,站著怪累的,我看著都累,別說他了。”

    涼月:“……”

    主子,他已經死了,您這樣說,不覺得背脊發涼嗎?

    于是乎,涼月跟畫扇還真挖了個坑把向喻給埋了。

    向喻的確是個英雄。

    但道不同不相為謀,他們是敵人,所以注定你死我活。

    尸體太多,除了跑掉的幾百人,也有兩千多人的尸體。

    糧食都被壓在下面,實在不好弄。

    二十幾個人,根本忙不過來。

    因此,簡單的清理了下,墨雪顏便命她們休息。

    等休息夠了,先把糧食抬出來,尸體就不處理了,也處理不了。

    只是這么熱的天,估計沒幾天就要開始腐爛了。

    但愿,增援軍能早日趕來,不然尸體都爛了,糧食也被染臭了,她豈不是白忙活了?

    “你瞧瞧你,就會逞能,都說了剛剛不讓你亂動的,傷口又裂開了,你說你一個女子,非要留下很多疤痕才好嗎?”

    蘇素休息的時候,又忙著為墨雪顏包扎裂開的傷口,還忍不住一個勁的嘟囔她。

    墨雪顏欲哭無淚的看著她道:“求你別說了,我耳朵都疼了,你若成了我嫂子,我會被你嘟囔死的。”

    聞此,蘇素手中的動作瞬間一頓,接著便低下了頭,當真沉默起來,沒再嘮叨她。

    墨雪顏:“……”

    不是吧,她就開個玩笑而已,難道生氣了?

    蘇素忙活了很久,才將她身上的傷口都包扎好。

    她無奈看了墨雪顏一眼,嘆了口氣道:“這次不能再動了,夏天傷口很難恢復的。”

    墨雪顏:“……”

    又來!

    她還以為蘇素不會再嘟囔她了呢。

    休息夠了,墨雪顏本想讓眾人將糧食都清理出來。

    可發現糧食太多,堆積的尸體也太多,就憑她們二十幾個人,實在是太難完成這個任務。

    因此,最終四姑娘決定放棄,等增援軍來了再說。

    墨雪顏她們一行人哪也沒去,就在原地呆著。

    蘇素那有很多吃的,所以倒是不擔心生存問題。

    墨雪顏已經好幾天都沒吃飽了,路上帶的干糧硬邦邦的,實在是難嚼。

    現在蘇素帶來了自己平常打的野味,還特意做了紅燒兔肉給她。

    四姑娘抱著碗,激動的差點沒把碗吃了。

    她們二十幾人輪流在蘇素這邊吃飯。

    不吃飯的人,則在外面巡視,避免有特殊情況發生。

    “你慢點吃,我屋中還有很多。”

    看著墨雪顏狼吞虎咽的樣子,蘇素忍不住低聲道:“雪顏,你都嫁人了,你怎么這個吃相,不怕府中的下人笑你,不怕宸王嫌棄你?”

    “他才不會嫌棄我呢,他總擔心我吃不飽才是真的。”

    說話間,墨雪顏已經把一大碗兔肉都吃光了。

    吃完之后,她拿著碗對蘇素道:“再給我盛碗粥喝,我們也就在這住幾天,趕緊把你這存的東西都吃沒了,不然浪費了多可惜。”

    蘇素:“……”

    她是怕浪費嗎,她分明是吃不飽?

    第三天的時候,已經有人到了,是其它小隊的人。

    不過來的不多,一共兩個小隊。

    但加起來也有上百人了,他們將尸體處理了一下。

    又把糧食搬上來,整整忙活了兩天。

    剛剛忙完沒多久,晚上夜擎便到了。

    墨雪顏剛剛當晚值,跑去蘇素那吃飯。

    吃完飯之后,靠在院子里休息,懷里抱著一張虎皮。

    那是蘇素冬天住在這的時候,蓋在身上取暖的。

    鬼知道大夏天的,她沒事抱著個虎皮做什么。

    “墨小四!”

    忽然有人狠狠的拍了一下她的腦袋。

    墨雪顏瞬間捂著腦門睜開了眼睛,一臉愕然的瞪著夜擎道:“你怎么來了?”

    “我不來你就要死了!”

    夜擎又想去拍她。

    墨雪顏急忙將手中的虎皮砸了出去,起身退后兩步,皺眉看著他不悅道:“我這還沒死呢,結果現在都快要被你拍死了,夜擎你的手勁很大知不知道?”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