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墨小四這個蠢蛋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夜擎。”

    沉默許久,獨孤邪忽然開口。

    “末將在。”

    夜擎上前,身姿筆直,神色嚴肅。

    “你帶五萬人先出去,按照事先計劃的做,若是有情況,立刻發信號。”

    “是!”

    夜擎應了一聲,轉身下了城樓。

    很多作戰計劃,之前他們就已經擬定好了。

    而且獨孤邪單獨找幾位將軍吩咐過。

    因此,他不用說太多,一句話夜擎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王爺,也讓末將出戰吧,末將很久之前便想會一會君子溫了!”

    席嵐摸了摸腰間的劍,垂眸向下望去,眼神冰冷。

    她恨不得一劍就能斬下君子溫的頭顱。

    獨孤邪沒有開口。

    “王爺!”

    席嵐有些急了。

    “服從軍令。”

    獨孤邪面無表情,冷聲說出四個字。

    席嵐微微一愣,這才回過神來。

    急忙閉了嘴,不敢再說。

    在軍中最重要的就是服從軍令,不然就算她是將軍,不服從軍令,也要受到重罰。

    夜擎帶五萬人先沖了出去,將新一波攻城的人殺了個干凈。

    君子溫神色淡淡的揮手,后面的人便帶人再次沖了過去。

    這次不是攻城而是跟君子溫實打實的打。

    “席嵐。”

    獨孤邪淡淡的看了一眼下面的情況,這才開口。

    “末將在。”

    席嵐急忙應聲,有些激動。

    “帶十萬人從左翼包抄。”

    “是。”

    “單武。”

    “末將在。”

    “帶十萬人從右翼包抄。”

    “是。”

    “藍翎藍亦。”

    “末將在。”

    “點起二十萬兵馬隨本王來。”

    “是。”

    “冷風冷嘯留守安陽,不得有任何懈怠。”

    “是。”

    獨孤邪冷靜的吩咐完所有,便帶藍翎藍亦下了城樓。

    冷風冷嘯手執長劍,站在城樓上,靜靜的守著這座人口眾多的古城。

    墨雪顏那一小隊人,正好算在單武手下。

    因此,這次四姑娘也提著槍,跟其他人一樣快步跑出了安陽城,同敵人浴血奮戰。

    冷風冷嘯站在城樓上向下面看著。

    忽然人群中閃過一個影子,冷嘯頓時一愣,伸手指了指,欲要開口。

    “怎么了?”

    冷風不解的看向他問了一句。

    “我剛剛好像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誰?”

    “王妃。”

    冷風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結果下面已經廝殺成了一片,都快分不出敵我了,怎么可能認得出是誰。

    “你眼花了吧,王妃在月落城呢,怎么可能來這,就算王妃來這,也不至于偽裝成普通的士兵出去殺人。”

    冷風當真以為冷嘯是眼花了。

    可冷嘯就是覺得自己剛剛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

    “王妃經常女扮男裝,偽裝成普通的士兵也有可能。”

    冷嘯覺得王妃什么都能偽裝,別說是普通士兵了,就是其他身份,王妃也一定能夠偽裝。

    尤其是土匪,王妃偽裝成女土匪那實在是最像了。

    雙方人馬,惡戰在一起。

    單武席嵐帶人左右包抄,夜擎則在獨孤邪出城之后,繞到了君子溫后方,從后方攻擊。

    獨孤邪與君子溫正面遭遇。

    二人的樣子都很平靜,似乎根本不像是見到了仇人。

    但真打起來,那凌厲的殺招,卻讓人心驚膽戰。

    君子溫跟獨孤邪二人都是重傷剛剛休養好。

    不過動起手來,卻絲毫不見弱勢。

    兩人就好像是戰場上,兩道最強的風,相撞在一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主帥都這樣拼命了,他們手底下的士兵,也仿佛受到了鼓舞,一個個玩命的打。

    更何況,這可是百萬人廝殺在一起。

    刀劍無眼,稍有不慎便會丟了性命。

    所以,為了活命,他們也不得不拼盡全力。

    這是一場死亡的角逐。

    只有勝利者才能活下來。

    血很快流了一地,尸體也很快堆積如山。

    墨雪顏抬頭望去,眼前除了死人,就是一片血色。

    不過如今她,在經歷了月落城幾場慘烈的戰事之后,面對這些事,這樣的場景,已經表現的很淡漠了。

    正如夜擎說的,就算是君子溫派小孩子來攻城,他們也要殺。

    因為守護自己的城池,本就是責任。

    不能因為對方使了什么手段,就要將城池讓給對方。

    國家大義面前,最是不能心軟。

    墨雪顏手中的長槍,接連刺入了西秦士兵的心臟。

    那些鮮紅色的血液,還沒有濺到手上。

    但她卻覺得手上已經滿是鮮血,這輩子都洗不掉了。

    “宸王,我看到宸王了。”

    混亂中,忽然聽到有個興奮的聲音響起。

    墨雪顏回頭看去,卻見是夏霜,拿著長槍手舞足蹈的伸長了脖子,朝著獨孤邪所在的方向看去。

    現在一片混戰,他們這邊離著獨孤邪還有很長很長的一段距離。

    可夏霜好像發現了寶似的興奮的大叫起來。

    西秦的士兵,手中的長槍刺向她的小腹。

    夏霜哼了一聲,一腳將那人踹開。

    隨后,手中的長槍揮舞,每刺死一個人,就前進一步,前進的方向正是獨孤邪所在的地方。

    夏霜的武功其實還可以,有些武功底子。

    雖然不是高手,但這時候也算是奮勇殺敵,一連殺了好多人,算是一個非常合格的士兵了。

    而且她看到獨孤邪以后,殺人的動力,仿佛更足了。

    一邊殺人,一邊向獨孤邪靠近。

    因為每殺一個人,她便距離獨孤邪近一些。

    每殺一個人,就近一些,最后總能到達她心中的目的地。

    所以,這會子夏霜殺人殺紅了眼,看似清清秀秀的小姑娘,兇狠起來,也不一般。

    墨雪顏見她一邊高喊著宸王二字,一邊殺人前進,頓時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感情是她家男人的野生桃花,估計來從軍,也是為了她家男人。

    唉,四姑娘有些心煩,怎么到哪里都要幫那個男人剪桃花呢,真是討厭死了。

    于是,下一刻四姑娘飛踢一腳,將一個西秦士兵直接踹到了夏霜跟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夏霜微微一愣。

    還沒回過神來,墨雪顏又是飛踢一腳,將另外一名西秦士兵踹了過去。

    總之,四姑娘每殺一個人,就踹到夏霜那去。

    或者有時候干脆把活人踹過去,死死的攔住了夏霜的去路。

    想去找她家男人,門縫都沒有!

    不知道她這個正主在這的嗎?

    無言一直在她身邊。

    就算殺敵,無言也會在她周圍,絕不會離她太遠。

    無言大俠轉頭看到四姑娘在踹人。

    他擔心主人太累,于是便主動擔負起了這個任務。

    他并不是去踹人,而是直接拎著一個西秦士兵的衣領,扔到了夏霜面前。

    主仆二人一個踹,一個扔。

    夏霜面前很快就堆滿了尸體。

    她的去路徹底被擋住,氣的臉色鐵青。

    可這種生死時刻,她又不能找墨雪顏算賬,所以只能繼續殺人。

    這場戰事持續了一個時辰左右。

    君子溫的人便陸續撤退。

    “追!”

    墨雪顏小隊的隊長,看到君子溫的人要跑,立刻揮手,示意自己的人去追。

    還有另外兩個小隊,也隨著追了出去。

    夙意跟周夢染沖在前面,二人勢如破竹,一邊追一邊殺人,簡直比男人還要厲害。

    看著夙意快如閃電的身影,墨雪顏頓時瞇了瞇眼睛。

    這女人身手絕不一般。

    而且這感覺有點熟悉,到底是什么來歷呢?

    墨雪顏等人也都跟著隊長追了出去。

    等夜擎好不容易轉過頭來看她的時候,卻見他們小隊已經追著敵軍跑了。

    “該死,墨小四這個蠢蛋,誰讓他們追的。”

    夜擎氣的罵了一句。

    沒有命令就亂跑,不知道前面可能有陷阱嗎?

    的確如此,墨雪顏小隊的隊長,這次是沒有聽到命令,以為要乘勝追擊,因此便帶人追了出去。

    墨雪顏心中當然清楚,君子溫這么淡定的攻城,后面肯定設了無數陷阱。

    誰追出去,誰便會遇到麻煩。

    君子溫想要以此來削弱大齊軍隊的實力。

    更何況,這時候混戰的很,他們又是左右包抄。

    有些命令,無法及時傳達。

    再遇到一個腦子發熱的首領,肯定會中招。

    墨雪顏無法阻止這些瘋跑出去的人,也只能跟上。

    雖然君子溫設了陷阱,但未必就有十足的把握。

    興許她能破壞君子溫的陰謀呢?

    四姑娘向來是個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有的時候也會一頭熱,比如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他們幾個小隊人不多,也就一百來人,追擊的是君子溫那邊被分散出來的人。

    可對方足足有一千人。

    這是以一敵十的節奏。

    所以,小隊隊長也是蠻拼的。

    除了隊長副隊長拼殺在前。

    便是夙意跟周夢染了。

    這兩個才剛剛來半個月的女兵,發出了驚人的力量,一人斬敵數人。

    若是她們一直如此,只怕很快就能成為副隊長隊長副將了。

    兩人前途不可限量。

    而墨雪顏雖然殺了不少人,卻自始至終藏著掖著,沒有露出真本事,也沒有跑在最前,也沒有跑在最后。

    因為前后都不安全,跑在中間相對安全,同時能讓她有時間思考,對方到底在耍什么把戲。

    “兄弟們,沖啊,殺了他們,殺了這些侵犯我們大齊國土,傷我們兄弟的畜生!”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