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求哥哥成全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張冒沒有答話。

    君靈犀繼續道:“等哥哥醒后,情況穩定了,我會求哥哥為我們做主的。”

    “郡主此話當真?”

    沉默許久的張冒到底是開口了。

    他這一開口,便暴露了他內心的想法。

    看樣子,他的確是想要君靈犀的。

    先前表現的淡漠,其實都是假的吧。

    君靈犀輕輕的點了點頭,笑道:“自然是真的,將軍跟哥哥以后可是一家人了。”

    她笑看著跟個綠毛怪似的張冒,心里當真是厭惡的。

    可厭惡又怎樣呢,她得救哥哥啊。

    這或許跟容貴人當年委身成文帝救弟妹的情形是一樣的。

    妹妹到底是走了姐姐的老路。

    “那郡主今晚留下陪我制藥吧。”

    張冒忽然笑了,滿臉的綠色,笑起來還真有點恐怖。

    君靈犀一聽,頓時愣住,失神不已。

    但回過神來之后,便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個張冒果然是心機陰沉,生怕自己反悔,總要先得到自己才肯救哥哥。

    張冒伸手摸了摸君靈犀清秀的小臉,眼中閃過一抹垂涎的光。

    或許,他跟張臨其實是一樣的人,一樣的好色。

    只是他性子內斂,并不會張揚,所以平常沒人看出來罷了。

    君靈犀并沒有真的在張冒那過夜。

    只是后半夜便回去了。

    回去的時候,臉色慘白一片,走路都走不穩。

    還是張冒讓人趕了馬車送了她回去。

    她畢竟是郡主,若在這住一晚不回去,傳出去后果實在不堪設想。

    張冒第二日便配出了藥,利用以毒攻毒的法子為君子溫解毒。

    到底是不是以毒攻毒,到底用沒用他的血,誰也不知道。

    然而就在君子溫中毒昏迷的時候。

    獨孤邪的大軍忽然出動,兵分兩路,朝著西秦匯城與魏安兩座城池進發。

    不過一日的時間,便同時攻下了魏安跟匯城。

    之后,大軍一路西行,幾日的時間,連下七城。

    藍家軍勢如破竹,一直西行,好像沒有阻礙似的,便拿下了西秦九座城池。

    而君子溫的大軍,因為沒有君子溫的命令,別人也不敢善做主張,所以一直在豐城沒有動。

    等君子溫醒來的時候,西秦已經亂的不成了樣子。

    西秦的百姓還以為他們的世子故意放敵人進來,準備獻國了。

    君子溫怎么也沒想到,他為了救妹妹重傷,之后又中毒昏迷。

    結果,他一醒來,就變成了西秦九城被藍家軍所奪。

    原本是他集結大軍,攻打大齊。

    誰知道在他昏迷的時候,獨孤邪主動出擊,將被動的局面變為了主動。

    而獨孤邪那邊當真忙的很。

    他只在月落城休息了四日,武功還沒完全恢復,便帶兵走了。

    墨雪顏眼巴巴的要跟去,可惜的是磨破了嘴皮子,也沒能讓獨孤邪同意。

    獨孤邪走之前,她還態度很強硬的要跟著。

    結果,宸王殿下大半夜的趁著她睡著就跑了。

    第二日,四姑娘醒來找不到人,只看到他留下的信,氣的直接把屋子里的桌子給掀了。

    掀了桌子還不解氣,跑到馬棚里,牽著馬就想去找獨孤邪。

    最后還是被墨千塵給攔下了。

    她的傷還沒好,別說獨孤邪了,就是墨千塵都不可能讓她跟獨孤邪去打仗。

    于是乎,墨離白又成了門神,天天守在院外,不讓墨雪顏出去。

    如今獨孤邪帶兵反攻西秦。

    西秦大軍又在豐城。

    所以,君子溫是不會再來月落城了。

    這兒就變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更何況,墨千塵還留在這。

    因此,獨孤邪才這么放心的丟下她,自己跑了。

    獨孤邪要領兵打仗,而且連下七城,加上之前那兩城,一共拿下西秦九城。

    他這樣奔波,中途根本沒有休息的時候。

    將士們一直在廝殺。

    所以,墨雪顏現在的情況根本不適合跟著。

    好不容易見了面,才幾日的時間,便又是離別。

    而且那人離開,她還不知道。

    墨雪顏心情不好,呆在城中悶悶不樂的。

    白羽也沒信傳回來。

    她的胳膊還是沒有治好。

    她懷疑自己真要成為獨臂王妃了。

    沒仗可打,墨大公子倒是開心的很,整日在城中瞎轉。

    吃點這個喝點那個,小日子過的樂悠悠的。

    他也不經常去看墨雪顏,三天一次罷了。

    實在是他那妹子,整日苦著一張臉,一副被拋棄的樣子,怨念極深,后來他都害怕了。

    楚靈留在了月落城。

    宮臨淵卻成了隨行的軍醫,跟獨孤邪走了。

    就是為了避免遇到張冒下毒。

    閑來無事的楚靈,就在王府里做針線,做小孩子的衣裳。

    墨雪顏被墨離白擋著,哪都去不了,只能跑去找楚靈。

    “坐吧,我泡杯茶給你。”

    雖然身在王府,但畢竟是自己住的小院,楚靈還是很有禮貌的。

    “別,你現在可不能隨便亂動,還是讓涼月來吧。”

    墨雪顏急忙搖頭,阻止了她。

    這都懷孕四個月了,雖然肚子不是很大,但她看著總是感覺好驚心的樣子。

    “沒什么,活動一下也好。”

    楚靈還是執意泡了茶給她。

    墨雪顏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問道:“活動多了,不怕孩子會掉嗎?”

    楚靈:“……”

    這玩笑開的。

    在這方面,墨雪顏就是白癡。

    她兩輩子也沒想過有孩子的事啊,壓根不關心。

    所以現在看到懷孕的人,都會覺得他們很脆弱似的。

    “哪有這么容易掉,你想的太恐怖了。”

    楚靈給她泡了茶以后,重新坐了下來,繼續給小孩子做衣裳,笑道:“你啊,真該提前學學這些,不然以后懷孕又要害怕了。”

    “我哪有你這個福氣啊。”

    四姑娘有些頹廢。

    楚靈笑看了她一眼,“不要這樣想,該來的總會來,放寬心。”

    “就是我放寬心也沒用啊,我們家小九只呆了幾天,就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自己跑了,我去哪懷孕啊。”

    四姑娘對宸王殿下私自離開的事情,依然是耿耿于懷。

    聞此,楚靈瞬間臉紅了,急忙低頭做活,再不想跟她多說一句。

    “你臉紅什么?”

    偏生四姑娘還臉皮厚的看著她道:“我都不臉紅呢,你臉紅干嘛?”

    對于她這種說起私密事來,完全不臉紅的樣子。

    涼月跟畫扇都已經見慣不怪了。

    倒是楚靈極為尷尬,頭一直低著。

    墨雪顏挑了挑眉,壞壞的笑道:“都是成了親的人了,又不是未出閣的姑娘,大家都知道那點子事,害羞什么啊。”

    “難道宮臨淵跑出去這么久,你不想他?”

    楚靈:“……”

    不等她開口說話,墨雪顏便又拍了拍腦袋道:“哦,我忘了,你懷著身孕呢。”

    她一臉好奇的看著楚靈問道:“對了,懷孕之后是不是不能行房啊。”

    楚靈:“……”

    為什么要問她這種問題!

    不是來喝茶的嗎,為什么這么無聊。

    “楚靈,你不是大夫嗎,你肯定知道的,快告訴快告訴我啊,省的以后我犯錯誤。”

    四姑娘實在是無聊的沒事可做,所以只能拉著楚靈討論這種沒營養的話題。

    “過,過了三個月,動作輕一點還是可以的。”

    好吧,本著自己是個大夫要為病人解答的原則,楚靈還是支支吾吾答了。

    “哈哈哈。”

    結果,聽她說完這話,墨雪顏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楚靈奇怪的看著她,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墨雪顏便看著她道:“還以為你真改變了,沒想到骨子里還是那么單純。”

    最多也就是不喜歡亂說話了。

    還是那個單純的菇涼啊。

    楚靈輕輕笑了笑,面上閃過一抹黯然。

    若以前沒這么單純,也不會落到今日這個地步了。

    其實,到現在她都不知道肚子里孩子的父親是誰。

    因為那幾日……

    “楚靈,你也教我做針線活吧,等以后我有了兒子,就給他做衣服穿。”

    難得四姑娘是真的無聊,又想起了給小孩子做衣服。

    “好啊。”

    楚靈也沒事,正好旁邊放著針線筐,便手把手的教她。

    涼月畫扇不忍直視。

    楚姑娘您還真是單純啊。

    主子最不擅長的就是女紅。

    而且,她完全沒這方面的天賦跟耐心。

    兩人實在是太了解墨雪顏,所以對她根本不抱任何希望。

    倒是四姑娘一時興起,興沖沖的很。

    拿了針線便開始飛針走線。

    結果,剛開始,便扎破了手指。

    墨雪顏:“……”

    楚靈:“……”

    只是教她最簡單的啊,怎么還把手指給扎破了。

    “沒事,失敗是成功她娘,我再接再厲,你等著啊,我馬上繡個花,我……”

    墨雪顏再次嘗試飛針走線,結果還沒飛起來,又把手指給扎了。

    這就有些尷尬了。

    看到這一幕,楚靈總算放棄了教她的打算,于是便試探著說道:“那個,這女紅你不擅長,學起來也不是一日兩日就會的,你身邊有那么多伺候的丫頭,你根本不用親自動手,所以你……”

    她頓了頓,還是說了出來,“你還是不要學了吧。”

    “不學怎么可能,失敗是成功她娘,我這人別的都不好,就有一點,我喜歡堅持!”

    四姑娘又開始吹噓自己一身的正能量,堅持!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