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就讓我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世子的意思是將能征用的人全部征用過來,立刻投入戰爭,以多于對方幾倍兵力搶奪城池?”

    君靈鸞一向聰明。

    所以,君子溫這么一說,她便明白了。

    這意思是要將夜雙城能征用的人,全部征用過來。

    大概能多征用出兩萬人,再加上城中還能調集兩萬人,便能有四萬兵力。

    四萬兵力加上他們剩余的兵力,能湊夠六萬多人。

    六萬人對戰兩萬人,是對方的三倍,在人數上的確有很大的優勢。

    況且,除了這個,在夜雙城中能用的,還有五千鬼影軍,兩千隱衛。

    另外還能從其他地方再調集幾千人過來。

    這樣算來,又是一萬人,而且這一萬人都是能以一敵十的人。

    七萬人馬對戰兩萬人馬,多于對方五萬。

    若是七萬人齊齊出動,強行攻城,月落城確實有被攻下的可能。

    但這種做法,定然是死傷慘重,而且最慘的是百姓。

    家中的親人,但凡是有點勞動力的,就都被拉出去當兵了。

    而且不用訓練,直接上戰場,這哪里是去當兵,分明就是去當炮灰。

    雖然是炮灰,但對君子溫的用處很大。

    他可以讓這些炮灰打頭陣,替后面的軍隊擋去弓箭暗器的攻擊。

    耗盡對方的兵器資源,而后那些正規軍再上前攻城,勝算便很大了。

    只是這樣做,很容易引起民憤。

    “嗯。”

    君子溫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此事。

    “可若是如此,世子就不怕會引起民憤嗎,世子就不擔心會失去民心,畢竟您的身份特殊,這樣做實在不好。”

    君靈鸞倒是佩服君子溫的魄力。

    要知道君子溫是太子府的世子。

    若是他的父王繼位,他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太子,以后的皇帝。

    若現在就失了民心,豈不以后的前途都毀了。

    “成大事者,不需要瞻前顧后,攻下月落城對我西秦極為重要,這些人不是白白去送死,而是為了西秦做出犧牲,作為西秦的子民,他們有責任如此。”

    君子溫卻并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的。

    “世子,那就以我的名義來征兵吧。”

    君靈鸞突然站了起來,神色堅定的看著君子溫道:“我立刻快馬加鞭回夜雙城去征兵,這主意是我出的與世子無關。”

    “靈鸞?”

    君子溫清淡的面色,終于有所變化。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問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世子,為西秦拿下大齊,也是我的責任。”

    君靈鸞看著他,不卑不亢道:“而您是世子,身上不能有污點,不能讓百姓對您有所不滿,不然您這個主帥還怎么號令全軍?”

    萬一主帥成了人人喊打之輩,那這仗真的不要再打了。

    “我可以派別人去。”

    須臾,君子溫輕輕的搖了搖頭。

    而君靈鸞卻堅持道:“世子,別人沒有這么大的權力,而我是郡主,是您的堂妹,能做到這些,若是換成別人,又怎么可能有權力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聞此,君子溫靜默了片刻,終究還是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你,靈鸞不管結果如何,這次你都是功臣。”

    君靈鸞輕笑一番不說話。

    君子溫看了她一眼,又道:“無人的時候,還是叫堂哥吧,就跟小時候那樣。”

    聞此,君靈鸞頓時笑了起來,很恬淡的笑。

    她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好,堂哥。”

    “世子,郡主不肯喝藥,下人怎么勸都勸不了。”

    裴隱掀開簾幕,走了進來。

    “不喝就不喝,不必理她。”

    出人意料的是,君子溫并沒有搭理妹妹的打算。

    見此,君靈鸞便道:“我去看看吧,她肯定又因為墨雪顏的事情鬧脾氣了。”

    君靈鸞去的時候,君靈犀還在氣呼呼的不肯喝藥。

    不過,她確實是改變了不少。

    若是以前生氣,肯定又要砸東西打人,又罵又叫了。

    但現在她生氣,也就坐在那慪氣而已,沒再向以前那樣鬧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不喝藥,你這臉也好不了。”

    君靈鸞走過去,看了她一眼道:“不喝藥,你身上的傷也好不了,你身上的傷好不了,還怎么去對付墨雪顏?”

    “我的傷就算好了也沒用,墨雪顏她還是命大的很,我們根本傷不了她。”

    君靈犀憤憤的咬了咬牙。

    她不明白墨雪顏的命怎么就那么硬呢。

    每次危急的時候,居然都有人救她。

    這次,她已經落在自己手中了。

    但是結果呢,結果還是被人救走了。

    她現在好像都要失去對付墨雪顏的信心了。

    “堂哥已經有計劃了,你還是趕緊喝藥,身體好了,隨著我們一起出戰。”

    君靈鸞親自端了藥給她。

    “哥哥有辦法了?”

    聞此,君靈犀眸中頓時閃過一抹光,心中不由得燃起了希望。

    莫非哥哥真的有辦法了?

    就在君靈犀那邊商量著怎么攻城的時候,月落城那邊已經開始重新布置了。

    墨千塵雖然沒打過仗。

    但他偏生就是個天才,將城中所有的布置改了一遍不說,還提出了幾個新的防守方法,在城樓上增添了守衛,每個角落都有人。

    下面守城門的人,也刻意增加了不少。

    所以,墨千塵只用了兩天的時間,便將軍中的將士對他佩服不已。

    雖然墨千塵沒有任何官職,但他出身將門,是護國將軍唯一的兒子,又是個奇才,所以大家服他,倒是沒什么驚訝的。

    而邊疆的戰報,也一封封的都送回了京城。

    成文帝最近忙的焦頭爛額,不但要擔心邊疆的問題,準備隨時補給。

    最近,又剛剛查完杜家的案子,為杜家平反。

    為此,皇帝陛下還特意讓人出了告示,昭告天下,杜家是被奸人所害。

    其中,大皇子的母妃也是功不可沒,當年推波助瀾,陷害杜家。

    還有朝中幾位大臣,都與此事有關系。

    柔妃的案子真相被揭露。

    杜家的案子也得以平反。

    成文帝為了彌補對獨孤亓的虧欠,也做了許多補償,不僅賜下許多東西到皇子府。

    還開始將一些小事交給他做。

    只要他能將這些小事做好,慢慢的就能做大事。

    所以,現在十皇子在朝堂上的風頭可是旺的很。

    相比之下,因為皇后做出的那些事,再加上太師府也與杜家的事有關。

    獨孤燁因此受到牽連,這個太子最近日子卻不怎么好過。

    成文帝每次見他,臉色都很難看。

    而如今獨孤邪又在邊關打仗,若是贏了,手中的權勢更是無人可比。

    他支持的向來是十皇子。

    所以,眾人都在猜測,以后皇上會不會廢了太子,重新冊立十皇子為太子?

    因此,有些人已經動了不好的心思,想著怎么向那位炙手可熱的十皇子靠近才是。

    王府內,墨雪顏最是閑不住,還想下床,偷溜出府瞧瞧。

    可惜的是,她剛剛下床,墻頭都沒來得及爬。

    一雙爪子,只來得及放在墻上,就被墨大公子給發現了。

    “都成這熊樣了,還想爬墻?”

    墨大公子坐在墻頭上,垂眸看著她,語氣里帶了幾分譏諷。

    墨雪顏抬頭仰視著他,一臉的無語。

    這是誰家哥哥啊,居然說她妹妹熊樣!

    “還不快把爪子拿了,滾回去歇著去?”

    墨大公子挑眉又道。

    墨雪顏收回手,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輕哼了一聲,你才爪子,你狗爪子。

    她現在左胳膊行動沒有問題。

    只是一整條胳膊,依然是一點知覺都沒有。

    嚇的她連夜給白羽寫了封信,找師哥求救。

    師哥再不救她,她就真成獨臂王妃了。

    論起解毒的本事,墨雪顏還是覺得白羽要比宮臨淵厲害一些。

    墨千塵身影一閃,下了墻頭,伸手拖著她就往屋里走,一邊走一邊道:“自己是什么情況不知道嗎,我答應了爹娘在他們回來之前好好照顧你,不然你若把自己弄成殘廢,你老爹回來還不得把我砍了?”

    墨大公子對兒時不小心欺負了妹妹,被老爹胖揍的事,至今心有余悸,耿耿于懷。

    老爹那是真狠啊,自己也是個孩子,他怎么就真下手?

    “爹娘要回來了?”

    墨雪顏捕捉到了一個最重要的信息,急忙回頭,眼睛亮亮的看著他道。

    “誰知道呢,他們喜歡回來就回來,不喜歡回來就不回來,我哪能管的了他們?”

    墨大公子伸手將妹妹推進了屋中,責令她回床上好好休養。

    “也就是說,爹娘可以脫困,根本不用我們救?”

    墨雪顏眸光一閃,繼續問道。

    墨千塵:“……”

    他什么都沒聽到。

    “還是說,他們其實根本沒事,也沒被什么陣法困住,只是躲了起來,不想出來,不想見我?”

    墨雪顏的語氣有些冷。

    見此,墨大公子瞬間就樂了,忙不迭的點頭道:“你說的沒錯,他倆壓根不想見你,他們兩個現在正在過逍遙日子呢,如果回來見你,又要幫你打仗,又要幫你解決麻煩,豈不很煩?”

    “所以他們才沒那么傻,回來找事做。”

    墨雪顏:“……”

    怎么可以這樣呢。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