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夜擎還不得把我給剝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聽了夜擎的話,夜夫人頓時嘆了口氣,神色凝重,“我也不知,只是后來有奴才來報,說染蝶跟你爺爺出了事,我便趕了過去……”

    聞此,夜擎的臉色就更差了,恨不得現在就殺了秦染蝶。

    該死的女人,她到底做了什么!

    卻說,墨雪顏派人去請宮臨淵的時候,才想起來那人在茶樓中沒外袍可穿。

    于是,便叫人送了衣服過去,又叫人帶回了宮臨淵。

    宮臨淵給老爺子看了一會,收回手嘆息一聲道:“夜老將軍雖然身體一向不錯,可畢竟是年紀大了,先前中了慢性毒,如今又中了……”

    他忍不住搖了搖頭,嘆息一聲,略過了剛剛那話題,而后接著道:“所以老將軍現在情況不是很好,我先開副藥,讓人熬藥來給老將軍喝,至于能不能撐得下去,還是要看老將軍自己。”

    “你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夜爺爺很有可能撐不下去?”

    墨雪顏頓時皺起了眉頭,面上滿是擔憂。

    “夜老將軍經此一創,不但身體差的很,更重要的是精神也很差,郁結于心,這一點對老將軍非常不利,要知道有的時候,人的精神才是最好的藥物,所以若是夜老將軍能看開此事,倒是沒什么,如果看不開,那我也無能為力。”

    宮臨淵耐心的跟墨雪顏解釋。

    他這話不假,這事給夜老爺子的創傷很大。

    秦染蝶那種被卑無恥的手段,把她剁碎扔出去喂狗都不為過。

    夜老爺子這么大年紀了,重傷興許能經受得住,但那種侮辱實在經受不住。

    所以,夜老爺子現在精神上的創傷,遠比身體上的創傷要大很多。

    墨雪顏倒是佩服宮臨淵的醫術。

    這人不愧是藥王的弟子,很多事都看得特別通透。

    靜默半響,墨雪顏才回過神來,沖著宮臨淵點了點頭,“今日的事多謝你,不過我是欠了你的情分,可沒欠楚靈的。”

    宮臨淵今日所作所為,她承這個情。

    但楚靈的所作所為,也必須受到懲罰。

    不是說宮臨淵做下的事,就可以隨便為她開脫。

    宮臨淵倒是明理,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

    之后,他又為夜老爺子扎了幾針。

    大概到了晚上的時候,夜老爺子便醒了。

    夜擎從夜府回來,就一直在夜老爺子床前守著。

    因為夜老爺子身體極差,所以夜擎也不敢帶他回府,想著先讓爺爺的情況穩定下來再說。

    “爺爺,您醒了。”

    看到爺爺醒來,夜擎急忙開口,語氣有些激動,但也難掩愧疚。

    不管秦染蝶的目的如何,到底是因為他,才得以進入夜府的。

    因此他很愧疚。

    夜老爺子醒來,看到孫子在身邊,總算松了口氣,不過卻什么也沒說。

    “爺爺,您感覺哪里不舒服?”

    夜擎有些擔心的問,“您若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說出來。”

    他很擔心爺爺現在的情況。

    聞此,夜老將軍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聲音沙啞道:“秦染蝶呢?”

    “她在刑部大牢,爺爺放心,我是不會饒過她的。”

    提起秦染蝶,夜擎面上瞬間閃過一抹戾氣。

    那個該死的女人,等爺爺好些,他一定去刑部大牢將那女人碎尸萬段。

    “爺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對您做了什么?”

    至于夜老將軍是怎么受的傷,夜擎還真不知道。

    不過提起這個,夜老將軍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想說什么,卻是什么都說不出來。

    良久,終是一嘆,搖了搖頭道:“作孽啊。”

    “爺爺,到底怎么了?”

    夜擎有些疑惑。

    不想,下一刻夜老爺子卻是猛地吐出一口血來,臉色很難看。

    “爺爺,您怎么了?”

    夜擎頓時唬了一跳,急忙命人去找宮臨淵來。

    因為擔心夜老將軍的情況,所以宮臨淵一直在府中,還沒有離開。

    宮臨淵剛剛過來,墨雪顏便來了,身后跟著畫扇,畫扇還端了飯菜過來。

    誰都沒有說話,靜等著宮臨淵為夜老爺子診脈。

    然而不想宮臨淵剛剛搭上夜老爺子的脈,夜老爺子便躲開了,冷聲道:“不必了。”

    夜老將軍鮮少有如此不講理的時候。

    所以,他這一舉動,難免叫人愕然。

    “夜老將軍,您剛剛醒,身體狀況不穩定,還是讓我給您看看吧,您放心我只是個大夫,醫者仁心,我并沒有別的意思。”

    宮臨淵膽大的笑道,語氣倒是溫和的緊。

    然而,對此夜老爺子卻并不買賬,冷著臉道:“我沒事,不勞煩你了。”

    “爺爺,您身體這么差,怎么會沒事呢?”

    夜擎有些著急,皺眉道:“爺爺,您就讓宮臨淵給您看看吧,看過之后喝幾日的藥就好了,年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

    “誰說我年紀大了,我身體好的很,不用你這個臭小子擔心。”

    夜老爺子直接將臉別了過去,誰也不想搭理。

    須臾,開口道:“我這里不用人了,都出去,出去。”

    “爺爺!”

    夜擎那驢脾氣頓時上來了。

    “滾出去!”

    豈料,夜老爺子脾氣更大,沖著夜擎就是一聲怒吼。

    然而,因為情緒過于激動,所以下一刻,便又吐了幾口血出來。

    “爺爺,是我錯了,但不管怎樣,您先讓宮臨淵給您看看行嗎,就算我求您了?”

    對于夜老爺子的固執,夜擎想當頭疼,索性跪了下來。

    他是真的擔心。

    雖然祖孫倆平常一直吵。

    他很煩爺爺對他各種事情的干涉。

    但其實他知道那滿滿的都是愛。

    爺爺一直都是最疼自己的。

    見此,墨雪顏輕輕皺了下眉頭,思索片刻,便對宮臨淵道:“宮公子,我先派人送你回去,麻煩你明日再來一趟。”

    其實,四姑娘覺得自己現在越來越有禮貌了。

    “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就不勞煩宸王妃了。”

    宮臨淵笑了笑,之后低聲道:“夜老將軍的身體不好,盡量讓他少受刺激,然后先把之前我開的藥喝了,明日我再過來看看。”

    “好。”

    墨雪顏點了點頭,命人送了宮臨淵出去。

    夜擎還在夜老爺子跟前跪著,不肯起來。

    他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一直在追問。

    終于,墨雪顏看不下去了,一腳踹在夜擎屁股上道:“你去給夜爺爺熬藥,我在這陪夜爺爺說話。”

    本來夜老爺子對那事就介懷的很。

    尤其是在親孫子面前,他更無法啟齒。

    對于他來說,那可是奇恥大辱。

    所以,他越是問,夜老爺子就越覺得沒臉見人,情緒也就更差了。

    夜擎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墨雪顏狠狠的挖了他一眼,對他做了一個手勢。

    夜擎似乎明白了什么。

    雖然不知道她會用什么法子哄爺爺開心。

    但他相信她。

    “好,我先去給爺爺熬藥。”

    夜擎點了點頭,轉身拉開門。

    那一刻,他的眼圈是紅的。

    “夜爺爺……”

    墨雪顏在一旁坐了下來,才剛剛開口便聽夜老爺子怒道:“你也出去。”

    “別啊,您一個人在這多悶啊,我出去了,您悶死了怎么辦,夜擎還不得把我給剝皮了?”

    墨雪顏眨了眨眼睛看向夜老爺子,語調帶了幾分輕快。

    夜老爺子卻無心跟她說笑,狼狽的靠在床上,想著今日發生的荒唐事。

    這種破事,就是他年輕的時候,都沒遇到過。

    沒想到老了老了,險些晚節不保。

    “夜爺爺,其實今個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墨雪顏單手托腮,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夜老爺子道。

    夜老爺子頓時面色一僵,沒有開口。

    墨雪顏繼續道:“不過這算什么事啊,那秦染蝶想勾引您,不正說明了您寶刀未老吸引人唄。”

    “放屁。”

    聽了墨雪顏這不靠譜的話,夜老爺子差點氣死,忍不住爆了粗口,伸手狠狠的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

    這小丫頭片子,說話怎么就不知道那么害臊呢。

    墨雪顏頓時捂住頭道:“哎呀,不要打我的腦袋,我若是傻了,我們家小九要找夜府算賬的。”

    夜老爺子無奈搖頭,嘆了口氣,看著她一臉嬉笑的樣子道:“顏丫頭,你不用變著法的逗我開心,是我糊涂了,活了這么大年紀,竟然被一個后輩這般陷害,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他當時只以為那是迷香。

    因為身邊有隱衛在,他并不擔心,所以沒有出手制止,而是詢問秦染蝶的身份,想要知道真相。

    誰知道秦染蝶點的是那種香。

    雖然,有隱衛在他也沒怎樣,可想想還是覺得老臉無光。

    “夜爺爺啊,您可真傻。”

    墨雪顏忍不住搖了搖頭,看著夜老爺子扶額嘆息一聲道:“您看您風光了一輩子,在戰場上立下戰功無數,保住了夜家的榮耀,現在老了,有個厲害的兒子,賢惠的兒媳,還有個健康的孫兒,雖然他不靠譜,不過您好歹是三世同堂了,多少人想要您這樣的福分都求不來。”

    似乎是回憶一般,墨雪顏轉頭看向窗外,放低了聲音道:“夜爺爺,您知道我為什么這么沒心沒肺,甚至不近人情嗎,那是因為啊,我看過的死人太多了。”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