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原來是秦染蝶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聞此,李氏急忙轉頭看向墨雪顏問道:“宸王妃,如果我說出所有的事實,你就會放過我對不對。”

    墨雪顏:“……”

    這都什么時候了,這人居然還在跟她講條件。

    這李氏未免也太不識抬舉了不是?

    “李氏,我再問你一遍,你要不要將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

    墨雪顏冷眼看著李氏問道,面上的冷意,瞬間讓李氏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李氏頓時猶豫不已,皺著眉頭,不肯說話。

    “行了,將她帶下去吧,她沒機會了。”

    墨雪顏揉了揉額,讓人帶李氏下去,言下之意是不會再問了。

    真是的,一個個的都喜歡威脅她了,非要跟她講條件。

    都這時候了,好好交代了,也免得受罪,難道不行嗎?

    不知道她墨雪顏最討厭被人威脅了。

    所以,她決定殺雞儆猴,以免再有人用同樣的方法來威脅她。

    有人去拉李氏的時候,李氏頓時慌了,大聲喊道:“不,不要殺我啊,我說,我說,我什么都說。”

    然而,再說已經晚了。

    墨雪顏絲毫沒有顧忌她的喊叫,直接叫人將她帶走了,再也不肯給她機會。

    同時,也是在告訴祝安良,他沒有任何講條件的余地,只有老老實實的交代才能有活路。

    獨孤亓走到祝安良身邊,攥著拳頭,忽然出拳,狠狠的一拳打在了他臉上。

    “小家伙。”

    墨雪顏頓時一愣。

    這是她第一次見獨孤亓如此憤怒的出手。

    看似平靜的少年,其實心中掩藏了很多的悲苦與怨恨。

    一旦遇到仇人,積壓在心底的悲苦與怨恨,瞬間就爆發了出來。

    獨孤亓好似沒有聽到別人說的。

    他面色冰冷的站在祝安良跟前。

    雖然,他個頭沒有祝安良的高,身材也比較瘦弱一些,但他那雙凌厲無比的眼睛,卻滿是殺意,讓人無法忽視。

    他冷眼看著祝安良,須臾一字一句的開口,“當年本殿母妃的冤案,是一定要查出真相的,想要活著,你必須老實交代你所知道的一切,否則本殿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墨雪顏瞬間愣住。

    黑化的小家伙未免太可怕了,跟平時那個他一點也不一樣。

    他只有十一歲啊。

    就算遭遇大皇子欺凌都沒變成這樣。

    可見他心中唯一的刺就是母妃的案子。

    別的侮辱打罵,他都可以忍受,笑著面對。

    唯獨母妃的案子,他不能退讓!

    墨雪顏忽然想起上次獨孤凝出言侮辱柔妃的時候,獨孤亓憤怒的樣子。

    可見這孩子一旦遇到這事,所有的理智就都會被湮滅。

    祝安良也沒有想到,一個十一歲的孩子爆發時,竟然那么的可怕。

    他瞬間沉默了,想要為自己辯解,卻也辯解不出來。

    當年的事情,他確實有份。

    但不止他有份,所有去的人都有份。

    因為那本就是一個陰謀,所以去之前,他們都是商量好的就怕穿幫。

    “說!”

    獨孤亓看著他沉默的樣子,更是激發了心底的恨。

    他冷冷的一個字,含了無數的殺氣。

    祝安良聽了,卻只是搖頭。

    獨孤亓又是一拳打了過去。

    墨雪顏:“……”

    孩紙,有的時候,毒打是最愚蠢的辦法。

    遇到貪生怕死的人還行,遇到死鴨子嘴硬的人就麻煩了。

    而遇到李氏那樣的人更麻煩。

    裝出一副配合的樣子,什么都說,其實說的都是謊話,只是為了逃脫而已。

    祝安良還是沒有開口。

    墨雪顏看了半響,微微抿唇,正想要說話,獨孤邪卻道:“你帶他回去審問,三日后告訴我結果。”

    宸王殿下直接將祝安良扔給了獨孤亓,讓他自己去解決。

    “小九。”

    墨雪顏面色微微一變,急忙去抓獨孤邪的胳膊,獨孤邪卻看著她道:“最近你太累了,這事讓他自己解決。”

    聞此,墨雪顏頓時欲哭無淚。

    為什么啊,她很想審問審問祝安良。

    “小九……”

    墨雪顏不開心的嘟囔著。

    獨孤亓卻已經帶人走了。

    墨雪顏:“……”

    “小九,我很閑。”

    她轉頭看向獨孤邪扁著嘴巴,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她覺得查案很有趣的。

    而且這案子那么復雜,她很有興趣,為什么不讓她去查。

    “才幾日的功夫就瘦了這么多,等你養胖一點,我就許你去查這案子。”

    獨孤邪捏了捏她消瘦的下巴道。

    “我也不是很瘦。”

    墨雪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嗯,確實沒怎么有肉。

    雖然每天吃的多,可耐不住她整天跑來跑去不閑著啊。

    就是吃再多,也要給跑沒了。

    所以,在宸王殿下的堅持下,四姑娘到底是放手了祝安良的事,讓獨孤亓自己去問。

    李氏的事已經是她一手調查的了。

    祝安良自然就該給獨孤亓。

    這也是獨孤邪對他的考驗。

    如果連個犯人都審問不了,還有什么資格談為母申冤平反?

    刑部那邊關于王仙人的事,又有了新的進展。

    剛剛抓進來的幾人,交代了一些線索。

    順著這個線索去查,結果是大吃一驚。

    同樣的事情,居然在大齊好十幾個城鎮都有發生。

    墨雪顏已經成了那些地方的罪人。

    甚至,有人都將訴狀遞到京中來了,說墨雪顏禍國殃民,養鬼挖心,請求成文帝立刻將她凌遲。

    聽了這事,墨雪顏頓覺背脊發涼。

    幸虧,他們之前去藥王谷無意中發現了這事,將王仙人抓了起來。

    所以,才能提前知道那些人的陰謀。

    不然,如果現在等到狀紙送上來,那她就有理說不清了。

    總之,百姓們是信她養鬼挖心了。

    因此,在這些人被抓起來之后,獨孤邪立刻派了自己的人過去,向百姓解釋此事,一定要解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然,若是留下任何疑慮,都會是定時炸彈,說不準哪天就炸了。

    此事,細思極恐。

    而且他們設計的極為嚴密,下面的人與上面的人一般不直接接觸,即便接觸對方也戴著面具,隱瞞了身份,沒有任何蛛絲馬跡留下。

    所以,即便抓了這么多人,還是不知道幕后主使是誰。

    獨孤邪晚上便趕回了軍營。

    現在天天都是事,宸王殿下也不能如以前那樣陪著墨雪顏了。

    墨雪顏知道他今個要走,便提前做了許多吃的來。

    所以,等宸王殿下走的時候,她大包小包準備了一堆,全部都放到了馬背上。

    宸王殿下出門,便看到自個的坐騎快被壓死了。

    獨孤邪:“……”

    馬兒可憐的看向自家主人,無限哀鳴。

    它只是一匹馬,不是車啊,為什么要這么壓榨它。

    送走了獨孤邪,墨雪顏又閑了起來,呆在府中,百無聊賴,不知道獨孤亓審的怎樣了。

    楚靈跟宮臨淵開藥鋪的地方已經選好了,就在城中最繁華的地段,正好原本有個成衣鋪子要賣。

    但因為價格太高,所以暫時沒有賣出去。

    墨雪顏得知這一消息之后,當機立斷買了下來,也沒有砍價。

    看中這地方的人有的是若是再砍價,根本買不下來。

    至于多出去的銀子,以后很快就會賺回來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該狠心的時候,還是要狠心。

    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

    簡單的忙了一下藥鋪的事情,吩咐人去盯著藥鋪那邊。

    墨雪顏又開始無聊起來。

    無聊中的她在府中呆了一天,翻了翻怪老曾經扔給她的一本書,專門講各種毒草的。

    可她也只看了一天的書,便閑不住了,打算跑去十皇子府看看獨孤亓審的怎樣了。

    天氣漸漸回暖,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來。

    墨雪顏一邊逛街,一邊往十皇子府走去,打算逛夠了買完東西,正好可以去蹭吃的。

    然而,就在她走過一家藥鋪的時候,有個紫衣女子與她擦肩而過。

    墨雪顏走了兩步,忽然站住,猛地回過頭去,卻發現那紫衣女子已經不在了。

    “王妃,怎么了?”

    涼月有些不解的問。

    “剛剛我怎么覺得碰到熟人了?”

    墨雪顏皺了皺眉,那個身影好熟悉。

    雖然她沒有仔細看,那人也低著頭。

    但現在想想擦肩而過的一瞬間,還是覺得她的身影無比熟悉。

    “可能最近睡多了,腦子不好使。”

    須臾,墨雪顏搖了搖頭,拍了拍腦袋,繼續向前走去。

    可能真的腦子糊涂了。

    然而,就在她走后,那個紫衣女子又出現在了人群中,桃腮杏面,唇角微勾。

    那怪異的笑意,讓路過的人看了,都覺得寒意由心生。

    “夜擎那家伙好幾天都沒消息了,也不知道他傷好的怎樣了,真是個沒良心的家伙,這幾日居然都不送消息給我。”

    四姑娘又開始嘟囔夜小將軍。

    身在將軍府的夜小將軍卻一直在打噴嚏,還以為誰罵自己呢。

    “秦染蝶!”

    快到十皇子府的時候,墨雪顏忽然臉色一變,猛地一拍腦袋,想了起來。

    怪不得,她覺得剛剛那身影那么熟悉,原來是秦染蝶。

    沒錯,一定是她!

    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也不是很多,但她一定沒有判斷錯。

    “涼月,立刻讓我們的人在城中搜尋秦染蝶的下落!”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