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剝皮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獨孤亓非常心急。

    所以,進府之后,也沒吃東西,就嘰里咕嚕灌了幾口水,便忙將自己出去這些日子的情況一一說了。

    原來,獨孤亓趕到夜雙城的時候,并沒有見到雷萬的人。

    不巧的是,雷萬帶著妻妾出門去了。

    不見到人,獨孤亓是不死心的。

    更何況,有雷萬的畫像他也不相信,必須見到真人。

    于是便跟隱衛去找,耽擱了兩天總算找到了。

    卻也證明那人不是自己找的人。

    不過雷萬的確跟李氏有過一段露水姻緣。

    二人相處的時候,李氏無意中透露了許多事。

    關于那玉佩的事,李氏也提起過,是她喜歡的一個男人給她的,而且意義重大,好像還牽扯到了什么寶藏之類的。

    這與李氏之前說的玉佩是她喜歡的人給她的相吻合。

    不過那個男人不是雷萬罷了。

    雷萬說李氏有很多男人,但多數都是跟他一樣的人,最多有點錢,沒什么權,也沒什么神秘背景。

    畢竟,有權的人也不會喜歡李氏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不是?

    并且,雷萬還特意提起了李氏的第三任夫君,非常的奇怪。

    雖然,李氏自身不潔,可她卻是個虛榮心極強的女人。

    平常找小倌玩樂是一回事,真正的嫁人又是另一回事。

    她嫁的夫君非富即貴。

    雖然第一次克死了丈夫,而第二任夫君也是富商,家財萬貫。

    唯有第三任夫君,來歷奇怪,居然是算命先生出身。

    李氏竟然心甘情愿的嫁給他,還真是讓人不解。

    “算命先生?”

    墨雪顏忽然想到了什么。

    是啊,之前她命人查過李氏,怎么就將這一點忽略了呢。

    這時,獨孤亓也開口道:“既然是算命先生,那么就說明他原本就是靠這個吃飯的,在欽天監中也是要會推算命格的。”

    這樣說來,此人或許就是當年那個監正的小徒弟。

    后來不在欽天監中,失去了吃飯的生計,便做起了算命先生。

    畢竟,他是這里面的行家,也只有靠這個吃飯了。

    獨孤亓與墨雪顏的想法不謀而合。

    “不過,現在李氏失蹤了,等查到李氏的下落再說,先用膳吧。”

    墨雪顏讓涼月去準備飯菜。

    她都快累癱了,再不吃東西睡覺,真要發瘋了。

    可一聽李氏失蹤,獨孤亓就更擔憂了,面色憂慮,眉頭微皺,明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墨雪顏:“……”

    這小屁孩,再怎么下去,都要老五十歲了。

    對她來說,天塌下來還得吃飯,更何況目前天還沒塌,只是李氏失蹤了。

    過了不久,藍亦來匯報。

    小丫頭找了回來,經過她辨認,那鎖片是啞女一直戴在身上的。

    就是墨雪顏最后放走,并且給了五百兩銀子的那個丫頭。

    “是她?”

    聞此,墨雪顏眸中頓時閃過一抹疑慮,“身材不像啊。”

    不過,須臾,她又猛地抬手拍了拍腦袋,忍不住說道:“我真笨,容貌都可以改變,身材又怎么不可能改變呢。”

    由瘦子變成胖子,可謂是最容易的。

    腰間塞點東西,再穿的厚一些,就可以成胖子了。

    不然,那些假孕的人,又是怎么偽裝的?

    墨雪顏讓人立刻將那個所謂的啞女帶回來。

    跟著那人的隱衛一直沒有傳回消息。

    看樣子那人沒有露出馬腳,應該是猜得到有人跟著她,所以不敢露出破綻。

    可見李氏這人心機到底有多沉。

    墨雪顏只知道玄龍匕、龍血玉與絕情宮的寶藏有關,難道李氏那塊玉佩,也與寶藏有關不成?

    如果真是這樣,那人與絕情宮又有什么淵源呢?

    沒有時間休息,還要考慮這些事。

    墨雪顏伸手支著腦袋,昏昏欲睡。

    她真是一個不適合勤快的人。

    以前在組織時的勤快,早就在宸王府被磨滅了。

    獨孤邪將她養的太好,整日除了吃跟睡就是玩。

    所以突然勤快起來,她要受不了。

    跟著那男人生活,實在是太腐敗了啊。

    那個啞丫頭很快被帶了回來。

    隱衛是帶她騎馬趕回來的,所以速度非常快。

    看著驚慌不已,手里還緊緊的攥著自己給的銀子的啞丫頭,墨雪顏頓時挑了挑眉,眸中劃過一抹興趣。

    還真是有幾分本事,到現在都能表現自如,一點也不像被拆穿的樣子。

    “李氏,你還要繼續裝下去?”

    墨雪顏靠在椅背上,翹著二郎腿,一點王妃的樣子都沒有。

    所謂的李氏并不答話,只是驚恐的看著她,然而眸中的慌亂,卻是難以掩飾的。

    墨雪顏淡淡的掃了她一眼,隨后閉上眼睛吩咐道:“脫下她的外衣。”

    聞此,隱衛立刻領命上前去扯那丫頭的衣服。

    那丫頭立刻劇烈的掙扎起來。

    嚇的獨孤亓急忙閉上了眼睛。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

    沈玨也是一樣,默默的低了頭,什么都不看。

    其他人卻還是保持原來的樣子,面無表情,沉靜如水,實在是看了太多這樣的事,根本不覺得有什么。

    嘶啦一聲,那丫頭的外衣被剝下,里面還有好幾層衣服。

    隱衛知道墨雪顏要找什么,所以摸索片刻,便從李氏身上摸出了一個用綿綢縫好的袋子。

    袋子又細又長,拆開一看,里面裝的全部都是稻草。

    這樣縫起來,正好可以圍在腰間,顯得腰非常粗,與之前小丫頭的身材相符。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當時墨雪顏并沒有懷疑這小丫頭。

    墨雪顏睜開眼睛,發現小丫頭面色已經變了,眼睛里也滿是恨意。

    而且如果你仔細看去,會發現那眼睛有一點點凹進去,與這張臉皮是不符合的,細思極恐!

    墨雪顏盯著那雙凌厲的眸子看了看。

    隨后,轉頭剛想開口,發現獨孤亓跟沈玨二人一個低著頭,一個閉著眼睛,特別滑稽。

    這倆小孩,居然害羞。

    “你們倆做什么,我只是要查她,又不是要做些什么。”

    墨雪顏無奈的看向兩人開口。

    再說了,她只是說外衣外衣啊,難道這兩人沒聽到?

    獨孤亓睜開眼睛看過來,頓時有些尷尬,默默的低了低頭。

    墨雪顏:“……”

    哎,真是個薄臉皮的孩子。

    “李氏,你還想狡辯嗎?”

    墨雪顏伸手在桌上敲了敲,看向李氏的眼神也冷了幾分。

    李氏依然不答話,嘴硬的很。

    見此,墨雪顏頓時瞇起眼睛,冷笑起來,“不見棺材不落淚是嗎?”

    “看樣子你是非要我揭開你的真實面目,才肯承認你自己的身份。”

    墨雪顏站起來,逼近李氏,伸手要去揭那張臉皮。

    如果她猜的不錯,這李氏用的跟當時陸瑤用的乃是同一個辦法。

    她最痛恨這種剝活人臉皮的法子。

    而且她們手法很高超,不但能將臉皮完好無損的剝下,還能跟自己的臉完美的契合起來。

    別說,有這本事的人,還真不多。

    墨雪顏這舉動,著實讓人震驚。

    屋子里幾個奉茶的小丫頭,頓時嚇的捂住了眼睛。

    墨雪顏還沒動手,楚靈便來了。

    她是剛剛從軍營趕回來,有需要的藥材送過去,正好來跟墨雪顏說一聲。

    墨雪顏忽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便停止了動作,等到楚靈進來,便看著楚靈道:“作為大夫,你剝過人的臉皮沒有?”

    “我為什么要剝人的臉皮?”

    楚姑娘瞬間處于一臉懵逼狀態。

    “易容啊。”

    墨雪顏挑眉笑道。

    “真無聊。”

    聞此,楚靈頓時哼了一聲,易容用別的辦法不就成了,為什么非要剝人的臉皮,而且剝下來都是血,怎么用啊。

    “沒見過吧,今天我讓你見識見識。”

    墨雪顏手中的匕首,突然亮了出來。

    她走到李氏旁邊,對著李氏的臉就要下手。

    李氏已經被人制住了,動彈不得,可她依然默不作聲,真的是打算死硬到底。

    “你干什么!”

    楚靈見此,頓時唬了一跳,急忙上前阻止,卻已經被涼月伸手拽住了。

    “墨雪顏,你是堂堂宸王妃,你怎能如此草菅人命呢,你這樣她會死的。”

    楚靈嚇的臉色煞白。

    “我就喜歡這樣做,你能怎么辦?”

    墨雪顏挑眉,又開始發揮她的無賴之風。

    楚靈氣的渾身都抖了起來,怒道:“你實在是太壞了,我還以為你是好人呢,真是被你騙了。”

    語畢,她急忙轉頭看向獨孤亓道:“十皇子,你今日可看清楚她的嘴臉了,以后千萬不能再上她的當了。”

    獨孤亓:“……”

    楚靈明明比他大了許多,可怎么感覺,其實這姑娘比他年齡小呢。

    “楚靈,好不容易見識一次,一定不要眨眼睛哦。”

    墨雪顏手中的匕首,已經碰到了李氏那張貼上去的臉。

    “你……”

    楚靈氣的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見此,藍亦急忙上前道:“王妃,還是讓屬下來吧。”

    免得一會全都是血。

    “不用。”

    墨雪顏腦海中忽然就浮現出莫一依慘死的樣子,眸中頓時劃過一抹冷意。

    之后,對著李氏的臉,毫不留情的便劃了下去。

    李氏咬牙切齒的看著她,因為掙扎不開,最終還是放棄了掙扎。

    “啊!”

    忽然,一聲尖叫驟然傳來。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