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都被揍成爛泥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打完了?”

    墨雪顏蒙在被子里,小聲問了一句。

    “完了。”

    獨孤邪點點頭道。

    “那人怎樣了,死了一半?”

    墨雪顏依然悶在被子里,然后獨孤邪卻已經伸手將她拽了出來,皺眉道:“你這么悶著,也不怕把自己給悶壞了。”

    “小九,八十軍棍呢。”

    墨雪顏悶悶不樂的趴在獨孤邪懷里,凝眉道:“換成我,早死了。”

    “別瞎說。”

    聞此,獨孤邪頓時擰起了眉頭,伸手捏捏她的鼻子道:“就算你犯再大錯誤,我也不會讓人動你一根指頭。”

    “小九。”

    墨雪顏嘟了嘟嘴,無奈道:“現在不是煽情的時候,你快告訴我夜擎怎樣了,剛才是誰下的手,怎么那么重,就不能打一下真的,打一下假的替換嗎?”

    獨孤邪:“……”

    “顏顏,這是在軍中,軍令如山,絕無戲言?”

    “那如果是我犯了軍規呢?”

    墨雪顏眼睛一眨,嘟著嘴問道。

    獨孤邪:“……”

    正要開口,墨雪顏卻忽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笑道:“好了,你的心意我知道,我不會觸犯軍規讓你為難的。”

    “夜擎怎么樣了?”

    墨雪顏依然執著那個問題。

    “死了一半。”

    獨孤邪看著她道。

    “啊,那我去看看他。”

    死了一半,半死不活。

    墨雪顏面色一變,跳下床,頭發也沒梳,便要往外跑。

    獨孤邪伸手攬住她的腰,將她拉了回來。

    “小九,我想去看看夜擎,看看他還有沒有什么遺言,去晚了就麻煩了。”

    墨雪顏可憐巴巴的看著獨孤邪道。

    “去聽遺言,也要穿好衣服,梳好頭。”

    獨孤邪抱著她,將她放在床上,拿了旁邊的衣服來給她穿。

    她里面穿的只是單薄的寢衣,還沒感覺到什么。

    墨雪顏低頭一看,頓時愣住,臉頰微紅。

    艾瑪,外面全是清一色的大老爺們啊。

    不對,也有女兵,不過出去訓練還沒回來。

    不然,她還真想見一見那一隊女兵。

    據說,這隊女兵立下過不少戰功。

    獨孤邪拿了衣服幫她穿好,又給她梳了一個好看的發髻。

    之后,給她插了兩支簪子。

    他的媳婦,自然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小九,我能去看夜擎嗎?”

    墨雪顏抬眸,有些擔心的問。

    這畢竟是軍營,她一個王妃跑去看夜擎不太好吧。

    “嗯。”

    沒想到,獨孤邪倒是沒有拒絕,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聞此,墨雪顏急忙起身要去看夜擎。

    獨孤邪卻道:“等用完膳再去。”

    “可我想去……”

    墨雪顏欲哭無淚的看著他。

    “他現在正在上藥,你確定要去看他?”

    宸王殿下的臉色有些不自然。

    上藥?

    墨雪顏微微一愣,瞬間懂了。

    完了,這次夜擎的屁股肯定開花了。

    以后絕對不能隨便踢他了。

    “那有沒有幫他去看傷,宮臨淵跟楚靈醫術不錯,不過楚靈是個姑娘,還是讓宮臨淵去吧。”

    墨雪顏有些擔心的問。

    “白羽去了。”

    獨孤邪看著她道。

    “黑羽……”

    “黑羽會毒啊,難道要他對夜擎用毒?”

    獨孤邪:“……”

    冷風很快將吃的端了上來,兩碗小米粥,幾個窩頭,還有一小碟咸菜。

    早上獨孤邪跟大家吃的一樣,都是這些東西。

    冷風將飯菜放在了桌上,開口道:“王爺王妃,廚房里燉了肘子,可能要等一會。”

    平常是沒這待遇的,不過因為墨雪顏在,所以才要改善伙食。

    “不用燉肘子了,我一會就走,吃這些就行。”

    墨雪顏急忙開口道。

    她雖然很想一直呆在這陪獨孤邪。

    可獨孤邪還有事,她也有很多事沒處理,苦兒還沒下落。

    因此,她不能在這多呆。

    她來這只是來看夜擎的。

    況且,她也不想搞什么特殊化。

    窩頭配咸菜,其實還是很好吃的。

    對她來說,只要能填飽肚子,什么都能下咽。

    冷風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

    獨孤邪點了點頭道:“下去吧,這些飯菜夠了。”

    他的媳婦能跟他一起享福,也能一起吃苦。

    雖然,他很欣慰。

    但還是想讓她趕緊回去,還是留在王府過錦衣玉食的日子好。

    吃完飯,放下筷子,墨雪顏抬頭看了獨孤邪一眼,伸手摸摸他的臉有些心疼。

    想他堂堂一王爺,天天在這吃糠咽菜,而她在王府里想吃什么有什么,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而他則在這與士兵同吃同住,吃再多的苦,回去也沒跟她說過。

    “小九,以后我在府中努力賺銀子,你跟兄弟們吃點好的吧,至少三四天吃一次新鮮蔬果。”

    墨雪顏咬了咬唇,眸光清澈的看著他道:“你看我們名下有不少產業,還有我哥給我的那些鋪子,賺的銀子都不少,我們只需要拿出其中兩間鋪子每日賺的銀子,就可以讓你們吃的好一點,反正這離京城也不遠,就是費些功夫罷了。”

    每天都讓獨孤邪吃窩頭,她可受不了,心疼的要死。

    “男子漢大丈夫,這點苦都吃不了,以后還怎么上戰場打仗?”

    對此,獨孤邪卻不同意。

    到底男人的心大一些,獨孤邪并不覺得這有什么。

    “這又不是上戰場打仗,那么艱苦做什么,只有吃飽才有力氣訓練,而且兄弟們吃的好了,你也能吃的好一點不是,不然你都瘦了。”

    墨雪顏伸手捏了捏獨孤邪的臉,眉頭微皺。

    兩人鬧了一會,墨雪顏便去看夜擎了。

    夜擎傷的不輕,八十軍棍下去,命都沒了半條。

    如果他原本不受傷,還不會這么慘。

    他原本受傷就很重,再經過這一次處罰,只怕要養上許久了。

    “墨小四,出去,出去,出去,這是軍營,不要到處亂闖知不知道?”

    墨雪顏剛剛掀開簾幕,夜擎便沖著她嚷了起來。

    帳篷內陰暗的很,沒有半點光亮,到處都遮的嚴嚴實實的。

    “大白天的就弄這么黑,你要干什么,面壁思過啊?”

    墨雪顏哼了一聲,點燃了桌上的一支蠟燭,這實在是太黑了,進來什么都看不到。

    屋內有了亮光,夜擎頓時別過了臉去,不想看她。

    他不能動,只能這樣趴在床上。

    其實,他不是不想見她,只是不想讓她看到自己此刻狼狽的樣子。

    “喂,死了沒有?”

    墨雪顏搬了一張矮凳,坐在了他旁邊問道。

    “嗯,快了。”

    夜擎別扭的答了一句,“所以你是來看我笑話的。”

    “當然不是,我那么好,怎么可能會是這樣的人呢?”

    墨雪顏一臉天真的樣子。

    夜擎頓時輕哼一聲,“說的好像你沒做過壞事似的。”

    墨雪顏從口袋中掏出一顆棗子,右手微彈,直接砸在了夜擎腦門上。

    夜擎頓時轉過臉來,沖著她怒道:“墨小四,你個沒良心的,我都快死了,你還砸我。”

    他轉過臉來,墨雪顏才看清楚他此刻的樣子。

    可能是受傷太重,臉色很白,而且憔悴的很,雙目無神。

    見到墨雪顏一直在打量他。

    夜擎頓時愣了,面上閃過一抹尷尬。

    墨雪顏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秀眉微蹙,“好像有點發熱,是不是傷口感染了?”

    “你可別亂動啊,我的傷口沒事。”

    夜擎還以為她要看自己的傷口,頓時嚇了一跳,便要起身,結果一動扯動了傷口,頓時疼的倒吸一口涼氣,瞬間趴了下來,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看樣子很難受。

    “你亂動什么啊,還真想說遺言給我聽啊。”

    見此,墨雪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忙拉過被子給他蓋好,皺眉道:“夜擎,你都十八了,能不能不惹事,你知不知道你一出事,夜夫人有多擔心。”

    “我能有什么事,就是犯了點錯,被打了一頓而已,不過是八十軍棍,還能承受得住。”

    夜擎不以為然的搖頭,隨后不耐煩的對墨雪顏催促道:“你回去跟我娘說,我好著呢,讓她不用擔心,行了,小爺還要睡覺呢,趕緊走吧。”

    “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嗎?”

    墨雪顏看著他道:“都傷成這樣了,你在這還能做什么,一會我就走,你跟我一起走。”

    夜擎都這樣了,肯定不能繼續留在這了。

    該罰也罰了,所以現在這情況只能回府養傷了,不然就是留在這,也什么都做不了。

    聞此,夜擎卻忙道:“我跟你回去做什么,過幾日我就好了,還要繼續做事,你別耽擱我睡覺,趕緊出去。”

    墨雪顏:“……”

    “夜擎,你鬧什么鬧,趕緊讓吳楊收拾東西跟我走,都被揍成爛泥了,留在這丟臉啊,作為我的娘家人,我都替你感到害臊。”

    墨雪顏起身,欲要喚吳楊進來。

    夜擎卻皺眉看著她道:“墨小四,你瞎操什么心,小爺不走就是不走,你還想怎樣,抬著小爺走嗎?”

    墨雪顏:“……”

    “夜擎,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人慪了半天氣,墨雪顏終究是嘆了口氣,重新坐了下來,看著他道:“憑著你的經驗,絕不可能帶錯路,你看到了什么,為何別人勸你的時候,你死活不肯聽勸?”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