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有交情你還那么難為我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謝謝他一直的包容,這么多年不離不棄。

    謝謝他給予的溫暖,讓她找到了活下去的意義。

    謝謝他這么多年的堅持,讓她感受到了此生最美的幸福。

    謝謝他的照顧與疼愛,讓她再沒了遺憾。

    墨雪顏窩在獨孤邪懷中,很快睡去。

    每次她不開心的時候,總有他的開導。

    他哄一哄她,她便會重新展顏歡笑。

    而那邊,北冥少主卻一直在跟藥王僵持。

    “你就搭把手怎么了,診金你隨便提,不然你也弄出三個條件什么的,本少主一定答應你,再說了只是讓你看看而已,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治,還不一定呢。”

    難得一向傲嬌的北冥少主,能在這跟藥王嘮叨半個時辰,只是想讓藥王為墨雪顏診脈。

    雖然,夫妻倆什么都沒說。

    但北冥玄知道他們夫妻兩個不止是為那太子來的,更是為了一個希望而來。

    所以,他剛剛才守在門口詢問墨雪顏。

    不過之前他也猜到了,就目前這個情況,墨雪顏很有可能不會再問了。

    但在他看來,來都來了,好不容易見到藥王,不求醫才真的是白來了呢。

    再說了,二人都成親好幾個月了,也該生孩子了。

    他還琢磨著做二叔呢。

    到時候可以偷了他們家的孩子來作伴。

    因此,那二人不說,他這個未來的叔叔,為了大侄兒能早日到來,也只得豁出去了。

    “我已經破例一次,絕不會破例第二次,北冥少主請回吧。”

    藥王終于開了口。

    一桌子的藥材也已經收拾好。

    “我要休息了,北冥少主請便。”

    說罷,便轉身去床上休息了,完全沒有再搭理北冥少主的意思。

    北冥玄:“……”

    “老頭,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不替那個蠢女人診治,你信不信本少主現在就宰了你!”

    軟的不行,只能來硬的,北冥少主決心用逼迫的手段。

    哪知藥王卻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那就請北冥少主動手吧。”

    “你別以為我不敢!”

    北冥玄三步并作兩步走到了藥王床前,面色陰冷,欲要動手。

    可惜的是藥王已經閉目入睡,看都沒看他一眼。

    北冥玄:“……”

    最終,他還是沒能動手。

    他也就說說而已,可惜的是藥王軟硬不吃,所以他也沒辦法了,悶悶不樂的走了出去,嘟囔了一句,“那我什么時候才能做二叔?”

    對于自己遲遲不能做二叔這事,北冥少主可謂是相當介意的。

    只是在北冥玄剛剛走后,藥王便睜開了眼睛,幽深的眸中,劃過一抹復雜。

    他伸手在床邊某處按了幾下。

    之后,床板便打開了,下面有一個地下密室。

    藥王直接去了密室。

    密室內燃著火把,所以亮的很。

    藥王開了三四道門,才走到了最里面的居室。

    那一居室面積不小,幾乎可以與墨雪顏在宸王府新建造的密室相媲美。

    里面放著許多藥材,還有一個書架,全部都是醫書。

    獨孤亓正在里面看醫書,他身上被毒蜂叮咬的傷口因為涂了藥,已經好了許多。

    沈玨則在一旁扎馬步,即便是在這地方,沈玨都不忘記練武。

    小桌上還放了許多吃的以及新鮮瓜果。

    聽到動靜,獨孤亓立刻放下了醫書,走了過去,親切的喊了聲,“舅舅。”

    “嗯。”

    藥王點了點頭,拍了拍獨孤亓的肩膀道:“看多少了。”

    “看了一半。”

    獨孤亓乖巧的回答。

    沈玨依然在一旁扎馬步,一動不動。

    “不錯。”

    聞此,藥王語氣緩和了許多,露出一個和藹的笑。

    “舅舅,我到底什么時候能見到小嬸嬸,您是不是為難小嬸嬸了?”

    獨孤亓抬起頭,有些擔心的問。

    他今早剛剛醒來,便得知眼前這白發蒼蒼的老者竟然是他那二舅舅。

    當年杜家敗落的時候,獨孤亓已經懂事了。

    二舅舅很疼他,他的印象也很深。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二舅舅會變成今天這樣。

    按理說二舅舅才不到四十歲的年紀,不應該如此蒼老。

    而且當年的二舅舅風度翩翩,一表人才,身材高大。

    絕不是現在這個白發蒼蒼,聲音沙啞,甚至還有點駝背的人。

    但藥王有辦法證明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不信也得信,這就是他的親舅舅。

    當年杜家二公子醉心醫術,拜了名師,但卻不喜歡在朝為官,經常出門行醫。

    也正是因為如此,杜家滿門抄斬的時候,他躲過了一劫。

    但后來成文帝派人去追殺,據說他已經死了。

    可沒想到竟然還活著,而且是現任藥王。

    獨孤亓醒來之后,藥王并沒多說什么,只說他長大了,沒讓他失望,然后丟了一本醫書給他,讓他在這讀醫書。

    可獨孤亓最擔心的便是墨雪顏一行人的情況,已經追問了許多次,藥王就是不肯說。

    這次他依然執著于追問墨雪顏的事情。

    就像是墨雪顏一直在擔心他的安全一樣。

    見此,藥王頓時皺起了眉頭,問道:“亓兒,你為何如此在意宸王妃,你難道不知道在皇室中是不應該有感情的嗎,你母妃的教訓你都忘記了嗎?”

    “舅舅,小嬸嬸是好人,如果當初沒有她幫我,沈玨就不會繼續留在我身邊,如果沒有九叔跟小嬸嬸幫我,我就不能在父皇面前表現自己,況且小嬸嬸是真的關心我,她還給我做吃的,給我壓歲錢。”

    說起壓歲錢,小小少年眼眶又紅了。

    以前的以前,母妃、父王、外祖、舅舅、舅媽他們都會給壓歲錢,而且很多。

    可后來,不但沒了壓歲錢,連親人都沒了。

    “可你有沒有想過,他們對你好,其實是在利用你,宸王只是想要扶植一個傀儡上位,一旦以后他跟太子之間出現了裂痕,便會用你來對付太子。”

    藥王的語氣重了許多。

    “不會的!”

    然而,聽了藥王的話,獨孤亓卻是很認真的搖了搖頭,堅定道:“九叔不會那么做的,他沒有想要廢掉太子,而且我也很敬重二哥,不想要他的太子之位,我只是想要為母妃報仇!”

    經過這半年的時間,獨孤亓的確成長了很多。

    難得是現在的他心境比以前開闊,心思也沒有那么陰暗了。

    若是放在以前,他一定認為獨孤邪培養他,是想要他做傀儡皇帝。

    可現在他的看法卻與以前截然不同。

    看著外甥堅毅的目光,藥王便知道多說無益。

    更何況,他只是想試探這個外甥,并沒有別的意思。

    “所以舅舅,你就把藥給小嬸嬸吧,九叔這次帶我出來,除了讓我歷練,也是想讓我領功,只有這樣我才能漸漸的在父皇面前嶄露頭角,總有一日我會為母妃平反,為母妃報仇,殺了那些曾經害過我的人!”

    獨孤亓狠狠的攥了攥拳頭。

    其實,他內心的恨意還是非常濃的。

    他怎么也忘不掉母妃慘死的樣子,怎么也忘不掉杜家被滅門的事。

    那種恨無時無刻不在腐蝕他的內心,所以他報仇的欲望是極為強烈的。

    見此,藥王頓時沉默了,眉頭緊皺,須臾還是點了點頭道:“你好好休息吧,明日我會讓你見到他們的。”

    一夜好夢,眾人都太疲憊了,所以睡到很晚才起來。

    墨雪顏更是最后一個爬起來的。

    她本來不想起的,可肚子實在餓得不行,這又是在別人地盤上,所以她也只好努力的趕走瞌睡蟲,睜開了眼睛。

    只是剛剛收拾完,還沒來得及吃東西,便聽到有人喊她。

    “宸王妃,我師傅找你。”

    是楚靈的聲音,聽那聲音對她依舊是不滿的很。

    墨雪顏去見藥王的時候,發現獨孤亓跟沈玨都在,獨孤邪也在。

    獨孤邪面色平淡,顯然幾人之前已經說過了什么。

    “小嬸嬸。”

    獨孤亓看到她有些激動。

    “小家伙,你怎樣,這兩日過的好不好?”

    墨雪顏看向獨孤亓挑眉笑道。

    其實,不用問也知道,這小家伙過的肯定不錯,精神飽滿,而且還換了新衣服,待遇好著呢。

    顯然,這小子跟藥王關系匪淺。

    “小嬸嬸,我很好,沒有吃苦。”

    獨孤亓忙笑著道:“舅舅他很疼我,不會讓我吃苦的。”

    “你舅舅?”

    聽到這個結果,墨雪顏倒是有些意外。

    這么老了,外公還差不多,居然是舅舅。

    “宸王妃坐下吧,我給你看看。”

    這時,藥王開口了,語氣和藹的很。

    墨雪顏:“……”

    “是看在小家伙的面子上?”

    她忍不住開口詢問。

    然而,藥王卻道:“不是,只是這是我應該做的,況且當年杜家跟將軍府也是有些交情的。”

    有交情,你還那么難為我,差點害我被野獸吃了。

    墨雪顏忍不住腹誹一陣,但終歸是有希望了,成與不成至少沒白來這一趟。

    所以,四姑娘便趕緊坐了下來,將手伸了出去,心情有些激動。

    藥王伸手搭上她的脈,面色起初還算平和,后來卻是凝重了許多。

    他的變化,讓墨雪顏的心一個勁的撲通撲通直跳,總覺得希望越來越渺茫,直到最后都已經開始絕望了。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