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妖女是墨雪顏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之前一直害怕女鬼的四姑娘,這時候卻是渾身蓄滿了力量,手中的鳳舞凝聚內力,一劍劍刺了出去。

    墨雪顏索性跳出了窗子,一躍而下,在街上跟那女鬼打了起來。

    結果,她剛剛跳下去,看到那所謂的女鬼時便皺起了眉頭,怒道:“花蝴蝶,你做什么,裝鬼嚇唬人,你無不無聊啊。”

    “你怎么知道是我?”

    北冥少主伸手取下鬼面具,不解的看著墨雪顏道。

    “看你穿的衣服,那么艷麗,除了你這個花蝴蝶還有誰?”

    北冥玄最愛穿一襲紫袍,紫袍上繡的圖案也比較花哨。

    所以墨雪顏經常喊他花蝴蝶。

    “蠢女人,你不是怕鬼嗎,怎么又不怕了,原來你是騙他的。”

    北冥玄縱身一躍,直接上了客棧的房間,兀自坐下,喝起茶來。

    “你跟蹤我們!”

    墨雪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該死的,這家伙居然跟蹤他們。

    而他們卻還不知道。

    “他也是真蠢,居然相信你怕鬼,看他那樣子,對你是真的擔心,我說蠢女人你怎么總欺負他?”

    北冥玄似乎是渴了,連喝了好幾杯茶。

    “我那叫情趣你懂不懂,在小九面前我當然要他保護我了,你一沒成親的小屁孩能知道些什么?”

    墨雪顏走到窗前,繼續趴在窗口向下看。

    想要瞧瞧能不能真的捉到那女鬼。

    真是掃興,剛剛她還以為北冥玄是那女鬼呢。

    結果卻是空歡喜一場白高興了。

    “蠢女人,我可比你還大呢,你再胡說,我現在就把你抓回絕情宮跟你洞房信不信!”

    北冥少主手中的茶杯猛地一丟,證明他已經生氣了。

    墨雪顏卻趴在窗口一動不動,哼了一聲道:“你真不乖,我可是你嫂子,沒大沒小的,你……”

    “有鬼!”

    正在跟北冥玄開玩笑的墨雪顏,忽然眼神一變,便要跳窗去追。

    結果,她還沒跳下去,北冥玄便已經伸手拽上了她的衣服,直接將她扯回來了。

    “蠢女人在這老實待著別動,本少主出去看看。”

    眨眼,北冥少主已經不見了。

    而墨雪顏則被他一把丟在地上,摔的生疼不已。

    “能溫柔點嗎?”

    墨雪顏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土,極為無奈。

    還有,她確實看到一道影子,想要去追。

    結果被北冥玄捷足先登了。

    這一個個的真是的,說的全部都是一句話,讓她在屋子里呆著,不許她去。

    卻說,此刻在外面游蕩的夜小將軍也有了收獲。

    一聲驚叫響起,就在他身后不遠的宅院內。

    夜擎臉色一冷,轉身足尖輕點,便趕了過去。

    剛剛趕到那家人院外,便見一道黑色的人影從面前閃了過去。

    “想走!”

    夜擎伸手甩出一抹暗器,打向了那飛速掠過的人影。

    人影很快,幾乎是眨眼而過,夜小將軍的暗器也不差,扎在了那道人影上。

    那一刻,他清楚的看到,那人穿的衣服,是墨雪顏以前穿的一件,一模一樣,沒有任何不同之處。

    但是他追了許久,那人影卻像是憑空消失一般,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郁悶的夜小將軍轉悠了半天,一無所獲的回去了。

    回去之后才發現北冥玄跟獨孤邪都在。

    “花蝴蝶,你怎么在這,剛剛那女鬼不會是你吧?”

    夜小將軍跟北冥少主似乎天生不對盤,開口便吵。

    聞此,北冥玄面色一冷,便要出手。

    花蝴蝶也是這混蛋可以叫的?

    “行了,你們能不能不要吵啊。”

    墨雪顏一臉無奈的看著兩人,簡直快被這兩人吵煩了。

    北冥玄那邊倒是有些收獲,追到王仙人道觀便沒了蹤影。

    足以證明,那人跟王仙人有關系。

    至于夜擎那邊就很奇怪了。

    夜擎輕功并不算差,卻根本抓住那人的蛛絲馬跡。

    要么那人武功極高,要么其中就有問題。

    “我覺得你們還是趁早拆了那道觀,不然再等他做些什么出來,你們可就是百姓的敵人了。”

    北冥玄敲了敲桌子看向墨雪顏道:“到時候你可就是百姓心中的妖怪,人人得而誅之,眾口鑠金明白嗎,只要所有人指認你是妖怪,你就算不是也是了。”

    為了長生不老,修煉邪功,連小孩子的心臟都吃,那不是妖怪是什么?

    “花蝴蝶,你出的什么餿主意,你今日是沒見到那王仙人有多受百姓愛戴,如果你真去拆了他的道觀,那才是麻煩,而且到時候那個假道士一定會說,是墨小四為了報復拆了他的道觀,說不準百姓知道后,連宸王府都能拆了。”

    夜擎皺眉,搖頭否決了北冥玄的提議。

    百姓最信奉這些東西。

    現在他們將王仙人視為神。

    神在他們心中是不可動搖,也是不可侮辱的。

    幾人商量了大半天,也沒商量出什么好的主意來。

    依著北冥少主的脾氣是直接拆了道觀,武力解決。

    夜小將軍卻擔心那些百姓會大鬧。

    二人爭執不休,唯獨宸王殿下什么都沒說。

    “喂,你的女人都要被人算計死了,難道你就沒有什么要說的?”

    北冥玄看向獨孤邪問道。

    他向來喜歡用‘喂’這個字。

    墨雪顏看著北冥玄及時糾正道:“小九是你哥,沒大沒小的,要喊哥哥知不知道?”

    “不知道!”

    北冥玄不悅的皺起眉頭,“本少主還用你來教,既然不同意我的辦法,那就愛怎么著怎么著吧。”

    北冥少主似乎在刻意逃避墨雪顏那個問題,一轉眼就不見了。

    夜擎打了個哈欠道:“小爺為了幫你們抓人都快困死了,小爺要回去睡覺了,你們兩個繼續折騰吧。”

    追了大半天都沒追到人,夜小將軍的挫敗感確實很強。

    他其實心里明白,獨孤邪早就有應對之法了,不然絕對不會這么沉得住氣。

    所以,他都不著急,自己著急什么,墨小四又不是自己的媳婦。

    翌日,天剛蒙蒙亮,外面便開始敲鑼打鼓。

    百姓們奔走相告,說昨晚女鬼又出現抓孩子,結果被王仙人的符紙重傷逃走。

    大家湊了許多銀子,用箱子抬著去了王仙人的道觀。

    就連縣令都帶著縣衙的捕快,帶了許多東西去感謝王仙人為民除害了。

    雖然女鬼還沒有完全被收服。

    但他們相信只要王仙人在,就絕對不會有什么問題。

    墨雪顏也戴了面紗,跟獨孤邪他們一起去了。

    不是說今個要做法揭示最后一個字嗎。

    她倒要看看那王仙人揭示出她的身份之后,又會胡說八道些什么。

    道觀又多了一大筆錢財,豐厚的很。

    王仙人照單全收,沒有絲毫的猶豫。

    而百姓也認為這是王仙人該得的。

    王仙人又如同昨日一樣做法,果然門框上又顯示出了一個字,正是‘顏’字。

    “墨雪顏?”

    有人念出了墨雪顏的名字。

    不過這里是小縣城,沒人知道墨雪顏是誰。

    縱然知道宸王娶妻,也只知道有了宸王妃,不知道宸王妃名字叫什么。

    所以墨雪顏這個名字對他們來說是相當陌生的。

    “仙人,這墨雪顏是何方妖女,她會不會還要養鬼來禍害我們?”

    有人疑惑的發問了。

    便聽那王仙人道:“此女命中帶煞,大兇之格,是霍亂天下之命,她坑害百姓,勾引男人,挑起戰亂,無惡不作,實在如地獄來的惡魔,我大齊有此女,簡直是滅頂之災啊!”

    王仙人仰天長嘆,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

    見此,百姓們的情緒也變得激動起來。

    “居然有這樣的惡人,也不知道她身在何方,最好趕緊將她殺了,免得再禍害人啊。”

    “就憑她害了這么多孩子,也早該下地獄了。”

    “是啊,一定要想辦法殺了她,殺了這個心如蛇蝎的女人!”

    百姓們氣惱的喊了起來。

    如果他們知道墨雪顏就在他們身后,他們一定會沖過來,想要將她直接撕碎的。

    要知道,這里面有那些孩子的父母跟親戚,他們的怨氣可是比任何人都要濃的。

    墨雪顏:“……”

    艾瑪,幸虧她要去藥王谷碰上了,不然還不知道自己被擺了這么一道呢。

    王仙人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冷靜。

    原本喧鬧的場面,瞬間變得鴉雀無聲,足以看出王仙人在百姓心中真的已經成了至高無上的神了。

    “控鬼術有一特點,便是被操控的鬼與主人的樣貌極為相似,所以大家見到與女鬼相似的人,決不能放過她。”

    王仙人繼續說道。

    墨雪顏:“……”

    果然是設計好的啊。

    這是要將她往死路上逼呢。

    如果她不知道此事,以后上街說不定會被人扔臭雞蛋,還不知道是哪里的事呢。

    “前幾日,好像有陌生人進城,其中一名女子便與那女鬼長的非常相似。”

    “對對對,我也見到了,長的真的很像。”

    “難道她就是那個妖女?”

    那些見過墨雪顏的百姓紛紛猜測起來。

    見此,墨雪顏頓時皺了皺眉,忽然揭開面紗,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大喝了一聲道:“我在這呢,是誰要找我?”

    這一聲厲喝,立刻驚動了所有人。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