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云逸大婚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而此時,皇宮內,不僅云逸在,獨孤邪跟獨孤燁也都在。

    墨雪顏根本不知道獨孤邪進宮,只知道他去忙自己的事了。

    “云逸,朕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接受朕的賜婚娶靈犀郡主為妻,朕命人送你回東陵,二是毒酒一杯,你選吧。”

    旁邊有小太監端了一個托盤,里面放著一杯毒酒,喝了必死無疑,無藥可解。

    聞此,云逸微微愣住,思索片刻,點了點頭,“多謝皇上厚愛。”

    一句話,已經表明了立場。

    “哈哈哈。”

    成文帝冷淡的面色瞬間緩和下來,當即大笑三聲道:“既然如此,朕立刻著人去準備,你們就在三日后完婚吧,完婚之后,立刻啟程回東陵,云逸你可不要辜負朕對你的期望啊。”

    “多謝皇上。”

    云逸坐在輪椅上謝恩。

    之后,當著成文帝的面服下了一顆藥。

    “剩下的事就交給太子跟九弟處理吧。”

    成文帝抬了抬手,命人全部退下。

    幾人一起出了皇宮。

    獨孤燁看了看前面的云逸,而后低聲對獨孤邪道:“九叔,事關國家利益,侄兒不希望您徇私,尤其是為了您的王妃。”

    在這件事上,他跟獨孤邪的立場是對立的。

    他總以為,獨孤邪向成文帝建議讓云逸回去,其實是在幫云逸。

    他對云逸了解的很。

    那樣一個男人,即便腿瘸了,他也是一條龍。

    一旦回去,東陵勢必不會在大齊的掌控中。

    “若是本王要徇私呢?”

    獨孤邪面色冷淡的看向獨孤燁問道。

    聞此,獨孤邪皺了皺眉,面色鐵青,聲音冷冽,“若九叔真的徇私,那就不要怪侄兒不念舊情了,便是您的王妃,都會被牽扯其中,還望九叔三思。”

    這話無疑是表明了獨孤燁的立場。

    經歷了這么多事,獨孤燁的性子越發內斂起來,褪去了以前那份浮躁與狂傲。

    獨孤邪深深的看了獨孤燁一眼,留下一句‘本王是大齊的人’便離開了。

    獨孤燁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九叔的背影。

    良久,釋然。

    也許是他多想了。

    雖然九叔有意放云逸回去,但只要東陵不再興兵,像許多年前那樣,兩國和平相處,也算是百姓的福祉了,至少可以避免戰亂。

    獨孤邪與云逸去了茶樓。

    “你只有兩條路選擇,正大光明的回去或逃回去。”

    獨孤邪喝了口茶,淡淡的看了云逸一眼。

    云逸思索片刻,點點頭,“我選前者,多謝王爺提點。”

    所謂正大光明的回去,便像是現在這樣接受成文帝的安排。

    若選擇另一條路,他也不用去喝那杯毒酒。

    獨孤邪會幫他逃回東陵。

    但如果真是那樣,這一路上不但很不平坦,便是回去之后也很麻煩。

    “所以,三日后的親事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獨孤邪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走到窗口,看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道:“本王希望云太子能遵守當初你我的諾言,否則本王定會興兵百萬,踏平東陵!”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云逸伸手倒了三杯茶,抬手對獨孤邪道:“云逸此生絕不毀約。”

    語畢,以茶代酒,先喝了那三杯茶。

    獨孤邪走到桌前,也喝了三杯茶,隨后便回了宸王府。

    他估計,墨雪顏在等他。

    果然,他一回去,墨雪顏便匆忙出來了,手里還拿著剛剛剪好的剪紙。

    “小九,怎么回事,皇上真的下旨了,云大哥在宮中怎樣了,抗旨了?”

    墨雪顏跑的太急,一頭撞在來的獨孤邪懷里,撞的腦袋生疼,手中的剪紙一不下心扯了下,壞掉了。

    見此,墨雪顏頓時欲哭無淚,揚了揚手中的剪紙道:“完了,我剛剛剪了半天才剪好的。”

    墨雪顏要剪的是一只猴子,可獨孤邪怎么看怎么都覺得她剪的是一只兔子。

    猴子耳朵能剪成長長的兔子耳朵,也只有四姑娘能辦出這事了。

    “三日后成親,沒有商量的余地,成親之后,云逸回東陵。”

    獨孤邪將她冰涼的小手裹在了自己衣服中,直接抱著人進屋去了。

    “真要成親!”

    “為什么!”

    墨雪顏眼神一變,猛地從獨孤邪懷中跳了出來,眸光閃了閃,急道:“讓君靈犀嫁給云大哥,會毀了他一輩子的,再說了皇上就不擔心東陵跟西秦聯姻,兩國會聯合起來攻打大齊嗎?”

    “皇兄自有他的思慮,他用他的辦法來控制兩人,所以云逸能不能跳出這個局,全憑他本事。”

    “可是小九,你說過會幫他的。”

    墨雪顏有些悶,想起云逸難免有些心疼。

    她真沒想到大皇子跟容貴人的算計,竟然成功了。

    “顏顏,我是大齊的王爺。”

    獨孤邪忽然伸手摟住她的雙肩道:“顏顏,并不是說云逸他是個足夠信賴的人,我就可以無條件的幫他。”

    “我與他之間有交易,是兩國之間的交易,他代表的是東陵,而我代表的是大齊,君靈犀的事我不會出手幫他,如果他連這件事都應付不了的話,那就真的沒有資格回到東陵,與攝政王抗衡!”

    他從沒如此認真的跟她說過這些事,關乎國家大義的事。

    見此,墨雪顏頓時愣住,清澈的眸中,涌出一抹復雜。

    她冷冷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隨后推開他走了出去。

    獨孤邪沒有去追她。

    女人畢竟是女人,心腸總要柔軟些。

    墨雪顏雖然與很多女子的思想不同。

    但在感情與原則的問題上,她還是更傾向于前者。

    她很珍惜與云逸的這份朋友間的感情。

    她覺得云逸是個很可靠很優秀的人。

    他回到東陵,一定會將東陵治理的很好,對大齊不但不會造成任何危害。

    反而兩國之間可以合作,做到更好。

    但她考慮的還是太少,過于傾向個人感情。

    而獨孤邪身為大齊的王爺,他在這事上是很理智的。

    他選擇幫云逸,不是因為墨雪顏,而是考慮到以后的一些事。

    他與云逸之間更多的是一種交易。

    兩人或許在這樣的事上,以后會有更多的爭執。

    獨孤邪不能說不愛她,只是雖然愛她,但有些事也不會盲目的去做。

    他可以為她付出所有。

    但不能為她感情用事,在國家大事上開玩笑。

    忙了許久,獨孤邪有些累,獨自去了內室小憩。

    習慣的伸手摸了摸旁邊,并沒有自己想要看到的人。

    他忍不住笑了笑。

    那丫頭啊,真是已經成了他致命的習慣。

    只是不知道她這次會生多大的氣,會有多久不理他。

    畢竟,她覺得君靈犀嫁給云逸,真的很讓人難以接受。

    許是太累了,沒多久獨孤邪便睡了過去。

    門口,探出一小腦袋。

    墨雪顏探頭探腦的往里瞧,眨了眨眼睛,卻沒看到人。

    轉頭看了半天,才發現內室簾子后面有個模糊的影子。

    那家伙,居然睡著了。

    “真是的,還想要送你東西呢,居然睡著了。”

    墨雪顏脫掉外衣,爬上了床。

    看到獨孤邪實在太疲憊,雖然抱怨了兩句,也沒舍得吵醒他,直接鉆進被子里,窩他懷中睡著了。

    兩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后了。

    “小九,小九起來了。”

    墨雪顏伸手去捏獨孤邪的鼻子。

    獨孤邪睜開眼睛看著她,抱著她的手臂下意識的收緊。

    剛剛睡覺前她不在,感覺實在不好。

    喜歡一個人,總是如此,患得患失。

    “小九,你看我自己做的,你一個,我一個。”

    墨雪顏不知道從哪摸出來兩枚同心結。

    是她剛剛跑去外面編制的。

    看著臉上淺淺的笑,獨孤邪墨玉般的眸子閃過一抹復雜,他伸手揉揉她的頭發,“不生我氣?”

    “不氣。”

    墨雪顏搖頭,笑了笑道:“你又沒做錯什么,小九你是大齊的王爺,是大齊的子民,我也是,所以我明白很多事必須做出選擇,我也不想有朝一日,我們大齊會被別人牽制,大齊的子民會成為別人的奴隸。”

    她去做同心結的時候,又何嘗不是在考慮這事。

    最終,她還是恢復了自己的理智。

    無論如何,她都應該站在獨孤邪這邊。

    當然,她也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云逸的。

    似乎沒能料到她會想過來,獨孤邪難免有些訝異。

    云逸大婚的消息,讓許多少女夢斷,而君子溫的府邸,則已經開始張燈結彩,準備兩人的婚事。

    因為出嫁的急,所以許多禮節都省了,更因為云逸身體原因,迎親這禮節也沒有。

    到時候,新娘子會由云逸身邊的侍衛代為迎接。

    墨雪顏想去看云逸,可到了門口被告知,云逸成親之前誰都不見。

    她不知云逸為何不見她,卻也沒強求,悶悶的跑了回去。

    轉眼,便是第三日大婚的時候。

    墨雪顏當然也收到了請帖,與獨孤邪一起赴宴。

    雖然成親有些急,但云逸的府邸布置的很喜慶,該有的東西一樣沒少,算是給足了君靈犀面子。

    黑鷹與黒卯去迎新娘子,不想最后卻是君子溫親自送來的,而且還打算留下跟自己的妹夫喝一杯。

    “有好戲看啊。”

    同樣來參加喜宴的夜小將軍見此,頓時露出了一抹興趣。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