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宸王妃,如此惡毒的女人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云大哥,你怎么突然過來了,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墨雪顏不解的問。

    “我想跟那些人談談。”

    云逸微微皺了下眉頭,看著她有些歉疚道:“此事是華裳惹出來的,責任在我。”

    “不怪殿下,都怪曲華裳做事一點分寸沒有。”

    莫一依急忙接口,對曲華裳顯然是極為厭惡。

    而且曲華裳為了給墨雪顏添堵,居然還敢以自己老爹的名義,往東陵發密信。

    她不懂事,只按自己的性子來,最后得利的還不一定是誰。

    “我去跟那些人談談,一來是解了你的危機,二來那些事也該說了。”

    云逸無奈笑道。

    墨雪顏周圍問道:“可細作還沒找出來,你就這樣出現在他們面前,萬一那細作將此事傳回了東陵怎么辦?”

    他們原本的計劃,是逼出那些細作,再讓云逸跟她們談。

    可現在因為曲華裳的搗亂,事情不得不提前進行。

    但同時也要冒很大的風險。

    “已經沒有時間再拖了,皇上肯定很快就會召見她們的。”

    云逸嘆了口氣,俊逸的面上閃過一抹無奈,而后繼續道:“細作的事慢慢查,該來的總會來。”

    目前,這是唯一的辦法。

    只有云逸說服她們,不為陸瑤作證。

    那陸瑤一人的證詞就顯得很可笑,再加上她根本就沒中毒。

    所以,她給墨雪顏潑的那些臟水也就沒有辦法證實了。

    墨雪顏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同意了云逸的做法。

    片刻之后,那些女人依次被帶到了偏院與云逸見面。

    云逸之所以選擇一個一個人來談,就是想要逐個擊破。

    否則大家湊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未必都能好好聽她說。

    那些世家千金,有一半的人小時候都見過云逸。

    而且受家人的影響對云逸也是崇拜的很。

    “太子殿下,真的是您?”

    “臣女居然見到太子殿下了……”

    這是第一個姑娘走進去的時候,發出的感慨,聲音震耳欲聾。

    墨雪顏就站在院門口等著,聽到那姑娘的尖叫,忍不住沖著屋子翻了個白眼。

    剛剛過來見到她,眼神里都是恨意,這進去見到云逸,立刻秒變花癡。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這樣。

    還有些人抱著懷疑的態度。

    墨雪顏聽不到里面具體說的什么,但有的女子很激動,似乎在控訴她的罪行。

    除了莫一依外,還有十八個人要逐一擊破,墨雪顏很擔心云逸時間不夠。

    就算他是東陵的太子,面對這些神經質的女人,一時間也未必都能說通。

    而此時,陸瑤在宮中,正在哭訴著墨雪顏令人發指的行為。

    “皇上,臣女真沒見過宸王妃如此惡毒的女人,她不但天天讓我們掃馬棚、洗衣服、做苦力,而且每天只給我們兩個饅頭,兩壺水喝。”

    “就是因為我們是太后賜給王爺的女子,所以宸王妃心懷不滿,她說天底下除了她之外,再沒人能配的上宸王,說我們都是癡心妄想,還說太后她老人家……”

    陸瑤忽然住口,委屈的抹起淚來,似乎不敢往下說。

    成文帝聽這女子已經哭訴了許久,神色不耐的很,見她如此,一句話也沒問。

    陸瑤偷偷的抹著淚,一直等著成文帝問她,然后她再戰戰兢兢的說出墨雪顏的惡行。

    可是等了半天,成文帝也沒開口。

    陸瑤瞬間尷尬不已。

    正想要豁出去,自己繼續往下說的時候。

    不想這時候傳來了一道極為氣惱的聲音,“宸王妃說哀家什么,你倒是大膽說出來,哀家恕你無罪。”

    原來是得了消息的太后來了。

    剛剛丟失了凝血丸的太后,這幾日氣的要死,精神差的很。

    想起自己一直珍藏的凝血丸,居然就這么在眼皮子底下丟了。

    那可是個寶貝啊。

    若知如此,她就該吃了那凝血丸,也能對身體有益,結果丟了,卻是什么也沒得到,怎能不氣。

    所以聽說有人獻寶,便忙著趕來了。

    誰知道剛剛走到大殿門口,就聽到陸瑤這么一番話,臉色登時變了。

    那賤人背后又說自己什么?

    “參見太后。”

    陸瑤嚇的急忙跪下來,搖搖頭否認道:“臣女沒說什么,臣女只是一時失言,還望太后恕罪。”

    她這樣子,到好像是墨雪顏說了什么不得了的話,讓她死活也不敢說出來似的。

    “說!”

    太后坐在桌前,氣的狠狠的拍了兩下桌子道:“你若不說實話,哀家現在就殺了你。”

    陸瑤好像被嚇到了,聽了這話,忍不住一個勁的哆嗦,急忙道:“臣女說,臣女現在就說,宸王妃她,她說即便太后也不能拿她怎樣。”

    “她是宸王明媒正娶的王妃,而太后也不過是先帝一個妾室而已,若非皇上登基,太后便什么都不是了,哪里還有資格教訓她。”

    啪啪啪幾聲,桌子被太后拍的直響。

    “反了反了,簡直反了,墨雪顏這個賤人竟然敢如此詆毀哀家,哀家要將她碎尸萬段!”

    陸瑤說的這話極毒。

    若是證實,別說墨雪顏了,就是獨孤邪都得受到牽連。

    而且又有哪個女人,愿意被人揭露以前那些不堪的過往。

    更何況太后當年在還冷宮呆了許久。

    太后一怒之下要殺了墨雪顏。

    陸瑤急忙低頭,身子依然不住的顫抖,好像怕的要死。

    其實,心中卻是樂開了花。

    這么大的罪名扣下去,她倒要看看那個女人還怎么活下來。

    “母后,此事還未得到證實,稍安勿躁。”

    成文帝皺了皺眉,眼神凌厲的看向陸瑤道:“陸瑤,你可知誣陷皇室王妃,到底是什么罪責,即便你是東陵人,朕也一樣能治罪于你。”

    聞此,陸瑤臉色一白,正要解釋。

    不想太后卻是先開了口,“皇上,哀家相信這孩子,墨雪顏是什么樣的人,皇帝不是不知道,當初就不該答應宸王娶她,我皇家有這樣的兒媳婦,可真是作孽!”

    這陸瑤還沒辯解呢,倒是太后先替她辯解了,真是省了她好些力氣。

    “那你可有證據?”

    成文帝看向陸瑤問道。

    “皇上,這孩子就是證人,還需要什么證據,你現在必須將墨雪顏抓起來,交給哀家處置。”

    太后迫不及待的要治罪于墨雪顏,連證據都不需要。

    似乎只要有人來隨便說墨雪顏做了什么錯事。

    太后就立刻抓住這把柄,對墨雪顏瘋狂的攻擊。

    虧得墨雪顏不在宮中,否則看她這樣,一定會罵她瘋狗的。

    事實上,現在的太后就像是已經瘋魔了。

    “母后,若沒有證據,朕怎么下旨抓人,您認為老九會同意朕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抓他的王妃?”

    成文帝對自己的母后,現在已經是越來越不耐煩了。

    “皇帝,你要記住你是皇帝,他只是一個王爺,你的命令他如何能違抗,你休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太后面色凌厲的看向成文帝訓斥道。

    成文帝面色微微一變,表情已經很不悅了。

    太后最近的行為真是越發過分了。

    尤其是丟了凝血丸,刺客卻沒找到,她因為心中積壓的怒氣,更是見了誰都沒個好臉。

    “你若沒有證據來證明你剛剛說的,朕也不會相信你。”

    成文帝沒再理會氣惱不已的太后,而是繼續看著陸瑤問道,眼神凌厲。

    “皇上,這話不止是臣女一個人聽到的,一起來的姐妹都聽到了,還有臣女說的事,那些姐妹也都經歷過,您瞧臣女身上還有傷痕呢。”

    陸瑤忽然伸出胳膊,挽起了袖子。

    胳膊上滿是掐痕,淤青一片,陸瑤委屈道:“這是臣女來之前,宸王妃下的手,她警告臣女不許胡說,因此還向臣女下了毒,求皇上一定要救臣女啊。”

    陸瑤說著,又委屈的哭了起來。

    看她身上的傷痕,以及她臉上的淚水,還真是讓人心疼的很。

    “等朕看完曲丞相的信之后,再同你說這事。”

    成文帝冷冷的看了陸瑤一眼。

    暫時沒有管這事的心思。

    周炎已經帶人去陸瑤說的地方挖東西了。

    一切等看完信之后再說。

    大約半個時辰之后,周炎帶人回來了。

    陸瑤將東西埋在了城外。

    趁著下車小解的功夫,找了個地方偷偷埋了起來。

    可惜的是那個地方之前墨雪顏的人并沒找到。

    復顏丹也是難得一見的珍品。

    所謂復顏丹,最大的功效,當然是恢復容貌。

    毀容的人用了復顏丹,容貌會恢復當初的美麗。

    而年老的人用了復顏丹,據說有返老還童的功效。

    便是太后用了,都能年輕二十歲。

    所以這份禮物,可是大禮。

    太后喜歡的很,立刻像是珍寶一樣,直接藏在了袖中。

    堂堂一國太后,做到這個樣子,也實在讓人嘆服,簡直跟那些沒有見過世面的市井小民似的。

    至于玄龍匕的來歷,成文帝也不知,除了削鐵如泥外,似乎并沒別的什么特點。

    不過成文帝關心的不是這個,而是那封密信。

    他確實收到了曲丞相的信,其實是曲華裳偽造的。

    但不過是空白的紙張,并沒什么字跡。

    在另一封信中曲丞相有交代,陸瑤身上拿了藥,可以使字跡顯現出來。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