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誰是細作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四姑娘一臉愜意的靠在椅背上,吩咐了一聲。

    于是乎,莫小姐就這么悲催的被侍衛帶去掃茅廁了。

    收拾完的人四姑娘,忍不住揉了揉額頭,微嘆一口氣,疲憊的很。

    真是收拾完了這些人,還要琢磨北冥玄那混蛋的事。

    若再讓他在宮中穿著女裝呆兩日,估計那家伙出來要到處追著她跑了。

    不過獨孤邪的意思是讓那人在宮中先躲幾日,就讓他穿著宮女裝扮幾日宮女好了。

    宸王殿下這意思是等自個什么時候心情好了,什么時候再去將那人救出來。

    估摸著還是因為那人劫持了自己的女人,心中不舒服,所以一定要報仇。

    只是那人在宮中萬一被抓,獨孤邪肯定還要費工夫去救人。

    因此,她還是想想先怎么將人弄出來再說。

    卻說,莫一依當真被送去掃茅廁了。

    她本來是死活不肯干的。

    可后來實在餓的不行,硬著頭皮開始干活。

    費了半天的功夫,總算把活都干完了。

    “她還真干了?”

    聽了畫扇的匯報,墨雪顏頗為訝異。

    原來就是想看看那女人如何吵鬧。

    不想那女人竟然真的能干完。

    “去給她拿一個饅頭,給另外十九個女人每人添一葷一素。”

    墨雪顏瞇了瞇眼睛對畫扇吩咐了一聲。

    那些女人被安排在了王府西邊的一處小院子。

    那院子本來是放置一些雜物的。

    墨雪顏只是讓人收拾了三間房間出來,條件極差。

    不過因為先前她雷厲風行的手段,眾人沒敢再抱怨,剛剛拿了銀子買吃的。

    突然又有人送去了一葷一素,頓時高興的很。

    一個個的盯著自己面前的菜,大口大口吃著。

    哪里還有官家小姐的模樣。

    這些規矩極好的世家千金,才來了不過半天,就被宸王妃的手段給逼的沒了樣子。

    什么規矩禮儀,什么良好的修養,全部都忘了。

    只想著先填飽肚子再說。

    莫一依渾身疲憊的走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個饅頭,是畫扇剛剛給她的。

    “臭死了,我們在吃飯,你打掃完茅廁進來做什么,還不快滾出去?”

    陸瑤面前擺滿了山珍海味。

    她付了一千兩,墨雪顏絕不會讓她用一千兩吃一個月,而是讓她一頓便吃進去。

    什么人參鮑魚通通都上桌了。

    所以她這會吃的極好。

    但突然聞到一股子惡臭味。

    轉眼便見莫一依走進來了,頓時怒的很。

    莫一依不理她,找了個地方隨便坐下,拿著饅頭在吃。

    她干了半天活,又餓的要死,一個饅頭根本不夠。

    再加上周圍都是飄香的飯菜味。

    她更有些受不了了。

    “真是臭死了,她怎么還不出去?”

    “是啊,是啊,她為什么到我們這來,不去別的屋子?”

    屋內其他人也都吃著東西,厭惡的議論。

    莫一依抬眼看了看那些人,正要起身,便聽陸瑤道:“看你那窮酸樣,就吃一個饅頭能吃飽嗎?”

    “這樣吧,本小姐賞賜你一盤魚,你出去吃吧。”

    陸瑤起身,將自己吃剩下的魚扔在了莫一依面前,諷刺的意味極濃。

    其余人見此,頓時嗤笑不已。

    但即便這樣,她們也不會將自己盤中的菜好心的分給莫一依的。

    莫一依臉色倏地一變,拿起地上的盤子,對著陸瑤就砸了過去。

    砰地一聲,盤子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剩下的魚也都丟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啊,本小姐好心賞給你,居然還不吃了。”

    見此,陸瑤頓時不滿道:“不吃就算了,趕緊滾出去吧,身上那么臭,居然還敢進屋,是想害我們大家都吃不下飯去嗎?”

    “是啊是啊,趕緊滾出去吧。”

    “滾出去。”

    陸瑤似乎成了這里的領頭人。

    她一開口,所有人的矛頭便都對準了莫一依。

    見此,莫一依冷冷的笑了一聲。

    突然彎腰,撿起了地上的魚。

    “喲,這是想要吃了?”

    陸瑤不屑道:“我還以為你有多清高呢,原來也不過如此,在吃的面前還不是一樣低頭,真是可憐了你爺爺,一世英名都被你給毀了。”

    聽到陸瑤提起爺爺,莫一依的面色更難看了。

    她忽然上前一步,一只手捏住陸瑤的嘴,一只手拿著掉在地上的魚直接給陸瑤塞了進去。

    陸瑤面色一變,慌忙掙扎。

    然而莫一依卻像是瘋了一樣,不斷的往她嘴里塞魚。

    直到最后,將所有的魚都塞了進去,這才罷休。

    陸瑤一下癱倒在地,面色煞白,惡狠狠的看著莫一依,似乎想要吃人似的。

    而莫一依卻是彎腰,提著她的衣領,直接將她丟了出去。

    即便受傷,也沒能阻攔住她的動作。

    外面的隱衛并沒有去管。

    墨雪顏吩咐過了,只要不出人命,隨便她們怎么鬧。

    將陸瑤扔出去之后,莫一依直接坐在陸瑤的桌前,開始吃原本屬于陸瑤的山珍海味。

    先前跟陸瑤一起譏諷莫一依的幾個女人,見此頓時嚇傻了。

    原來莫太傅的孫女這么兇狠。

    她們不敢再說,默默的低頭吃飯,老實的很。

    莫一依一分錢沒有拿,吃了一頓好吃的。

    陸瑤卻被揍的極慘。

    她鬧著要去見墨雪顏。

    可惜的是墨雪顏現在正在想北冥玄的事,哪里有功夫搭理她。

    晚上的時候,獨孤邪回來沒多久。

    兩人正在用膳。

    那幫吃飽喝足睡夠的女人就開始作妖了。

    一個個的都往兩人住的院子跑。

    為的還不是要見獨孤邪。

    可惜跑到中途被人攔住了。

    那些女人不甘心,一個勁的叫著,“我要見王爺,我要見王爺!”

    “王爺救命啊,王妃要害死我們。”

    “求王爺做主。”

    白天被墨雪顏嚇的要死的女人,沒敢再惹事。

    這會子琢磨著獨孤邪回來了,卻開始鬧事了。

    想著王爺是不會放任王妃胡鬧的。

    更何況,她們是大美人,王爺若是見了必定動心。

    當初許多人被迫送來,知道要進宮,很不情愿。

    畢竟她們都才十五六歲。

    可成文帝卻已經四十多了,足夠做他們的父親了。

    但沒想到的是柳暗花明,她們突然就被賞賜給了獨孤邪。

    獨孤邪是誰,大齊的戰神,第一美男子。

    而且才二十多歲,權勢滔天,府中又只有墨雪顏一個。

    在王府后院跟墨雪顏一個人爭,總好的過在宮中跟一群人爭。

    因此許多人是抱著爭寵的心進王府的。

    尤其是陸瑤,白天表現還正常,這會子卻是沖在最前面。

    即便遭到侍衛阻攔,也依然不怕死的往前沖。

    她聽華裳說了。

    宸王貌比潘安,又有軍權,連皇帝都不得不忌憚他三分。

    嫁給這樣的人,當真這一輩子無憾了。

    就是在東陵,也找不到這么好的男人啊。

    所以,陸瑤是卯足了勁往前沖。

    而累慘了的莫一依,這會子卻在屋中睡大覺。

    “喏,你聽聽,外面你的愛慕者都瘋了。”

    墨雪顏故意叫人在那些女人進院前將她們攔住。

    就是為了要她們進不來,但聲音又能傳進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宸王殿下聽的。

    不得不說,四姑娘這惡趣味的確讓人很無奈。

    獨孤邪剛剛聽到那些女人叫喊的時候,就已經不悅了,聽了這話,更是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而后對冷風吩咐了一句道:“殺了。”

    殺了……

    “別別別,跟你開玩笑呢,她們實在太弱了,對我來說沒有半分威脅。”

    墨雪顏知道獨孤邪說的是真的,頓時吃了一驚,急忙開口阻攔。

    如果那些人真的招惹了她,獨孤邪可以不計后果,將所有人都殺了。

    管她是不是細作。

    可那樣一來,若真都殺了,兩國勢必要發生動亂。

    獨孤邪是不擔心,正好借此讓東陵徹底臣服。

    可她卻不想讓獨孤邪去打仗。

    “涼月,快叫那些瘋子回去,沒看到王爺都被惡心的吃不下飯了嗎?”

    墨雪顏沖著涼月吩咐了一聲。

    涼月立刻叫人去把那些女人趕了回去。

    墨雪顏拿了一份名單來給獨孤邪,指了指陸瑤跟莫一依的名字道:“就這兩人最特殊,一個會武,一個嬌蠻,其中一個被我打趴下了,她們兩個不會是細作吧。”

    真是細作不應該表現成這樣。

    那份名單是獨孤邪先前命人搜集的。

    他并沒有看。

    看了看墨雪顏圈出來的兩人,沉思片刻道:“這兩人都有問題。”

    “她們可能是有點問題,但絕不可能是細作。”

    墨雪顏很是認真的說道。

    她分析過了,陸瑤是曲華裳的閨中密友,或許她這次來與曲華裳有一定的關系,曲華裳跟攝政王肯定是對立的,所以她最多讓陸瑤打探云逸的消息罷了。

    至于莫一依,也有問題。

    但聽說莫太傅為人正直,是目前東陵朝中難得還能保持本心的人。

    他更不會往大齊安排細作,就算安排也不會在這時候,讓親孫女來獻身。

    只是莫一依的目的,她還沒查出來。

    “細作……”

    獨孤邪伸手敲了敲那份名單,良久吐出一句,“細作最是平凡。”

    越平凡越不起眼的人才有可能是真正的細作。

    “小九,不如咱們把這份名單給云大哥送去?”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