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狠毒的算計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墨雪顏才不管自己是什么身份。

    什么身份,她還不一樣是她,沒什么改變。

    四姑娘也尾隨大皇子進了那座宮舍。

    進去之后,便躲在了角落里。

    里面那兩位是完全沒有感覺到四姑娘的到來。

    因為那兩位已經抱在一起親上了。

    大皇子將容貴人抱在懷里。

    容貴人那碧色的衣衫,瞬間被打開,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膚,以及乳白色的肚兜。

    墨雪顏看的目瞪口呆。

    她就想來聽聽這倆人有什么事,結果居然要上演活春宮。

    畫扇看的著急,想要拉她走,卻又不能出聲。

    這事若被王爺知道麻煩了。

    王妃怎么就不走呢?

    墨雪顏還真沒想走,津津有味的看著。

    大皇子忽然將容貴人壓在了身下。

    容貴人回過神來,推開他著急道:“別,別這樣,我一會還要給太后請安,會被發現的。”

    “你那么聰明,怎么會被發現,也不過是去請安而已,皇祖母又不會多注意你,你害怕什么?”

    大皇子已經脫下了自己的外袍。

    容貴人慌忙搖頭,“等我回來,等我回來好不好,真會被發現的,求你了。”

    這般說著,容貴人忙低頭吻上獨孤淳的唇,乖巧的討好他。

    獨孤淳這次沒有繼續為非作歹,但也沒有將她拽起來,而是看著她道:“我讓你安排的事情你可安排了,你那妹妹怎么說?”

    “我……”

    聞此,容貴人頓時愣住,隨后低了低頭道:“我,我跟靈犀說了,但她那個脾氣你也是知道的,還需要時間。”

    “本殿沒有時間可等了!”

    大皇子面色一怒,不悅的看著容貴人道:“東陵的戰事一觸即發,父皇要么派獨孤邪去邊疆,要么讓云逸回去,但一定會給她賜婚。”

    “與其讓別人占了這便宜,不如讓你妹妹去,到時候只要控制了云逸,東陵便是我們的了。”

    “但是靈犀她……”

    容貴人皺著眉頭,為難的很。

    她自己已經是一顆棋子了。

    居然還要妹妹去做棋子,她實在是不忍心。

    “但是什么但是,是不是你根本沒有對君靈犀說?”

    大皇子忽然拽住了容貴人的手腕,面色狠厲。

    容貴人頓時嚇了一跳,慌忙搖頭解釋,“說了,真的說了,我會再讓靈犀進宮好好勸她的。”

    “最好如此。”

    大皇子拽了容貴人起來。

    粗略的為她拽了拽了衣服,便想離開。

    見此,墨雪顏急忙轉身,一溜煙的跑了。

    不想她剛剛離開,大皇子忽然又停下腳步,轉頭看了整理衣服的容貴人一眼,眼睛頓時瞇了起來。

    容貴人的臉色瞬間變了。

    她對大皇子這人實在是太了解。

    一旦他露出這種表情,便是怎樣都不能違背的。

    “等我回來好不好?”

    容貴人擔心去太后那請安會被發現,急忙伸手撫上大皇子的胸口,柔聲的求著。

    希望他現在能夠放過自己。

    可她越是如此,越是讓男人想要欺負。

    大皇子眼中閃過一抹凌厲,忽然伸手拽住容貴人的衣服。

    猛地一撕,只聽嘶啦一聲,衣服瞬間被撕爛了。

    而后,容貴人便被大皇子推倒在地。

    地上滿是石子,硌的她后背生疼不已。

    “大皇子……”

    容貴人慌亂的伸手推拒,她的反抗,徹底惹惱了大皇子。

    大皇子眼神一寒,不由分說伸手對著容貴人就是兩巴掌。

    容貴人徹底被打蒙了,兩側臉頰都是巴掌印。

    她愣愣的看著大皇子,疼的眼淚瞬間落了下來。

    “賤人,若非有本殿在,你以為你在宮中能活到今日,你以為君子溫跟君靈犀能活到現在?”

    “竟然還敢反抗,是誰給你的膽子?”

    大皇子徹底惱了。

    容貴人一言不發,她睜大了眼睛,望著碧藍的天空。

    眼淚早已流干,眼中閃過一抹濃烈的恨意,轉瞬即逝。

    艾瑪,嚇死本寶寶了。

    墨雪顏一溜煙跑出去,直接原路返回,走那條大路去了。

    她拍了拍胸口,平復著心情。

    倒不是真的嚇死了,而是氣死了。

    大皇子居然想要用君靈犀來控制云逸。

    艾瑪,真不要臉。

    再說了,一個女人就想控制云逸,也太小看云逸了吧。

    還有大皇子,真是好樣的啊,老子的女人都敢碰,這勇氣可嘉啊。

    也不知道那位皇帝陛下到底戴了多少頂綠帽子。

    說不定宮里許多皇子都是大皇子的兒子呢,而不是弟弟。

    這大皇子體力也是真的好,到處尋花問柳,居然還這么有精力,也不知道到底吃了多少補藥才補成這樣的。

    快到太后寢宮的時候,遇到了太子。

    獨孤燁陪同皇后去給太后請安,剛剛回來。

    這還是墨雪顏成親之后,二人第一次見面。

    墨雪顏最近一直窩在宸王府,小日子過的樂悠悠,當然不會隨便碰到獨孤燁。

    獨孤燁抬頭,看了她一眼。

    墨雪顏沖他一笑,很是自然的與他打招呼,“太子去給太后請安了啊。”

    聞此,獨孤燁輕輕的點了點頭,隨后才道:“你還不過去嗎,皇祖母那已經滿人了。”

    墨雪顏這個懶蛋,出門不是太早。

    但是絕對可以趕得上。

    可是她剛剛跑去看熱鬧,現在又原路返回,中途浪費了太多時間。

    所以她現在去,真的已經晚了。

    “也就是說我晚了?”

    墨雪顏一臉愕然,對時間完全沒有概念。

    獨孤燁點了點頭。

    見此,四姑娘頓時一臉懵圈。

    她今個是來打探那凝血丸的下落的。

    如果去晚了,太后又要找事了。

    于是乎,四姑娘都沒來得及跟獨孤燁說什么,直接足尖輕點,施展輕功跑了。

    路過的丫鬟,只覺得身邊有什么東西飛過,但轉頭看去卻是什么都沒看到,還以為大白天見鬼了。

    獨孤燁看著迅速消失在眼前的人,微微一愣,隨后忍不住笑了笑。

    他都不記得二人是什么時候不再針鋒相對的了。

    十幾年的時間,他對她一直有著最深的厭惡。

    甚至有好幾次,都想要殺了她。

    不想這半年發生了許多事。

    最后變成了這樣。

    兩人之間不再針鋒相對,忘記了那些不愉快,但也很少有什么交集,最多只能算是認識。

    他曾經因為一念之差救過她。

    她也曾經在他成親的那日,放煙霧彈擋住了眾人的視線,為他留了面子。

    兩人之間誰也不欠誰,算是扯平了。

    須臾,獨孤燁忍不住揉了揉額,轉身離去。

    他與她,已經沒什么好說的了。

    這樣已是很好。

    縱然四姑娘緊趕慢趕,但還是晚了。

    跑去的時候,太后寢宮里已經坐滿了人。

    除非位份特別低的,沒有資格來的。

    其余能來的人都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她要進宮的消息,專程跑來看熱鬧的。

    晚了時辰的四姑娘,沒有任何尷尬的樣子,昂頭挺胸進了太后的寢宮,按照規矩行禮,“妾身給太后請安。”

    按理說獨孤邪應該稱呼太后一聲母后。

    她也應該跟著那樣稱呼。

    不過宸王殿下從沒這樣做過,她自然也不會。

    太后故意為難她,根本不讓她起身。

    其余人的目光也都放在她身上,一臉好笑的看著她。

    六公主也在,此刻正坐在太后跟前,乖巧的為太后捏肩,時不時的瞪向墨雪顏,目光得意。

    然而,讓眾人沒有想到的是,墨雪顏也不用別人喊她,自己就起來了,找了個座位坐下,端起茶便喝。

    眾人:“……”

    還有這樣的?

    “放肆。”

    太后本來就是想找她的麻煩的。

    見她如此放肆,頓時不悅的怒喝,“哀家可有叫你起來。”

    “不是行完禮就可以起來了嗎,我們家王爺是這樣說的。”

    墨雪顏眨了眨眼睛,表示禮節是她家小九九教的。

    一旁的女人不敢吭聲。

    這事不能隨便說,得罪了宸王怎么辦?

    “看樣子是你規矩沒學好,不過也不用擔心,哀家會派兩個嬤嬤過去教導你。”

    太后冷著臉開口道。

    聞此,獨孤凝更是得意不已。

    哼,讓皇祖母的去宸王府,一定會整死那女人的。

    “好,多謝太后。”

    墨雪顏挑眉,笑著點頭應下。

    去啊,去啊,去一個,她揍一個。

    去一雙,她揍一雙。

    而且說不準她還會用上次的辦法,給嬤嬤們扎一針,然后丟大街上去。

    見此,太后面色更難看了,思索片刻,還是道:“罷了,罷了,你就是個不懂規矩的,教也沒用,哀家就不費那份心了。”

    墨雪顏低頭翻了個白眼,規矩是什么,可以吃嗎?

    “宸王妃與宸王成親也有一個月了吧,可有好消息了?”

    自古女人事多,這不墨雪顏才喝了一口茶,就有人接口詢問。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