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被宸王給拍飛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四姑娘這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也實在沒誰了。

    “殺了她,給本公主殺了她,殺了她啊!”

    想著先前自己受的屈辱,獨孤凝實在忍不下這口氣,發了瘋也要殺了墨雪顏。

    她身邊的隱衛難得沒有動。

    他們并不是怕死,只是擔心宸王在,一旦他們輕舉妄動,獨孤邪一怒,獨孤凝便會丟了性命。

    對于他們來說,保護主子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六公主啊,這么熱的天,你何必大喊大叫的,不知道這樣容易上火嗎?”

    墨雪顏微微嘆息了一聲,而后從盤中取出一塊糕點,對獨孤凝笑道:“喊了這么久,六公主一定餓了吧,所以不如嘗嘗我的糕點怎樣,免費送的,不要銀子。”

    四姑娘這般說著,忽然眸中閃過一抹冷意。

    右手中的糕點,猛地對著獨孤凝打了過去。

    見此,船上的隱衛慌忙出手阻攔,不想宸王殿下卻是面色一冷,衣袖一揮,直接化去了那隱衛的招數。

    同時墨雪顏打出的那塊糕點,順利的打在了六公主額上。

    力道不小,六公主一下跌在了地上,額頭已經破了。

    “真是無趣,送你一塊糕點都不好好接著。”

    墨雪顏哼了一聲,打了個哈欠,重新把自己塞進了獨孤邪懷中,扒拉著他的衣裳道:“小九九,我累了,咱們回去吧,不要跟瘋狗斗了,免得掉了身價。”

    “嗯。”

    獨孤邪長臂一伸,將她抱的更緊了些。

    他們的船率先離開。

    離開的時候,墨雪顏忽然睜開眼睛,看向某條船上剛剛從湖中上來的隱衛。

    雖然距離不近,但她視力極好,還是看的很清楚的。

    她忍不住翹了翹嘴角,笑的燦爛,心中一片暖流流過。

    她重新閉上眼睛,又往獨孤邪懷里拱了拱,跟個貓似的。

    心中不斷的感嘆,這個男人啊……

    為了她開心,連讓人往魚鉤上掛魚的事情都能辦的出來。

    看破不說破。

    獨孤邪愿意為她做。

    她玩的開心,又何必多說。

    有的時候,善意的謊言也是一種幸福。

    為了避免獨孤凝再與墨雪顏產生沖突。

    所以獨孤凝船上的隱衛首領,命人先停了下來。

    等獨孤邪他們離開之后再離開。

    然而,這樣的舉動卻是惹惱了已經瘋魔的小公主。

    “廢物,誰讓你們停下的,本公主有讓你們停下了嗎,全都是廢物。”

    獨孤凝狼狽的站了起來,對著船上的隱衛又踢又打。

    受過專門訓練的他們,也只能站在那,低著頭不吭聲,任由獨孤凝發泄心中的怒氣。

    “一群廢物,本公主要殺了你們。”

    獨孤凝因為被算計的事,徹底失去了理智。

    忽然抽出一隱衛的劍,對著站在船上的隱衛便亂砍起來。

    以前,她都是下令殺人。

    這次卻是瘋了,自個到處殺人。

    一劍又一劍的捅下去,有人倒下去,鮮血濺的整條船都是。

    這時候,游湖的人已經很少了。

    但也偶爾有過來的人。

    瞧見湖中央的一幕,頓時嚇的大叫起來。

    “殺人了,殺人了,有人殺人了。”

    沒人知道獨孤凝的身份,只知道那女子在瘋狂的殺人。

    撞到這一幕的游人,紛紛命令船夫向湖邊劃去,生怕那女子發瘋連自己也宰了。

    而此時,墨雪顏跟獨孤邪一行人已經到了湖邊。

    涼月幾個正奮力的往岸上搬魚。

    她們家小姐可要靠這個做全魚宴呢。

    不想岸邊竟然有兩個熟人。

    君子溫與獨孤燁。

    獨孤燁似乎是剛剛來,身邊帶了不少人。

    君子溫則好像已經在這站了很久了。

    “九叔。”

    獨孤燁面色有些著急,衣衫沾塵,似乎是匆忙趕來。

    他看了一眼墨雪顏,眉頭微微皺了下,而后問道:“見過凝兒了?”

    聽上去是詢問,可看他那神色,應該是知道了些什么。

    “死了。”

    墨雪顏攤手,無奈的說道:“你妹妹想弄死我,可惜沒能成功,所以我就把她殺了。”

    她估摸著獨孤燁就是因為這事趕來的。

    獨孤燁微微一愣,靜靜的看了她兩眼。

    須臾,嘆了口氣道:“我會管教好她,以后不會再讓她隨便出宮了。”

    他的確是知道了獨孤凝今日的計劃,所以匆忙趕來。

    他擔心妹妹的胡鬧,會讓她自己出事。

    同時也擔心……

    或許,他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連他自己也不敢正視。

    “喏。”

    聞此,墨雪顏忍不住笑出聲,伸手指了指站在旁邊默不作聲的君子溫道:“太子殿下,您旁邊那位當初也是這么說的,會管教好自己的妹妹,結果還是一樣放出來惹事,所以我一并給收拾了,你們可以去收尸了。”

    君子溫冷淡的面色瞬間一變,陰沉的可怕。

    墨雪顏只是一臉無謂的看著他道:“溫世子,既然你管教不好自己的妹妹,那也不要怪我下手無情,難道她要殺我,我還要能伸出脖子讓她殺不成?”

    “她既然招惹了我,那我必定十倍回報。”

    聽了她這話,君子溫面色一僵,原本要爆發的怒氣,瞬間壓了下去。

    他別過臉去沒再看她。

    不料,這時獨孤燁卻盯著墨雪顏的眼睛說道:“你不會的。”

    “為什么不會,就算獨孤凝貴為嫡出公主那又怎樣?”

    墨雪顏頓時嗤笑一聲,“她既然敢設計殺我,那我就宰了她,反正有人幫我擔著。”

    四姑娘又開始狐假虎威了。

    然而,即便如此,獨孤燁還是斬釘截鐵道:“你不會殺凝兒。”

    墨雪顏臉上的笑瞬間僵住。

    獨孤燁復雜的目光在她身上打轉。

    獨孤邪卻是不悅了,輕皺了下眉頭,將墨雪顏拉進了懷中。

    不用廢話,一個動作已經捍衛了宸王殿下的權利。

    小丫頭是他的,不容任何人覬覦。

    獨孤燁頓時回過神來,收回了目光,對獨孤邪點了點頭道:“九叔,侄兒先去找凝兒了。”

    已有人準備好了船,太子殿下準備上船。

    不過還是看著君子溫問了一句,“溫世子也是來找靈犀郡主的吧,不如跟孤同行?”

    “多謝太子殿下,我在這等著便好。”

    君子溫搖了搖頭,拒絕了獨孤燁的好意。

    墨雪顏也不再理他,轉身便走。

    不想君子溫卻突然開口道:“多謝四小姐手下留情。”

    墨雪顏瞬間怔住,美麗的眸子微轉。

    她有些疑惑的看著君子溫。

    不知這男人到底有何自信去賭,賭她沒有殺君靈犀。

    當然,她還真沒那么做。

    當時把君靈犀踹下水。

    君靈犀被她的人劫走,不過讓那位小郡主受了些傷而已,并沒真的要她的性命。

    愣了片刻,墨雪顏笑著挑眉道:“只怕靈犀郡主不會這么早回來,溫世子有的等呢。”

    聞此,君子溫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而后點了點頭道:“那我便不等了,多謝四小姐告知。”

    語畢,當真翻身上馬,騎馬離開了。

    墨雪顏:“……”

    還有這樣當哥哥的。

    不過估計溫世子也是被靈犀郡主的胡鬧給氣到了,不然不會真的狠心丟下她的。

    棗紅色的小馬,還拴在旁邊的樹上。

    馬兒見了主人,異常親切,伸出舌頭去舔她的手心。

    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馬背上多了一張紙條。

    墨雪顏撕下那紙條一看,結果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墨雪顏是天下第一大蠢貨。

    當然,留下紙條的人,并沒有當縮頭烏龜。

    反而光明正大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火顏部落最美的公主七公主顏汐留。

    墨雪顏:“……”

    她都沒好意思這樣夸獎自己好吧。

    顏汐這個無恥的家伙。

    “小九九,你說是顏汐好看,還是我好看?”

    四姑娘扯了扯宸王殿下的袖子,笑瞇瞇的問道。

    “你好看。”

    獨孤邪想也沒想的回答。

    墨雪顏頓時狠狠的點了點頭,“小九九,我就知道你說的都是對的。”

    眾人再次風中凌亂。

    連棗紅色的小馬都忍不住別過了馬頭。

    主人也太自戀了!

    “那什么太子,你怎么長的這么好看,比宸王好看多了,墨雪顏是不是眼瞎了,所以沒選你,你喜歡墨雪顏嗎,如果你喜歡那蠢貨,本公主幫你把她搶過來怎樣?”

    墨雪顏剛剛回到將軍府,走到前院的時候,便聽到顏汐近乎大喊似的說了這么一句話。

    遠遠便瞧見黑鳥那家伙站在門口等著。

    想必是云逸來找她,見她不在,不好去清雪苑,所以來了前院。

    實際上跟四姑娘猜的差不多。

    不過不一樣的是,云太子聽說她不在,根本沒有進來的打算。

    結果被顏汐碰上,硬是將云太子硬拽了進來。

    云太子耐不住這小公主的盛情邀請,所以才選擇在前院坐一會再離開。

    墨雪顏還沒反應,身側的男人已經走了過去。

    感受到男人的一身冷氣,墨雪顏頓時唬了一跳,急忙追了上去,腦海中閃過三個字:要壞事!

    果然獨孤邪剛剛進去,一掌便拍飛了黑鷹。

    黑鷹本想告訴自家主子,四姑娘回來了。

    當然一并回來的還有宸王殿下。

    不過還沒來得及說,就被宸王給拍飛了。

    人生真是悲催啊。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