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小九九,你好笨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獨孤邪低頭看了一眼水桶中的魚,那魚在桶中活的好好的,而且個頭不小。

    “嗯。”

    獨孤邪點了點頭,忍不住伸手點了點墨雪顏的鼻尖道:“好,回去做魚湯。”

    墨雪顏也狠狠的點了點頭,眉眼彎彎,笑容燦爛。

    眾人也跟著笑,用來配合主子們極好的心情。

    偏偏顏汐公主不安生,指著墨雪顏水桶里的魚道:“宸王殿下你聽她瞎扯呢,那魚是她搶的別人的,根本不是她釣的,她在這釣半天了,一條魚也沒釣到。”

    聞此,四姑娘狠狠的瞪了顏汐一眼,很想吐槽: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這個顏汐為什么就不能好好跟她說呢,為何一直要揭穿她?

    四姑娘原本的好心情瞬間沒了,被顏汐公主破壞殆盡。

    涼月又搬了一張軟榻來,獨孤邪陪著墨雪顏坐下,而后看了一眼顏汐,淡淡的開口,“本王說這魚是顏顏釣的,顏汐公主有意見?”

    那薄涼的聲音里,帶了幾分威脅,意味明顯。

    顏汐:“……”

    “闌珊,給本公主準備船,本公主要回去。”

    她再也不要跟這兩人呆在一起了。

    堂堂宸王,大齊的戰神,居然為了一個女人處處威脅人,這不公平!

    顏汐公主氣惱的離去,船上沒人再嚷。

    四姑娘的心情立刻又好了起來,忍不住嘟囔道:“那個女人早該走了,都是因為她在這,我才釣不到魚的。”

    她一心認為是顏汐公主擋住了她的風水,所以自己才釣不上來魚的。

    “小九九,咱們比賽釣魚吧,如果我輸了,給你做魚湯喝,如果我贏了,你給我一萬兩銀子,怎么樣?”

    墨雪顏心血來潮的想要跟宸王殿下比賽釣魚。

    而且一開口便是一萬兩銀子。

    四姑娘向來是看碟下菜。

    跟什么樣的人賭,便提什么樣的價格。

    比如那些窮鬼,最多只能敲詐幾十兩。

    稍微有點錢的,可以敲詐幾百兩。

    夜擎那樣的幾千兩。

    宸王殿下這樣的幾萬兩,幾十萬兩都可以。

    獨孤邪面帶笑意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揉揉她的腦袋,語氣寵溺,“真要比?”

    “當然。”

    墨雪顏很是干脆的點頭,“顏汐在的時候,擋住了我的風水,所以我才釣不到魚的,現在她走了,我一定會釣到很多魚。”

    四姑娘信心滿滿,獨孤邪本就是來陪她的。

    所以游湖也可,釣魚也可,只要她開心,一切都隨她。

    船艙里用來裝魚的水桶不少。

    涼月多準備了幾個,就是擔心她釣的太多了,沒地方放。

    誰知道等了半天,水桶里就一條魚,而且還是敲詐來的。

    所以那些水桶根本沒派上用場,現在宸王殿下來了,倒是完全派上用場了。

    墨雪顏跟獨孤邪坐在一起,歪頭靠在他懷中,手里拿著魚竿,閉上眼睛釣魚。

    原本以為還要等很久,魚兒才上鉤。

    誰知道她剛剛靠在獨孤邪身上,便覺得身旁的男人微微一動。

    急忙睜開眼睛望去,便見宸王殿下的魚鉤上已經掛了一條魚,個頭比水桶里那一條還要大。

    冷風急忙上前,將魚放在了水桶里。

    宸王殿下甩出魚竿,繼續釣魚。

    墨雪顏:“……”

    她呆呆的望著旁邊的男人,俊臉上的表情,滿是輕松。

    就這樣釣上了一條魚?

    運氣,一定是運氣。

    艾瑪,她運氣怎么那么差。

    四姑娘悶哼一聲,有些不開心,繼續窩在宸王殿下懷中釣魚。

    不斷的告誡自己,他只是運氣,下次一定不會那么幸運了。

    誰知道,她心里還沒默念完,魚兒又上鉤了。

    這次的魚比剛剛的那條還大。

    看著宸王殿下魚鉤一甩,冷風拿魚,然后再一甩繼續釣魚。

    再看看她,魚鉤下去這么久了,都沒機會甩。

    涼月跟畫扇在一旁眼巴巴的等了很久了,可她還是零記錄。

    人生要不要這么悲催。

    她的人品呢?

    墨雪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默默點頭,告訴自己,靜下心來,靜下心來,一定要靜下心來。

    只要靜下心來,就會釣到魚了。

    然而,無情的事實再一次打垮了她。

    眼看著獨孤邪身邊的水桶已經滿了,魚兒活蹦亂跳的。

    而她的水桶里,還只是那一條孤零零的魚。

    估計連魚都鄙視她了。

    看別人都有同伴陪著,它怎么就沒有呢,釣魚的那位真是太蠢了。

    墨雪顏頓時泄氣了,低著頭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原本一腔歡喜跟熱情,現在都變成了一桶冷水,直接澆了下來。

    其實宸王殿下也有點不忍心,微微皺了下眉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魚竿,又看了看她手中的魚竿,而后摸了摸她的腦袋道:“顏顏,可能是魚竿不太好,我跟你換。”

    聞此,墨雪顏微微一愣,隨后狠狠的點了點頭,“嗯,一定是魚竿不好。”

    對啊,她怎么就沒想到呢。

    肯定是她的魚竿有問題,絕不是她人品有問題。

    所以,四姑娘立刻將魚竿交到了宸王殿下手里,美滋滋的等著魚兒上鉤。

    可惜,殘酷的現實再一次無情的擊垮了她。

    魚竿剛剛換過去沒多久,宸王殿下手里便又多了一條魚。

    墨雪顏:“……”

    獨孤邪:“……”

    這下就連獨孤邪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他一心想讓著墨雪顏,奈何天公不作美,就是不肯讓魚兒上墨雪顏的鉤。

    “王爺,水桶已經滿了,不然放四姑娘桶里?”

    冷風見這一幕實在尷尬,便站出來自以為聰明的說了一句。

    不說還好,一說更是提醒了墨雪顏她一條都沒釣到。

    獨孤邪的水桶都滿了好不好!

    于是乎,四姑娘轉眸惡狠狠的瞪了冷風一眼,咬牙切齒道:“本小姐會自己釣魚,桶滿了你不會換嗎,多什么嘴?”

    “是,四小姐,是屬下多嘴。”

    冷統領默默的去換捅了。

    恨不得扇自己兩個嘴巴子,真是嘴欠。

    惹了四姑娘不開心,回頭肯定會被王爺責罰的。

    不過,就在冷風換捅的時候,墨雪顏忽然開口道:“小九九,其實我覺得你手里這條魚應該是我的,畢竟是我的魚餌,而且我們才剛剛換過魚竿,其實這條魚在我手里的時候就已經上鉤了,只是我沒有感覺到而已。”

    四姑娘一本正經的為自己辯解。

    不過追根究底,她就是想要那條魚。

    冷風啥也沒敢說,直接把魚丟到墨雪顏捅里了。

    他想主子一定會很樂意的。

    果然,下一刻獨孤邪便道:“嗯,是顏顏釣到的。”

    眾人默默轉過身去,不再搭理這倆貨,還是兩岸的風景好看啊。

    那倆人恩愛秀的想讓人砍人啊。

    而水桶里原本那條魚頓時歡樂起來,等了這么久,可算有伴了。

    眾人都不想看倆人秀恩愛的樣子,一條魚四姑娘也想盡辦法搶。

    宸王殿下還陪著她玩。

    不得不說,這倆人真是大齡兒童。

    然而,四姑娘費盡心機也就坑了這一條而已。

    之后沒多久,宸王殿下又是一條魚一條魚的往上釣。

    那魚兒好像就喜歡他似的,主動往他魚竿上跑。

    期間,四姑娘來來回回跟宸王殿下換了好幾次魚竿,結果都一樣。

    她再也沒有辦法用同樣的借口去坑魚了。

    獨孤邪見她垮著一張小臉,一點開心的模樣也沒有。

    不禁有些心疼,伸手揉著她的腦袋道:“不是說我的都是你的嗎,魚也一樣。”

    冷風冷嘯默默的在一旁看著。

    尋思著一定要跟王爺好好學學,以后哄媳婦肯定用得到。

    “嗯。”

    墨雪顏有些蔫,話雖然這么說。

    可看她水桶里的兩條魚,真的很寒磣人啊。

    四姑娘默默無語,繼續釣魚。

    獨孤邪也沒開口,就這么靜靜的陪著她。

    二人一邊釣魚,一邊欣賞湖面的美景,倒是別有風味。

    過了半響,一直沒有動靜的四姑娘,忽然眼眸一轉,從軟榻上坐了起來,丟下魚竿對獨孤邪道:“我坐累了,起來站站,你繼續釣。”

    “嗯。”

    宸王殿下點了點頭。

    四姑娘眨了眨眼睛,忽然低頭在獨孤邪臉上親了一下,笑意悠然。

    像是這么好的男人,有權利有財產又是美男,重要的是還聽她的話。

    她忽然覺得自己運氣也沒那么差了,不然怎么能撿到這么好的男人?

    不過對于自個沒有釣到魚這事,四姑娘還是有些耿耿于懷。

    她起身在船上瞎溜達,溜達了一會。

    轉頭看了看,大家都各做各的沒有看她。

    她忍不住挑了挑眉,忽然彎腰,將獨孤邪旁邊滿滿一桶的魚搬到了自己那,然后將自己那兩條可憐的魚扔給了宸王殿下。

    隨后心安理得的坐在了軟榻上,重新拿了魚竿釣魚,并對獨孤邪道:“小九九,你好笨啊,才釣兩條魚,你看我的桶都滿了。”

    “嗯。”

    獨孤邪并不看她,面色淡淡的望著湖面,夸贊了一句,“顏顏很厲害。”

    聞此,四姑娘頓時笑開了花,眉眼彎彎,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愉悅。

    冷風默默的看著,隨后低下了頭去。

    他們可憐的王爺啊,怎么能被四姑娘這么欺負。

    四姑娘搶魚搶的未免太霸道了!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