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真是一條蠢蛇啊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就在獨孤邪被那欲望折磨的想要自殺的時候。

    忽然,赤紅一溜煙的閃了進來,在兩人身上各咬了一口。

    抓著獨孤邪衣裳的男子,瞬間悶哼一聲昏了過去。

    獨孤邪皺了皺眉,低頭看了一眼胳膊上蛇的牙印,胸口猛地一痛,隨后也昏了過去。

    “赤紅,你怎么隨便咬人,他們兩個都中了那種藥,你還咬他們,是不是想去找條母蛇了?”

    一道低沉的聲音隨之傳來。

    一個身著破爛衣衫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那男子穿的實在是太破了些,衣服到處都是窟窿,臉上也黑乎乎的。

    如果不是看到赤紅以及聽到他的聲音,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誰。

    怪老毫不在意山洞中的味道走了進來。

    他低頭斜了一眼昏過去的兩人,摸了摸下巴笑道:“赤紅啊赤紅,你這條蠢蛇,怎么能壞別人好事呢,人家急著洞房花燭,你倒好偏偏這個時候闖進來。”

    “哎,要不然我們真的能看到一場好戲了。”

    赤紅麻溜的爬到主人的胳膊上,根本不知主人在說什么。

    怪老伸手去戳它的頭,恨鐵不成鋼道:“知道這男人是誰嗎,就是那天差點把你打死的女人,她的夫君,你如果能讓這場好戲演下去,那臭丫頭片子就會哭死了,你就能報仇了。”

    “哎,真是一條蠢蛇啊。”

    怪老自顧自說著,卻是伸手拽住了獨孤邪的胳膊。

    隨后身影一閃,須臾山洞內就沒了任何人。

    怪老剛剛走,許多人便找來了。

    包括覆了面紗的葉嬈,竟然也奇跡般的出現在了人群中。

    “進去看看,看看王爺在不在?”

    為首的一人吩咐了一聲。

    立刻便有兩個隱衛進了山洞。

    然而只有人進去,卻沒人出來。

    見此眾人頓時吃了一驚,莫非里面有什么危險?

    葉嬈站在最后面,目光不移的盯著山洞看。

    因為覆著面紗,所以沒人能看到她嘴角那一抹陰狠的笑。

    又有人進了山洞,卻立刻跑了出來。

    而且還帶著之前的人一起出來。

    最先進去的那兩人也被人拽了出來。

    兩人意識渙散,衣服都被撕爛了,嘴里還不斷發出怪異的聲音。

    眾人都不是傻子,一看便明白了那山洞有問題。

    剛剛將人帶出的那幾人在出來之后,終于忍不住也開始爆發。

    最后全部都被人打暈帶走了。

    “這山洞有古怪,我們還是走吧。”

    其中一名侍衛開口對副統領道。

    獨孤邪失蹤,成文帝命人來找。

    不過這些人顯得很不精心。

    聞此,副統領點了點頭同意,認為里面的確沒什么好看的。

    “慢著。”

    不想這個時候,葉嬈出聲阻止道:“進去的人出來之后便昏了,里面到底什么情況誰都不知道,若不派人探一探,萬一王爺真在里面出了事,你們又沒及時相救,這責任你們負的起嗎?”

    昭陽郡主這一聲厲喝,氣勢十足。

    “可是郡主,那山洞……”

    副統領有些猶豫,山洞里肯定有什么藥物,一進去就會使人失去理智,只想著那事。

    這還怎么進去?

    更何況,如果王爺真在里面,那……

    “讓人蒙上面紗,捂住口鼻進去一探再出來,否則王爺出事,你們就是殺頭的大罪。”

    葉嬈眼神一冷,狠狠的瞪了那副統領一眼,頗有郡主的氣勢。

    她與君靈犀的刁蠻不同。

    君靈犀的刁蠻,也只是刁蠻而已。

    而她的氣勢,確實有幾分攝人心魄。

    那副統領也不敢擔這個罪責,挑了兩個人再次闖了進去。

    沒多久,那兩人回來。

    因為事先捂住口鼻,又及時退出,倒是沒有中藥。

    “副統領,里面什么都沒有,王爺根本不在。”

    其中一人開口道。

    “什么?”

    葉嬈一個沒忍住,驚呼出口。

    一向鎮靜的她,在聽到這個與自己所想不同的事實時,也沒能忍住心中的驚愕。

    “郡主,的確沒有,咱們還是去別處找吧。”

    那副統領頗為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不知曉這位郡主怎么一驚一乍的。

    這可不像昭陽郡主的行事風格。

    “你去看看。”

    葉嬈瞬間恢復了平靜,轉頭對自己的婢女吩咐了一聲。

    那婢女立刻掩好口鼻進了山洞。

    找了一圈回來,還是沒發現什么。

    “郡主,沒有。”

    那婢女搖了搖頭道。

    “昭陽郡主,我先去別處找了。”

    那副統領對葉嬈說了一聲,便帶著自己的兄弟繼續去別處找了。

    剛剛也是有人來報,在這邊發現了獨孤邪的蹤跡。

    找來找去,便發現了一個山洞,不過山洞里根本沒人。

    葉嬈站在原地,愣了愣,須臾閉上眼睛道:“好了,我們回去吧。”

    “郡主,咱們不找王爺了嗎?”

    其中一人很是奇怪的很。

    明明是郡主堅持要來找王爺的。

    郡主臉上還有傷,旁人苦勸,怎么也不管用。

    現在郡主怎么又改變想法了呢?

    “回去。”

    葉嬈冷淡的說了一句,翻身上馬,離開了山洞前。

    這個時候,人已經不見了,她絕不會做無用功。

    “該死的葉嬈。”

    不曾想葉嬈剛剛離開,墨雪顏便從一旁走了出來,眸中一片冷意。

    事到如今,她還能不明白么。

    一切都是葉嬈計劃的。

    墨雪顏欲要進山洞去查看。

    夜擎忙拉住她道:“你沒看到山洞里有古怪么,你進去做什么?”

    “我去找獨孤邪。”

    墨雪顏皺了皺眉,一把甩開了他。

    “找什么找,里面早沒人了,如果有人就麻煩了。”

    夜擎繼續攔住她道。

    “萬一,萬一獨孤邪藏起來了呢,我必須要進去看看。”

    墨雪顏搖了搖頭,面上滿是擔憂。

    她不親自進去看看,根本不放心。

    她心中存著幻想。

    獨孤邪那么聰明的人,一定躲了起來。

    他一定沒事。

    她不是胡鬧,也不是固執,只是一直說服自己他沒事罷了。

    “那我進去。”

    二人爭執不休,須臾夜擎轉身,面色堅定的朝著山洞走去。

    該死的女人,自己不進去看一眼,她肯定不放心。

    忽然一枚信號彈沖上了天際。

    信號彈的方向在他們右側約莫幾百步的距離非常近。

    “是清風堂的信號。”

    畫扇看了一眼忙道:“小姐,是我們清風堂的信號,王爺肯定有下落了。”

    據說堂主得了命令來京,看來已經到了,正趕上王爺失蹤,所以才來了狩獵場。

    墨雪顏慌忙轉頭,沖著那個方向跑去。

    順便吩咐涼月帶人攔住其他人。

    看葉嬈那樣,便是故意引人前來。

    一旦被人撞見就麻煩了。

    墨雪顏跟夜擎兩人趕到的時候,便見一黑衣人,手持長劍正與怪老交手。

    那黑衣人黑衣黑褲黑面巾,全身上下都是黑的,但身手極為利落,手中的長劍更是氣勢凌然,直逼怪老各處要穴。

    這是要將人直接刺成螞蜂窩的節奏。

    墨雪顏在想那黑衣人那么黑,是不是臉也是黑的,比碳還黑。

    “畫扇,那黑炭是咱們的人嗎?”

    墨雪顏并不奇怪怪老出現在這里。

    當時看到赤紅,她就知道怪老在。

    她奇怪的是怪老為什么會跟黑衣人打起來。

    畫扇忙道:“小姐,那不是黑炭,那是我們堂主啊。”

    “哦。”

    墨雪顏點了點頭,四周查看一番,卻根本沒看到獨孤邪的蹤影。

    心中不由得著急萬分。

    正欲阻攔打架的二人,怪老卻已經不悅的收手。

    黑衣人也停了下來,氣息有些不穩。

    怪老看似穿的破破爛爛,可卻一身本事,莫說是清風堂堂主,就是獨孤邪也未必是這位江湖前輩的對手。

    所以綜合來講,黑衣人的武功已經不錯了。

    “哥們,辛苦。”

    墨雪顏走上前,狠狠的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

    黑衣人摘下面巾,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四姑娘,屬下是女子。”

    “屬下參見堂主。”

    畫扇走向前去,跪了下來。

    沐櫟依舊面無表情,冷冷的開口,“起來吧,看你最近也沒什么長進,真是笨。”

    畫扇:“……”

    許久沒見面,要不要這樣的。

    簡直跟他們家小姐一樣毒舌。

    “怪老頭,你干什么打我的人?”

    墨雪顏狠狠的瞪了那怪老一眼。

    沐櫟道:“四姑娘,王爺在他手中,此人該死。”

    沐堂主聲音很冷。

    在她看來,抓了她們家王爺,不論什么原因都該死!

    “嗯,的確該死。”

    墨雪顏點了點頭低聲道。

    而后瞇著眼睛看著怪老道:“那什么什么外祖,我們跟你有何冤仇,為什么要抓獨孤邪?”

    “莫非是你看上墨小四,想要帶走她,怕獨孤邪阻攔,所以才抓了獨孤邪要挾墨小四?”

    夜小將軍皺了皺眉,迅速想出了一個奇葩理由。

    眾人:“……”

    都這個時候,小將軍居然還有心思開玩笑。

    “放屁。”

    聞此,怪老頓時罵了一聲,指著墨雪顏跟夜擎道:“你們兩個小輩,父母是怎么教你們的,一點也不知道尊重長輩不說,還喜歡亂說話,簡直不可理喻。”

    “那獨孤邪如果不是我救他,早就跟別的男人睡在一起了,臭丫頭看樣子你很想看到那一幕啊。”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