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長了一張讓人坑的臉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墨雪顏驚訝的看了夜擎一眼,美麗的眸子輕眨,忍不住悄悄對夜擎豎起了大拇指。

    夜壺,厲害啊!

    “你,你真是……”

    姚思晴實在被夜小將軍的無恥氣到了。

    她狠狠的踩了兩腳自己那個香囊,也不打算要了,嚷嚷道:“就算毀了,也不給你這種無恥之人。”

    “哼。”

    夜小將軍沖她翻了個白眼,“說的好像我很想要似的,又不是墨小四的。”

    姚思晴瞬間被氣走,而且還是哭著走的。

    墨雪顏愣了愣,伸手拍拍夜擎的肩膀道:“夜壺,慘了,你把姚思晴氣走了,回頭她肯定找我哥算賬。”

    “誰讓你不告訴我,那香囊是她的了?”

    夜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齒道:“小爺才不稀罕她的東西,早知道是她的,小爺早扔了。”

    “夜擎,那香囊可是姚思晴戴了很多年的。”

    墨雪顏眨了眨眼睛,繼續補刀。

    卻見夜小將軍面色一變,忽然伸手拽下了自己的外袍。

    墨雪顏嚇了一跳,慌忙退后一步,扯著老哥的袖子道:“哥,快看夜擎又亂脫衣服了,這次他可沒喝醉。”

    墨千塵一臉疑惑的看著夜擎,皺眉道:“你小子做什么,要脫衣服,也找個隱秘的地方脫,你當著我將軍府這么多人的面脫衣服做什么?”

    旁邊可有不少的下人呢,還有涼月跟畫扇那倆丫頭。

    “哥,他是暴露狂,有暴露的特殊癖好。”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們一定要離這種人遠一些,省的被染黑了。”

    四姑娘繼續神補刀。

    夜擎臉色鐵青的瞪著她道:“給我找套新的衣服來,這衣服不要了。”

    貼身戴了那么久的香囊,這衣服絕對不能要。

    “拿我哥的衣服給你好了。”

    四姑娘眸光一閃,忽然對涼月說了幾句什么。

    沒多久,涼月便拿了一件外袍來。

    夜擎接過便穿了上去,結果跟戲服似的,實在是太不合身了。

    他不滿的看向墨千塵道:“墨大哥,你怎么這么胖,應當瘦一些了,不然會找不到媳婦的。”

    墨大公子慢悠悠的走到他跟前,伸手比劃了一下。

    夜小將軍雖然個子不算矮。

    可墨大公子還是比他高了許多。

    因此墨大公子的衣服,他穿上自然是不合身的。

    不止如此,墨雪顏還故意讓涼月找了一件比較長的袍子。

    所以夜小將軍現在的模樣實在是太滑稽。

    “你太矮了。”

    墨千塵無奈搖頭,嘆了口氣道:“本來我還覺得你是個不錯的人,我妹妹可以考慮你的,但現在看來你實在太配不上我妹妹了,一個男人怎么長的這么矮,是不是在邊疆都沒什么東西吃?”

    “你說我矮。”

    夜小將軍感覺到男人的尊嚴被挑釁,氣的便要動手。

    墨雪顏揉了揉鼻子道:“夜擎,你不要急,跳一跳,跳一跳就跟我哥差不多高了。”

    四姑娘再次神補刀。

    幾人在這相互譏諷了一會,夜擎拉著墨雪顏便要走。

    “墨小四,今個城中新開了一家酒樓,我帶你去嘗嘗。”

    “真的嗎,不早說,快走。”

    聞此,墨雪顏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對這等事最是有興趣。

    結果,二人還沒走,墨大公子手里便多了一根棍子,似笑非笑的看著妹妹道:“顏兒,你不聽話。”

    墨雪顏:“……”

    “干什么,打群架,去揍誰,我可以幫忙。”

    夜擎看了一眼墨千塵手里的棍子問道。

    這思維模式簡直跟墨雪顏一模一樣,問出的話基本差不多。

    “夜擎,我哥要揍的人是我。”

    墨雪顏頓時放棄了外出的打算。

    而且這個時候,天已經黑了,獨孤邪也該回來了。

    “揍……你……”

    夜小將軍故意扯著嗓子道。

    見到墨雪顏輕輕的點了下頭,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墨小四,原來你也有今天啊。”

    “哈哈哈。”

    夜小將軍也沒問什么原因,并且放棄跟墨大公子抗爭。

    不要問他為什么,實在是他打不過這變態。

    “墨小四,這下我幫不了你了,我先走了,衣服改天還你們。”

    夜小將軍仰天大笑,穿著不合身的袍子離開了。

    墨雪顏欲哭無淚,回去呆清雪苑繼續發霉長毛了。

    她也打不過她哥那個變態。

    獨孤邪晚上回來的時候,墨雪顏瞬間撲了上去。

    “小九九,嚇死我了。”

    四姑娘拍著胸口,一副我怕怕的模樣。

    “怎么了?”

    獨孤邪不解的看著她,揉了揉她的腦袋道:“出了何事?”

    按理說不應該,將軍府周圍現在全是隱衛。

    就算真的有事,他也早得到消息了。

    “我哥要打斷我的腿。”

    墨雪顏繼續拍著胸口道。

    獨孤邪皺眉,無奈搖頭。

    墨雪顏見他不信,忙道:“我今個好不容易想要出去走走,結果他拿著棍子一直追我,我跑出去十幾次都沒成功,他說我只要敢踏出將軍府一步,他立刻打斷我的腿,這次是來真的,不是假的。”

    “什么真的?”

    墨大公子過來蹭飯,正好聽到這么一句話。

    薄涼的聲音頓時響起,“聽說你想要打斷顏顏的腿?”

    墨千塵微微一愣,摸了摸下巴道:“有么,我怎么不知道?”

    感受到屋內越來越濃烈的殺氣,墨大公子瞬間轉身,裝模作樣道:“我想起來了,還有些事要處理,你們繼續恩愛,我先走了。”

    于是乎,墨大公子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清雪苑。

    第二日的時候,墨雪顏還是打算出去。

    墨大公子再一次提著棍子出現。

    墨雪顏挑了挑眉,笑道:“哥,你真要打我?”

    墨千塵看著她不語,但意思是確定的。

    “嗯?”

    結果這時獨孤邪卻從一旁走了出來。

    墨千塵:“……”

    “你沒去軍營?”

    這人不應該走了嗎?

    “揍你一頓再去。”

    宸王殿下聲音淡淡的接口。

    冷風冷嘯強忍著笑站在獨孤邪身后。

    主子現在說話都跟四姑娘一個強調了。

    不過四姑娘說話是帶笑的,可主子還是那樣。

    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說出這么一番讓人發笑的話,違和感實在是太嚴重了。

    四姑娘得意的眨了眨眼睛,笑的開懷,“哥,你還想打斷我的腿么?”

    墨千塵:“……”

    有個坑死人不償命的妹妹果然傷不起啊。

    獨孤邪跟墨千塵打了一架。

    兩招之差,墨大公子落敗。

    四姑娘站在一旁狂拍掌,幸災樂禍的模樣,真想讓墨千塵狠狠的揍她一頓。

    江家的事不知道是怎么處理的。

    墨雪顏只知道事情過去五日之后,江流影來了將軍府,站在門口讓人通報要見她。

    起初,四姑娘沒想見她。

    看到那女人,她便想起那晚,心中煩悶的很。

    總憋著一股子火。

    她都打算不計較了。

    可如果真的看到江流影,她怕自己會忍不住,上前一掌拍死那女人。

    只不過那女人固執的不肯走,一直在外面站著。

    幾次都差點暈倒。

    墨雪顏終于受不了了,跑了出去。

    看著站在門口,如同紙片一般的女子,連連冷笑,“怎么,江小姐這是沒有將我害死,所以不甘心,要再害我一次?”

    “上當一次是我傻,再上當一次就是我蠢了。”

    江流影咬了咬唇,面色蒼白的看著她,眸中閃過一抹愧疚。

    不過幾日的時間,她便已經憔悴的不成樣了。

    “雪顏妹妹。”

    她輕聲開口,聲音無力的很。

    “別,千萬別叫我妹妹,我受不起啊。”

    墨雪顏慌忙搖頭,制止了她。

    江流影愣了愣,似乎是下定了決心般,突然對著墨雪顏跪了下來。

    就這么硬生生的跪在了將軍府門口,也不怕被別人看到。

    墨雪顏面色一僵,眸中閃過一抹驚訝,眉頭緊緊皺起。

    堂堂江家小姐,文昌侯的寶貝女兒,未來的太子妃,居然向她下跪。

    江流影不是墨如眉,她有足夠傲人的身份。

    即便做錯事,也不可能如此。

    然而現在江流影的行為卻讓墨雪顏驚訝不已。

    須臾,她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道:“江小姐,你這不是故意要折我壽么,本來我就不是什么好人,只能活到九十九歲,現在你這樣一跪,我就只能活九十八歲半了,我要整整少活半年呢。”

    “對不起。”

    江流影跪在地上,閉了閉眼睛,隨后又睜開,眼圈通紅,“我實在是走投無路,才會出此下策的。”

    “江小姐,這京中的女子那么多,您坑別人行不行,坑我干什么呢?”

    墨雪顏嘆了口氣道:“好歹咱們是鄰居,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你說你怎么就這么不講道義呢,難道我長了一張專門讓人坑的臉不成?”

    四姑娘摸了摸自己的臉,開始考慮這個問題。

    是不是自己真的長了一張讓人坑的臉,否則怎么總被坑呢。

    華婉坑她,墨億湘坑她,墨晴柔跟墨如眉坑她,君靈犀跟曲華裳坑她,現在連江流影也坑她。

    真是坑的停不下來啊,跟吃了神藥似的。

    “因為太子喜歡你。”

    江流影看著她道:“只有你,才會讓太子心甘情愿的求皇上改圣旨,只有你才最可能成為太子妃。”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