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你養男寵能叫你男人知道嗎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這話說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不管獨孤燁對她現在有什么想法。

    她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這話說的既明白,又絕情。

    似乎給了獨孤燁重重一擊。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亂七八糟的糕點,忽然問道:“九叔會陪你做這些么?”

    “他那么懶,怎么可能陪我做這些,最多他站在一邊看。”

    墨雪顏搖了搖頭,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這么問。

    “那你還是喜歡九叔?”

    獨孤燁繼續問道。

    “為什么不喜歡?”

    墨雪顏挑了挑眉道:“我喜歡他,是喜歡他這個人,并沒有想著要將他變成別的樣子,他喜歡做什么,不喜歡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自由,既然我喜歡他,自然也能接受他所有的一切。”

    “太子殿下,我覺得真正的喜歡一個人,并不需要為他刻意改變自己的喜好,那樣的感情太累,不值得。”

    獨孤燁微微愣住,面色幾許僵硬。

    他后院的女人,無不順著他,他的喜好,便是她們的喜好。

    也只有在墨雪顏面前,他才知道一個女子忤逆他到底是怎樣的。

    墨雪顏推開他,剛剛走出小廚房,江流影便過來了。

    “雪顏,已經到晌午了,我叫人備了膳食,一起用吧。”

    江流影臉色還不是很好,看樣子并沒緩過神來。

    “不必了。”

    墨雪顏搖頭道:“我家就在旁邊,我哥還等著我呢。”

    其實,墨大公子一早就離開了。

    四姑娘不過是找個借口離開而已。

    “可我都已經叫人準備好了,不然連墨公子一起請過來吧。”

    江流影親切的拉住她的手,話語溫和又軟綿,讓人沒有辦法抗拒。

    而且不能墨雪顏回答,她真的叫人去請墨千塵了。

    結果,沒多久下人來回報,“小姐,墨公子不在,據說一早就出去了,晌午不會回來。”

    “這個該死的,明明說過要回來的。”

    撒謊被戳穿,四姑娘心情差的很,忍不住哼了兩聲。

    不過還是留了下來,再推辭下去,她都不知道該用什么借口了。

    有的時候,面對別人真誠的示好,她雖然疑惑,卻還是沒有什么招架之力的。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獨孤燁居然也留了下來。

    這些一向重視規矩的人,現在竟然連規矩也不顧了。

    墨雪顏坐在桌上,看著一桌子的美食,如坐針氈。

    “怎么,我在這,你連飯都吃不下?”

    獨孤燁拿起筷子看了她一眼道。

    “有什么吃不下的?”

    墨雪顏不悅的皺了皺眉,感覺今個獨孤燁就是來找茬的。

    埋頭便吃,狼吞虎咽,依舊是沒一點樣子。

    “雪顏,你慢些。”

    江流影起身,盛了一碗湯給她,笑道:“萬一噎著就不好了,回頭若是宸王找我算賬,我可擔待不起。”

    墨雪顏本以為江流影是故意為之。

    留太子在這用膳,是有別的目的。

    但聽了這話頓時疑惑了。

    “小姐,夜小將軍來了。”

    墨雪顏剛接過那碗湯,朱砂的聲音便在外響了起來。

    因為兩家挨著,所以之前墨雪顏并沒讓朱砂跟點眉過來。

    “夜擎來了?”

    墨雪顏放下手中的湯,好像找到了離開的借口,急忙起身對江流影道:“夜擎來找我了,我先走了。”

    說罷,身影一閃,人已經不見了。

    江流影看著被墨雪顏扔下的那碗湯,瞬間愣住,面上露出幾許尷尬的神情。

    “這湯不錯,你怎么不喝?”

    獨孤燁面色微冷,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太子殿下,我……”

    江流影面色微白,拿著筷子的手不斷的發抖。

    “雖然你有自己的目的,但并不意味著你可以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對付她。”

    獨孤燁扔掉手中的筷子,甩袖離去。

    江流影猛地怔在原地,隨后輕輕的閉上眼睛,靠在椅背上,久久無言。

    獨孤燁離開的時候,江府有一守衛,一直盯著他看。

    目光里甚至帶了幾分不悅。

    獨孤燁停下腳步,看著那守衛冷笑一聲,問道:“你有事跟孤說?”

    被太子殿下冰冷的眼神一震,那侍衛頓時清醒過來,退后一步,低著頭不再多言。

    墨雪顏回去的時候,夜擎正坐在臺階上,一副頹廢的模樣,低著頭,一言不發,好像碰到了什么大事一般。

    “夜擎,你怎么了?”

    墨雪顏嚇了一跳,伸手去戳他的胳膊,“墨晴柔的事情,不都已經解決了嗎,她現在嫁入了懷王府,絕不會再嫁給你了,你怎么還不開心?”

    墨雪顏見夜擎最頹廢的時候,也不過是知道自己要娶墨晴柔的時候。

    除此之外,她還沒見過這么頹廢的夜擎。

    “墨小四,我們是朋友么?”

    夜擎抬起頭來看著她問道。

    “我們怎么可能是朋友!”

    墨雪顏搖了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們是主仆關系,你可是我的奴仆,現在才半年呢,要三年之后,你才是自由身。”

    夜擎:“……”

    夜小將軍再次低下了頭不言語。

    墨雪顏也隨著他坐在旁邊,抽了抽嘴角道:“好了,好了你說吧,到底是什么事,我幫你就是了。”

    “真的?”

    夜擎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而后伸出手對她道:“十萬兩銀子。”

    “十萬兩……”

    “你搶劫呢!”

    墨雪顏頓時跳了起來,伸手去拍他的腦袋。

    “我給你立字據條,算是借你的。”

    夜擎看著她皺了皺眉道,語氣有些頹廢。

    “你借這么多銀子做什么,再說了你以前借我的,連個銅板都沒還我呢。”

    墨雪顏搖了搖頭,拒不答應。

    這家伙說話從來不算話。

    借她的銀子,根本沒有要還的意思。

    “墨小四,看在我們交情這么好的份上,你就借給我吧,我有急用。”

    夜擎忽然起身,拽住她的袖子道:“不然,我可以以身相許。”

    墨雪顏:“……”

    四姑娘吞了口吐沫,瞪大了眼睛看著他,撓撓頭,頗為驚訝。

    這話反了吧。

    “你去問問獨孤邪,如果他同意你以身相許,我就把銀子借給你。”

    四姑娘哼了一聲,壞笑連連。

    “你傻啊,你養男寵能叫你男人知道嗎?”

    夜擎跟看白癡似的看了她一眼,這丫頭還真是蠢啊。

    “我為什么要養男寵,你很好養么?”

    墨雪顏已經被夜小將軍神經兮兮的思維打敗了。

    “當然好養。”

    夜小將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我吃的不多,平日里花銷也不多,還有一身武功,長的也算是美男子,至少在京中是能夠數得上號的。”

    “而且必要的時候,我還可以犧牲自己,為你擋掉那些覬覦獨孤邪的女人。”

    “墨小四,我這么好,你有什么道理不同意?”

    墨雪顏:“……”

    京中數得上號的美男子,犧牲色相……

    這也是沒誰了。

    四姑娘呵呵干笑兩聲,撓了撓頭道:“夜擎,我真的很窮,借你一兩萬兩還能湊出來,十萬兩我去哪找啊。”

    “當我不知道么,你在墨府坑的東西,已經有好幾萬兩了,還有……”

    夜小將軍眼珠一轉,笑瞇瞇道:“據說京中的珍品閣已經歸你所有了。”

    四姑娘再次無語望天。

    這混蛋,他怎么知道的。

    明明她藏的嚴嚴實實的。

    “墨小四……”

    夜擎忽然嘆了口氣,復又坐了下來,低著頭輕聲道:“我是真的遇到了難處,不然不會來找你的。”

    夜小將軍一個勁的裝可憐。

    四姑娘終于受不了了,點頭道:“好,我借,但你要還我二十萬兩。”

    墨雪顏獅子大開口,直接讓夜擎還二十萬兩。

    以往遇到這種情況,夜擎肯定要跟她爭執一番,不想聽了她這話,竟是直接痛快的點頭答應,“好,沒問題,我現在就立字據給你。”

    夜小將軍大手一揮,一張字據便塞到了墨雪顏手中,寫明欠她二十萬兩。

    不過下面有句話更讓她吐血。

    如若三年內還不上,自愿以身相許……

    墨雪顏:“……”

    “四四,我走了!”

    夜擎開心的拍了拍墨雪顏的肩膀道:“我還有事,回頭讓人送銀票去我府上,果然我夜擎沒有白教你這朋友。”

    四四是誰?

    墨雪顏愣了愣,回過神來的時候,夜擎早跑的沒影了。

    也不知是不是擔心她后悔,所以趕緊跑了。

    不知何時夜小將軍也多了一個隨便給人取名的毛病。

    估計是跟墨雪顏學的。

    不過,夜擎剛剛離開。

    吳楊卻回來了。

    “四小姐,我們主子說要您小心江家小姐。”

    吳楊帶回來一句話。

    只有這一句,別的沒再多說。

    估計夜擎也沒什么證據,只是跟她提個醒而已。

    夜擎剛走,墨千塵便回來了,而且神色焦急的很。

    “快幫我擋一擋,快一點。”

    墨大公子著急的進了清雪苑,只留下這么一句無厘頭的話。

    墨雪顏愣了愣,擋什么,麻煩嗎?

    “墨公子,你走的太快了,我跟不上了。”

    一道清亮的聲音傳來,隨之墨雪顏便見到了姚思晴那抹嬌俏的身影。

    “姚小姐,有事么?”

    墨雪顏閃身上前,頭疼的將人攔住。

    “四小姐,我找墨公子。”

    姚思晴停住腳步笑了笑,只是態度里難掩淡漠。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