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你怎么就不喜歡呢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墨晴柔跟墨如眉的婚期定在二十七天之后,日子緊的很。

    因為是庶妃,所以墨晴柔需要準備的并不多,禮節也并不多。

    而墨如眉卻因為是獨孤淳的側妃,所以相對來說麻煩些,也風光些。

    既然成文帝已經允了,獨孤淳便不能反悔,寧夫人派人張羅此事,該給的體面還是給了。

    大皇子府還派了兩個嬤嬤來,專門來教導墨如眉一些規矩,還有便是在她出嫁前隨身伺候。

    如此在墨府,倒是真沒人敢為難她了。

    不過二十多日,眨眼即到。

    一大早,墨府上上下下便忙碌的很。

    不過,沒人去敢吵清雪苑的安靜。

    宸王殿下天天來,誰都知道那位四小姐是宸王的心尖寵,所以沒事誰敢去碰釘子。

    因此,府中一片忙碌,墨雪顏卻睡的極好。

    直到臨近晚上的時候她才起來。

    梳洗一番,吃過東西,跑去看熱鬧了。

    今個還真有熱鬧可看。

    也不知是為了同一吉時,還是為了爭搶什么,花轎同時上門。

    因為不是迎娶正妻,所以獨孤淳跟懷王不會親自上門。

    獨孤淳待墨如眉也只是一時新鮮,所以對今個的喜宴,并沒多少感覺。

    如果不是擔心丟面子,根本就不會辦的這么隆重。

    大皇子府跟懷王府似乎一直不怎么和氣。

    所以,兩方的人馬同時到了墨府外,將所有的道路堵死,誰也不讓誰。

    墨晴柔跟墨如眉穿了嫁衣,蓋了蓋頭,被人攙扶出了府。

    墨如眉這邊因為有寧夫人的照顧,所以并不算寒顫。

    喜娘攙扶著她,兩個嬤嬤在后面跟著,那氣勢根本不是墨府的丫頭能比的。

    墨晴柔雖然是庶妃,不過勝在背景硬氣。

    墨億湘專門派了自己的丫鬟來送墨晴柔出嫁。

    陳氏又心疼女兒,嫁妝添補了不少。

    所以現在的情況,自然是誰都不讓誰。

    墨雪顏坐在院中一顆梧桐樹上,看著兩方人馬因為誰先走而大吵不休。

    兩位新娘子被攔在后面走不出去。

    大皇子府的嬤嬤不悅道:“墨大人、墨夫人,五小姐可是大皇子的側妃,側妃與庶妃孰輕孰重,我想墨大人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本是大喜的日子,兩方人在這鬧,墨誠也是不悅的很,皺眉道:“讓五丫頭先過去。”

    事到如今,他也算是彌補對這個女兒的愧對,給她一份體面,讓她上花轎。

    “不行!”

    陳氏站出來阻攔,面色鐵青道:“柔兒乃墨家嫡女,她不過是一個義女而已,最多也就算個庶女,怎能先上花轎,嫡庶尊卑不可壞。”

    女兒已經成了庶妃,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但上花轎就這么一次,決不能落于人后。

    “墨夫人,嫡庶尊卑固然是該遵守,但五小姐被冊封為大皇子側妃,以后二小姐見了她是要行大禮的,身份有別,二小姐絕不可以先走。”

    那嬤嬤也不肯相讓,她護衛的可是大皇子府的尊嚴。

    墨如眉已經蓋上了蓋頭,不能說話。

    但她并沒有任何讓步的意思。

    以后也絕不會再向墨晴柔讓步!

    眾人僵持了許久,雙方都有不少人,所以論起武力,都不是很差。

    整整過去半個時辰,誰都沒有讓開,外面的花轎還停著,天已經黑透了。

    百姓們知道今個墨家兩位小姐出嫁,所以都來觀看。

    結果看了許久,也沒見新娘子出來,不禁議論紛紛。

    “我們王爺乃是大皇子的親叔叔,二小姐嫁過去,可是大皇子的長輩,晚輩讓長輩自然是應該的。”

    懷王府的人也在激烈的反駁。

    “就算懷王是長輩,可懷王的庶妃與我們殿下的側妃,仍舊不能比。”

    大皇子府那邊的人也越來越兇。

    似乎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一時間眾人都僵持在了一起。

    眼瞧著吉時就要耽擱了。

    墨雪顏靠在梧桐樹上,吃著東西看熱鬧,最后都差點睡著了,睜開眼睛一看,結果兩方人馬還在爭吵不休。

    四姑娘起了壞心眼,忽然沖著眾人喊了一聲道:“吉時已經耽擱了,再耽擱下去,你們就不怕自己的主子怪罪么?”

    “要我說吧,你們說的都有道理,都沒錯,所以到底誰先出門,不如各憑本事,誰的腳步快,誰就先走。”

    墨雪顏這話一出,下面的人頓時一愣。

    隨后雙方人馬的領頭人,同時對自己的人打了一個手勢。

    然后便見兩方人馬急忙扶著新娘子向門口擠去。

    外面兩頂轎子的轎夫原本已經累的蹲下了,見此一幕也瞬間站了起來,準備隨時抬著轎子走。

    墨如眉跟墨晴柔都不是有功夫的人。

    被一群人簇擁著向前擠,真是苦不堪言。

    大皇子府的人精明著呢。

    那嬤嬤見誰都擠不出去,立刻對一小丫頭使了個眼色。

    小丫頭會意,忙擠了過去,好不容易走到墨晴柔身邊,趁著大家都在爭搶的時候,一腳踹在了墨晴柔的腿上。

    “啊!”

    墨晴柔痛大呼一聲,一下跌在地上,連嫁衣都弄臟了。

    趁此機會,喜娘扶著墨如眉走了出去,上了花轎,先行一步離開。

    而墨晴柔挨了那一腳,有些嚴重,在地上坐了好大一會,方才起來,忍著痛上了花轎。

    最終這一場爭執,以墨如眉先行一步終結。

    四姑娘出了個壞主意,讓雙方擠成一團,摔倒了不少人。

    所以迎親的隊伍回去的時候,許多人都灰頭土臉的。

    甚至連下轎的新娘子,大紅的嫁衣上都染了不少灰塵。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千里迢迢來和親的呢,居然弄的這么狼狽。

    看過熱鬧之后,墨雪顏飛身而下,叫人備馬跑去了皇宮。

    獨孤邪進宮去了,晚些時候會回來,答應陪她去街市逛逛。

    所以四姑娘便迫不及待的去接人了。

    別家的夫人小姐,無不天天呆在閨閣里繡花彈琴。

    就連那些王妃皇子妃,也很少出門。

    即便出門不是小轎,便是馬車。

    哪有跟墨雪顏這樣的天天到處跑。

    墨雪顏就站在皇宮不遠外,靠在墻上,逗著馬兒玩。

    “小九九怎么還不出來,我都快餓死了。”

    墨雪顏摸了摸棗紅色的小馬,低著頭不滿的嘟囔著。

    那小馬是獨孤邪送給她的。

    年紀很小,不過腳力不錯,而且對主人很溫順,對陌生人卻很排斥。

    除了墨雪顏跟獨孤邪外,沒人能碰它。

    所以墨雪顏很喜歡這匹小馬。

    馬兒似乎覺出了主人煩躁的情緒,頓時嘶叫一聲,而后伸著脖子在主人身上一個勁的蹭。

    “對了,我給你取個名字好不好?”

    這匹小馬才送來不久,還沒有名字,墨雪顏一時興起,要給小馬取名字。

    小馬又叫了一聲,似乎很是開心。

    墨雪顏想了想道:“你是一匹棗紅色的馬,長的這么好看,不如我叫你小紅怎樣?”

    隱在暗處的隱衛聽了這話,頓時風中凌亂。

    小紅……

    便是讓他們給馬兒取名字,也不能叫小紅啊。

    小馬很不樂意,開始大聲的叫。

    墨雪顏撓了撓頭道:“真是個有靈氣的家伙,居然能聽懂,既然小紅不好聽,那我叫你小花吧。”

    小馬又開始叫。

    墨雪顏蹙眉,掰著指頭數,“你看我認識的人中有叫小白的,有叫小黑的,還有叫黑毛跟黑鳥的,都是我給取的,他們也覺得自己的名字很好聽,你怎么就不喜歡呢?”

    其實小白跟小黑就是一個人,墨大公子的隨身侍從墨離白。

    真是可憐了離白公子莫名的就變成了離黑。

    不遠處,有道人影佇立很久,目光些許復雜。

    他靜靜的站在那聽她自言自語,而且還是一些亂七八糟的話。

    到底是不懂這樣的女子怪怪的,九叔為何會如此喜歡她。

    同樣他也不懂,原來對她那般厭惡,為何現在對她不但沒有絲毫厭惡,反而一直想去了解與她有關的事。

    站了許久,獨孤燁走了過去,目光清淡的看著她。

    墨雪顏好像沒有看到他似的,依舊在那跟那匹馬說話。

    最后站累了,索性摟著馬兒的脖子,靠在了馬背上,一點形象也沒有。

    這樣的她,放到皇宮里,早被人殺了,一點規矩都沒有。

    可就是這樣的她,獨孤邪卻是認準了一輩子。

    “你……”

    獨孤燁開口,剛剛開口,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墨雪顏回過頭來看他,目光里染了幾分疑惑。

    她知道他已經在那站了很久了。

    她以為他不會走過來,可到底是她猜錯了。

    “太子殿下有事?”

    墨雪顏依舊摟著馬兒的脖子,很是平靜的問,目光一片清明,沒有愛也沒有恨。

    不知為何,看到她這樣的眼神,他反而有些惱。

    這個女人當真一點也不在乎他了。

    “你在這等九叔?”

    到底是壓住了心中那份不悅,他隨口問了出來。

    墨雪顏點頭。

    之后,便又是長長的沉默。

    獨孤燁不知道該說什么,面色有些尷尬。

    墨雪顏倒是沒有任何尷尬的意思,獨孤燁不跟她說話,她就繼續無聊的逗馬,是不是摸著扁扁的肚子,面上露出幾許抱怨的神色。

    那男人再不出來,她就餓死了。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