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致命的習慣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夜小將軍一臉嘆息的揉了揉臉,繼續道:“王爺,雖然我這人喜愛逛花樓,可我真的沒成親啊,就這么被墨小四摸了個遍,以后是不是很難娶妻了?”

    “所以王爺以后我等于清白都沒了,不過就喝了頓酒而已,我卻損失這么大,看在我也損失了的份上,再加上您剛剛揍了我一頓,這事咱們就此過去吧。”

    冷風冷嘯極為無語的看著他,為了此事王爺跟四姑娘都已經鬧翻了。

    而小將軍竟然還嚷嚷著自己沒清白了。

    他一男人哪來的清白。

    獨孤邪淡淡的看了他兩眼。

    須臾,轉身回屋,“冷風,備酒。”

    “王爺,還喝啊,我酒還沒醒呢。”

    夜擎急忙跟了上去,臉上一片苦澀。

    昨天已經喝的夠多了。

    他還沒完全解酒呢,為什么又要拉著他喝酒。

    “夜擎,你覺不覺得顏顏呆在本王身邊并不快樂?”

    獨孤邪喝了口悶酒,酒的味道很濃,濃烈到苦澀。

    但他面上的神色,卻清淡的很,看不出情緒如何。

    “墨小四不挺開心的么?”

    夜擎伸手拿過酒壺,為二人各自斟了一杯酒,隨后喝了一口,笑道:“不過她總是怕失去你,所以有的時候,不敢說出心中真實的想法。”

    “墨小四吧,她就像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喜歡玩,安不下心來,可你卻一直想跟她成親,有個孩子,而且怕她跟別人接觸。”

    “其實你們兩人的想法一樣,都怕失去對方。”

    “但是我覺得既然你們彼此喜歡,也沒什么可怕的,墨小四她喜歡的是你,無論什么時候都改變不了,即便她對別人好,但在她心中,你也是最重要的,當然她有時候喜歡犯蠢……”

    “嗯?”

    夜擎正興致勃勃的說著。

    然而說到此處,宸王殿下卻是皺眉打斷了他。

    夜擎呵呵一笑,又干了杯酒,“剛剛我怎么說墨小四的壞話,你都沒反應,我還以為你真不要墨小四了,那這事豈不怪到我頭上了?”

    “墨小四那人發起狠來,可沒人能招架的了,萬一因為我她嫁不出去了,到時候吃苦的可是我。”

    一整夜,二人喝了一整夜。

    幾乎都是夜小將軍在嘟囔。

    最后,夜小將軍還是被吳楊扛回去的。

    不同的是,這次身上衣服沒脫,也沒吵著要脫褻褲,只是醉的更厲害罷了。

    獨孤邪也喝了不少酒。

    千杯不醉的宸王殿下,這次也是真的醉了。

    “顏顏,不要跑,小心摔著……”

    醉意朦朧的時候,腦海里出現的是十多年前的場景。

    那個時候,她還只是個小女娃,天真爛漫。

    那個時候,他還只是個普通少年,心思沉寂。

    然而,那段時光,卻是這么多年一直支撐著他在戰場上熬下去的信念。

    只有成為戰神,手握兵權。

    他才有資格回來找她,攬她入懷,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

    權利,不過是為了更好的保護身邊的人罷了。

    墨雪顏一晚上都沒怎么睡好,翻來覆去,經常將被子踹下來。

    她不喜人貼身伺候。

    所以涼月跟畫扇也都去休息了,并沒在身邊。

    身上冷了,她迷迷糊糊的說:獨孤邪,把你懷抱借給我一下,好冷哦。

    輕輕的呢喃,如同夢中囈語。

    直到身上越來越冷,她忍不住伸手去摸旁邊的人,結果卻抓了個空。

    她嚇的坐起身子,睜開眼睛往旁邊望去。

    當她看到身邊那個位置空蕩蕩的時候,心里的失落頓時放大。

    她低下頭,摸了摸自己的臉,不知道在想什么。

    隨后,便跳下床拽起被子,裹在身上,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她所依賴的男人不在。

    她只能自己照顧好自己。

    所以,當太陽照進屋子的時候,墨雪顏便醒了。

    她呆呆的站在窗前,嘆了口氣道:“看吧,真生我氣了,一晚上都沒來。”

    以往讓他睡在外間都不肯,現在卻整夜沒來。

    看樣子是真不要她了。

    相愛的人,總是很奇怪。

    在一起的時候,膩歪的嫌煩。

    突然爭吵了,分開了。

    忽然發現那人已經成了你的依賴。

    墨雪顏沒好氣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有些怨恨自己現在的模樣。

    曾經的她灑灑脫脫,什么都不在乎,一個人過的很好。

    可現在一個人的時候,總是沒由來的孤獨。

    那男人對她實在太好了。

    好到她已經離不開他了。

    四姑娘在這苦惱自己的感情問題。

    卻不知,從宮中回來的墨晴柔,一連兩日都沒出門。

    她在宮中發瘋的事情,已經傳開了。

    各種流言,難聽的很。

    有人說她中邪了。

    有人說她心思本就惡毒,只是平常偽裝的好。

    那些愛慕夜小將軍的女人,更是憤憤不平,紛紛怒罵墨晴柔是毒婦。

    夜擎已經表明愛慕她,對她那么溫柔體貼。

    而她卻怒罵夜擎不是男人。

    就因這事,墨誠上朝都覺得臉面無光,很多同僚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不知道他怎么教出了一個那樣的女兒。

    同時,墨億湘動了胎氣,孩子險些出事。

    沒人知道具體原因是什么,卻紛紛猜測是被墨晴柔這不爭氣的妹妹氣的。

    曾經幾乎成為太子側妃的墨家二小姐,現在卻是徹底的身敗名裂,這下更難嫁出去了。

    至少那些不錯的權貴世家,是不會要這樣的兒媳婦的。

    夜老爺子當朝表示了憤怒,覺得墨家太欺負人。

    老將軍一怒,自然有無數人上書,指責墨誠教女無妨,竟然在宮中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就鬧出如此事情。

    這樣的女子,怎能為夜家未來的夫人。

    所以這賜婚的圣旨還沒下,就已經沒有辦法促成此事了。

    成文帝氣的發了大怒,也沒去看墨億湘,暫時冷落了她,連帶著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沒去關心。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陳氏擔心墨晴柔想不開,專門叫人做了些補品來。

    “娘,您怎么過來了?”

    墨晴柔恰巧出門,面色蒼白,看上去病態點點。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她的神色很平靜。

    “柔兒,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宮中到底是因為什么才會那樣,還有你姐姐……”

    “娘,大姐要陷害墨雪顏沒陷害成,反而害了我,她肚子里的孩子險些出事,也跟墨雪顏有關,具體事情我并不知道,您不要問了。”

    墨晴柔開口打斷陳氏的話,帶著丫頭向外走去,“娘,我想出去走走,您回去吧。”

    不等陳氏反應,墨晴柔已經出了院子。

    陳氏愣愣的站在原地,眉頭緊皺,目光迷茫。

    進宮一趟,她的女兒怎么好像變了一個人?

    墨億湘的事跟墨雪顏有關,她是猜到的。

    然而墨晴柔變成這樣,她實在不解。

    四姑娘在府中吃不下飯,心中煩悶,想了許久,還是打算去宸王府。

    還沒走到門口,便見墨晴柔身邊的丫鬟,正吩咐人準備馬車。

    “四妹妹。”

    墨晴柔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墨雪顏回頭,便瞧見一臉憔悴的墨晴柔,正站在身后看著她,平靜的很。

    “有事?”

    四姑娘抱著胳膊,眉梢上挑。

    瞬間將臉上所有的頹廢之色掩去,斗志高昂。

    每次碰到自己的敵人,四姑娘絕不會有任何頹敗之色。

    “你那日說的事可是真的?”

    墨晴柔走過來,面色淡淡的開口,似乎只是在問一件平常的事。

    “是不是真的誰知道呢,興許是我胡扯吧。”

    四姑娘微微一笑,沒有承認。

    其實,墨晴柔心里是清楚的。

    但她現在還沒回過神來,不敢相信自己的親姐姐那般對待自己。

    所以,她還在不相信的麻痹自己。

    “兩位表妹今個似乎很閑,正好我也有空,不如咱們一起去逛逛如何?”

    一襲長袍的陳暉走了過來,手里拿了把水墨畫的扇子,態度溫和,面上帶笑。

    “正好,我要去宸王府,表哥陪我去?”

    四姑娘彎唇一笑,眸中閃過一抹狡詐。

    “這個……”

    陳暉面色微微一變,無奈的笑道:“既然四表妹有事,那便算了。”

    墨雪顏不愿與他多糾纏,轉身欲走,走到門口,思索半天,還是回了清雪苑。

    “柔兒表妹。”

    見到墨晴柔也要離開,陳暉忙上前拉住了她。

    “放開。”

    墨晴柔心情煩躁,冷著臉要甩開他。

    奈何陳暉手勁大的很,她根本甩不開。

    春影上前幫忙,陳暉不但不肯放開,反而一手又拉住春影的手,調笑道:“怎么,你也想要對本公子投懷送抱?”

    “陳暉,光天化日之下,你如此行徑,就不怕傳到我爹耳朵里。”

    墨晴柔見他越來越過分,頓時氣的臉色鐵青。

    陳暉放開春影,卻沒放開她,面上笑意悠然,“傳到姨夫耳朵里豈不更好,那樣我便可以正大光明的娶柔兒表妹回家了。”

    “你已經有妻子了,還想娶我?”

    “有妻子如何,休了便是。”

    陳暉抓著她的手不但不放,反而多用了幾分力道。

    眼瞧著自己便要落入他懷中,墨晴柔頓時臉色大變,厲喝道:“陳暉你放開,不然別怪我不念兄妹間的情意。”

    “哦?”

    “那我倒要看看,柔兒表妹是怎樣不顧兄妹情意的。”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