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這是親哥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墨雪顏與云逸聊的開心,眉梢眼角都是醉人的笑意。

    獨孤燁只回頭看了她一眼,便沒再多看。

    他突然發現她在面對別人的時候,那種笑容,那種自然相處的感覺,總讓他有些羨慕。

    但他也突然明白,他不是那些人,所以跟她之間注定不會有那種感覺。

    那個女人拿別人當朋友,拿他只當陌生人而已。

    曾經以為的糾纏,也許只是一場夢罷了。

    船行的很慢,不知太子殿下是不是有意欣賞周圍的風光。

    所以很久之后,一行人才到幻舞軒。

    他們到的算是晚的了。

    而且因為人太多,瞬間便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在場的人,皇后與湘貴人算是此次品茶會的舉辦者。

    皇后也就罷了,一國之母,做什么事都是合理的。

    可后宮其他位份高的嬪妃沒有到,反而身懷有孕的湘貴人到了,也實在叫人訝異。

    不過十幾日的時間,這湘貴人竟然憑著肚子里的孩子,成了最得寵的那個。

    現在是湘貴人,以后怕會連跳數級,成為湘貴妃了。

    太子身份尊貴,那些世家千金,世家公子自然急忙起身相迎。

    不過放眼望去,滿眼的鶯鶯燕燕,都是各家千金,來的世家公子只有寥寥幾位。

    所以這場品茶會的目的再明顯不過。

    “哼。”

    墨雪顏剛剛走到幻舞軒,便聽到一聲輕微的哼聲。

    抬頭望去,卻見六公主獨孤凝也來了。

    皇后好本事,上次獨孤凝在墨府要殺她,還滿口的嚷嚷。

    致使后來墨晴柔利用墨如眉散播謠言來陷害墨雪顏。

    但沒想到為了六公主的名聲,謠言在兩個時辰內便被徹底壓了下去。

    似乎六公主失身一事,根本就不是真的。

    六公主一看到她,便是滿眼的怒火,恨不得直接將她吃了。

    何幽兒坐在六公主身邊,不知道低頭對她說了些什么。

    她才收回目光,安安靜靜的喝起茶來。

    對于墨雪顏皇后視而不見。

    她不知道墨億湘跟成文帝說了些什么。

    所以這次品茶會才有墨雪顏入宮,不然她是真的不待見四姑娘。

    墨億湘的目光則一直盯著墨晴柔跟夜擎。

    二人距離極盡,夜小將軍也表現出了親近的意思。

    幾乎在場的人都看得出來,夜小將軍喜歡墨二小姐。

    被眾人的目光盯著,墨晴柔心里極為不舒服,越走越快。

    恨不得立刻擺脫身后的夜擎。

    這場戲,她實在演不下去了。

    只是看到她露出這幅急躁的模樣,墨億湘忍不住皺了皺眉。

    這丫頭還是不聽話,應該多調教調教才是。

    “湘貴人推薦了幾位茶藝高超的人入宮,烹茶技術了得,連皇上都贊許不已,所以今個請諸位來品茶,你們嘗嘗也說說自個的意見。”

    皇后含笑開口。

    皇家這種品茶賞花斗詩的活動枚不勝舉。

    只要想做些什么事,必定以此為由頭。

    所以品茶是假,達到別的目的才是真。

    聞此,墨雪顏眼眸一轉,嘴角露出一抹淺笑。

    原來是墨億湘推薦的茶藝師傅。

    估計這次的品茶會,也是她在成文帝面前吹了枕頭風。

    促成墨晴柔跟夜擎的婚事是一,只怕還有二。

    須臾間,便見一位身著青灰色袍子的男人走了上來,身邊還跟著一紫衣女子。

    二人差不多的年紀,想來是夫妻。

    宮中的茶具都很精致,茶自然也是最好的。

    那夫妻二人先是向眾人行了一禮,而后便坐在桌前開始烹茶。

    大家時不時點評兩句,彼此說笑著。

    然而目光根本不在茶上面。

    那些女子的目光,不是放在獨孤燁身上,便是放在墨千塵身上。

    墨大公子還時不時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在場的世家千金。

    便是旁邊站著侍候的宮女,都忍不住朝他看去,目光癡迷。

    墨千塵坐在墨雪顏對面,眉梢微挑,偶爾向妹妹露出一道得意的目光。

    似乎在說:妹子,看我魅力多大,快來夸我,快來夸我!

    “本宮聽聞文昌侯的女兒彈得一手好琴,不如今個小露一手,給大家聽聽。”

    皇后忽然笑著開口,目光放在了墨雪顏旁邊那女子身上。

    那女子正是先前提醒墨雪顏衣服上沾了樹葉的女子,文昌侯的寶貝女兒江流影。

    江流影為人低調,并不怎么在眾人面前出現。

    所以根本沒人注意到她,若不是皇后突然提起,怕是眾人還沒發現這顆隱藏的明珠。

    “皇后娘娘抬愛,臣女不過是閑來無事彈兩首曲子解悶而已,稱不上精通。”

    江流影急忙起身,面色有些尷尬,輕聲道:“所以臣女若是彈的不好,還望娘娘跟太子殿下,以及各位姐妹不要介意。”

    “本公主聽過你的名字,江小姐不必謙虛。”

    獨孤凝忽然插了一句。

    難得一向刁蠻的六公主,也有喜歡的人。

    不過她在說這話的時候,卻是一直得意的盯著墨雪顏,似乎在暗示什么。

    墨雪顏皺了皺眉,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個江流影跟她有什么關系?

    宮人取了琴來。

    江流影雖然性子內斂,不過卻也大方,坐下來纖纖玉指撥動,流暢的琴音,緩緩泄出,宛如天籟。

    再配上旁邊烹茶的藝人。

    此情此景,倒是頗為風雅。

    不得不說江流影彈得一手好琴,讓在場的世家千金也都佩服不已。

    僅有的幾位世家公子,也對江流影表現出了興趣。

    就連墨大公子都忍不住點頭,時不時的贊同幾句。

    墨雪顏很想上去敲他的頭。

    這家伙到底在干嘛?

    她永遠都摸不清她哥哥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總做些無厘頭的事,然而到后來卻都有他的算計。

    太子沉默的聽著,面色微變。

    一曲終了,引來無數贊嘆聲。

    同時,那邊的茶已經烹好。

    女子起身,依次斟茶。

    云逸沒有聽琴,一直在看那兩個烹茶的人,眉頭微皺。

    在眾人的目光都放在江流影身上時,倒茶的女子手微微抖了下。

    而后,宮女上來端茶,按照次序依次給眾人端上去。

    云逸的目光放在其中一盞茶上面。

    那盞茶偏巧不巧送到了墨雪顏跟前。

    “大家都嘗嘗吧,這兩位茶師烹茶的技巧,可是得到了皇上的夸贊呢。”

    墨億湘笑著端起了茶盞,不過她茶盞里是白水,并不是茶。

    因為她身懷有孕,根本不宜飲茶。

    所以品茶會讓她來,更讓人覺得奇怪。

    墨億湘微微低頭,目光在墨雪顏身上一掃而過,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

    眾人亦是低頭品茶。

    墨雪顏也想嘗嘗這茶師烹出的茶如何,低頭便要喝。

    然而剛剛碰到茶盞,忽覺對面一股淡淡的氣息飄來。

    一股綿柔的內力,打在了她的手腕上。

    手腕吃痛,啪的一聲,茶盞掉在地上摔成粉碎。

    墨雪顏低頭望去,自個的手腕已經紅了。

    這一聲脆響,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獨孤凝放下茶盞,撇著嘴道:“墨雪顏,你怎么回事,喝茶都不會喝么,你到底還會做些什么,廢物一個!”

    噗嗤……

    獨孤凝這話一出,身邊的何幽兒便極為配合的笑了出來,而后才道:“六公主息怒,四小姐怕是不怎么入宮,沒有經歷過這種場面,所以緊張,故而打翻了茶盞。”

    這不是在譏諷墨雪顏沒見識么。

    墨雪顏不理會兩人的譏諷,只是抬頭看了一眼云逸。

    那無形的內力,分明就是從云逸那打來的。

    估計在場的女子沒有看出來,但其他人肯定看了出來,卻都沒有出聲。

    云逸神色復雜的看了她一眼,眉頭輕輕皺了下。

    墨雪顏會意,眼珠一轉,頓時明白了些什么。

    合著在這等她呢。

    “悠然郡主說的沒錯,我的確不怎么入宮,沒見過大場面,實在緊張。”

    四姑娘又開始自黑,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所以還請皇后娘娘跟湘貴人不要見怪。”

    “皇后娘娘,湘貴人小妹一直如此,毛手毛腳的,還望皇后娘娘饒她一次。”

    墨大公子跟著補刀。

    墨雪顏:“……”

    這是親哥?

    皇后冷淡一笑,沒有說什么。

    倒是墨億湘笑著開口,“也不是什么大事,四妹妹不要害怕。”

    而后看向那對夫妻道:“再給四妹妹倒一盞茶吧。”

    墨雪顏不經意的向那對夫妻看去。

    便見男人已經站了起來,刻意擋住了女子的動作。

    所以女子是怎樣倒出的那一盞茶,她并沒有看到。

    “不用麻煩了,我自己來就可以。”

    宮女欲要上前取茶,墨雪顏卻先一步走上前去,自個接過了那盞茶,一點矜持的模樣都沒有。

    “粗鄙。”

    獨孤凝不屑的嘟囔了一聲。

    墨雪顏聞所未聞,端著茶往回走。

    然而走到墨晴柔跟前時,卻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子,瞬間便撲倒在墨晴柔身上。

    然而,奇特的是四姑娘手里的茶盞并沒有摔,而是放在了桌上,與墨晴柔跟前那盞茶放在了一起。

    “四妹妹,你做什么?”

    墨雪顏摔倒在墨晴柔身上的時候,還壞心的伸手一拽,拽下來一縷頭發。

    墨晴柔頓時疼的站了起來,面色冷凝。

    “二姐姐,實在對不起,我不小心踩到裙子跌了一跤。”

    墨雪顏慌忙起身道歉。

    同時不動聲色的端起了其中一盞茶。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