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磕三個頭賠罪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算了,既然這樣,我們也算扯平了,不過你要把奪魂還我。”

    她回頭看向君子溫,討要奪魂。

    “我們沒有拿你的奪魂!”

    君靈犀急的大叫。

    墨雪顏不看她,只看君子溫。

    她才不相信那女人呢。

    “奪魂的確不在靈犀手中。”

    君子溫搖頭道:“若是在我一定會還給四小姐。”

    聞此,墨雪顏頓時皺起了眉頭,臉色倏然間便沉了下來。

    奪魂不在君靈犀手中,那到底被誰拿去了。

    “墨雪顏,我們可以走了吧。”

    君靈犀的聲音里依舊止不住滿是厭惡。

    她只恨自己這次太沖動連累了哥哥,若是有機會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掉墨雪顏,她一定不會手下留情的。

    “你就想這樣走?”

    可惜,君靈犀低估了獨孤邪的護短程度。

    “宸王還想怎樣?”

    君靈犀撅起小嘴,不滿的嘟囔著。

    “饒你一命可以,但你必須要跪在地上給顏顏磕三個頭賠罪。”

    宸王殿下輕描淡寫的說出這番話。

    墨雪顏頓時愣住,轉身跑回獨孤邪身旁,去拉他的袖子。

    還真要為她出氣啊。

    誰不知道君靈犀那人最愛面子,如果讓她給自己跪下磕頭認罪,不得活活氣死她?

    “我不!”

    果然聽了這話,小郡主頓時炸毛了。

    “那就死吧。”

    獨孤邪閉上眼睛養神,淡淡道:“這次你哥哥救不了你。”

    “宸王。”

    君子溫伸手將君靈犀拉到身后護著,眉峰緊緊皺起。

    “哥,我跪。”

    就在這時,君靈犀忽然推開君子溫,走到窗前,咬了咬牙,臉色蒼白的跪了下來,對著屋內磕了幾個頭道:“墨雪顏,我錯了!”

    雖然是道歉的話,可氣勢依舊強硬。

    說完,便站了起來,轉身要走。

    宸王殿下一個大男人卻在此事上斤斤計較,不悅道:“就這態度?”

    墨雪顏:“……”

    誰栽到獨孤邪手里,絕對不好過啊。

    君靈犀死死的攥著手指,甚至連指甲都嵌進了掌心,卻依然不覺。

    溫熱的血液順著掌心流了下來。

    君靈犀眼淚含著淚水,死死的咬著唇,終究跪了下來,對著墨雪顏又磕了三個頭,低聲道:“墨雪顏,對不起!”

    墨雪顏無奈的看了獨孤邪一眼,低聲道:“差不多就行了,你就不要再咄咄逼人了。”

    而后走到窗戶前,伸手摸了摸口袋,掏了半天好歹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銅板,丟給了君靈犀道:“我只有一個銅板了,就當提前給你的壓歲錢吧,禮不在多,有這個心意就好,你說是不是?”

    獨孤邪:“……”

    說他咄咄逼人么?

    明明是小丫頭比他更絕。

    君靈犀看著丟在地上的銅板,唇瓣已經咬出了血。

    突然起身,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隨后便哭著跑出了宸王府,那委屈的哭聲震耳欲聾,直到她跑出去好遠還能聽到。

    欺負一個比自己還稍微小點的丫頭,墨雪顏忽然覺得有些過意不去,看向君子溫道:“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銅板嫌少我可以再加一個。”

    這般說著,當真又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銅板來。

    守在周圍的隱衛都忍不住嘆服了。

    墨四姑娘損人手法真不是別人能比的。

    “告辭。”

    君子溫的臉色冷了冷,靜靜的看了墨雪顏一眼,而后轉身離去。

    在他原來站立的地方,流下一灘觸目驚心的血跡。

    君家兄妹走后,墨雪顏縱身一躍跳出窗外,撿起那兩枚銅板,吹了吹,又裝進了口袋,生怕丟了,而后忍不住嘆了口氣道:“完了。”

    “獨孤邪,這次我跟君靈犀的仇怨是真的結下了,我估計以后只要有機會,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我,絕不拖泥帶水。”

    墨雪顏索性躺回床上,抱著被子打滾。

    心里哀嘆的很,這次是真的結了個死結,打不開了。

    “有我在,別怕。”

    獨孤邪也隨著她躺了下來,大手一撈,直接把人撈在了懷里。

    墨雪顏悶聲悶氣的不知道嘟囔了什么,隨后便很快的睡去了。

    事情都已經惹了,擔心也沒用。

    出來混是遲早要還的,以后就看她跟君靈犀誰先弄死誰了。

    獨孤邪一大早又是燒怡紅樓,又是逼迫武安侯往外交女兒,鬧的整個京城雞飛狗跳。

    武安侯當即進了宮,聲淚俱下的連參獨孤邪好幾本。

    成文帝頭疼的考慮這事怎么處理。

    獨孤燁卻被太后召進了宮。

    他身上還有傷,早朝并沒有去,如果不是太后召見,他今個也不會入宮。

    去了太后的寢宮之后,太后直接命人拿來了獨孤邪剛剛交出的虎符。

    “燁兒,你拿著。”

    太后看了一眼獨孤燁,滿眼的得意。

    有她這么優秀的孫兒在,還怕那個獨孤邪么。

    大齊的軍隊沒有了獨孤邪,一樣可以撐的起來。

    她一直覺得自己的兒子顧慮太多,堂堂皇帝居然不敢動一個小小的王爺。

    這次她命獨孤邪交出虎符,實在是出了一口惡氣。

    “皇祖母,虎符為什么會在您手里?”

    看到那道虎符,權利的象征,獨孤燁雖然很想拿,可他卻清楚的知道那虎符的重量,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分量。

    他是脾氣暴躁,但不代表他這個太子沒有腦子。

    “獨孤邪那人猖狂自大,還殺了哀家的隱衛,他對哀家如此不敬,怎么配拿著這虎符,太子你拿著,以后這大齊的軍隊就交給你了。”

    太后親自接過虎符,給太子塞到了手里。

    看著手中的虎符,只覺有千萬斤重。

    許久,獨孤燁搖了搖頭,“皇祖母,孫兒還太年輕,在軍中沒有什么威望,根本掌管不了軍隊,所以這虎符還需要再交還給九叔。”

    他是不服那人,是恨的牙癢癢,可他還有理智。

    他不敢拿著國家安危開玩笑。

    軍權旁落,軍中生變。

    軍中一變,便會讓敵人有機可乘。

    他是太子,關鍵時刻必須拋棄個人恩怨。

    只是太后并不理解他的苦心,聞此頓時皺起了眉頭,老眼凌厲,“你說什么?”

    “太子,你看看你還有沒有個太子的樣子,堂堂太子竟然怕一個王爺,有沒有出息!”

    太后以為他不想接虎符,是因為對獨孤邪懼怕。

    “皇祖母,軍中將領大部分都是九叔的人,那些人對九叔死心塌地,一旦他們知道九叔軍權被削,不是辭官,便是暴亂,到時候只怕會出大事。”

    獨孤燁無奈的看向太后,微微嘆了口氣。

    太后并不個聰明的人,而且因為曾經在冷宮的經歷,性子更急躁一些,只知道用強,不知道用理。

    所以他盡可能簡單明了的對太后講明這些厲害。

    然而,太后卻根本不聽,不住的冷笑道:“那就將那些人全部都殺了,獨孤邪的人如何能留,藍妃這個兒子不簡單,一直讓他手握兵權,他遲早會反的,到時候大齊的江山就該易主了,現在哀家好不容易逼迫他交出了虎符,你居然不肯接,你到底還是不是大齊的太子!”

    就在祖孫二人爭執的時候,成文帝總算得到了獨孤邪交出兵權的消息。

    之前太后刻意隱瞞,甚至下了死令,所以一開始成文帝并不知道這事。

    知道以后,連在御書房告狀的武安侯都直接攆出了宮去,匆匆趕來了太后這。

    “太子,你快去宸王府,將虎符交還給你九叔。”

    成文帝進來之后,便瞧見了獨孤燁手里的虎符,慌忙吩咐了一聲。

    他沒有料到太后居然這么沖動,下懿旨剝了獨孤邪王爺的身份,還逼迫獨孤邪交了虎符,這不是胡鬧么?

    等明日這事傳開之后,整個大齊就要亂了。

    獨孤燁點了點頭,正要離開。

    卻不想太后忽然起身,怒喝一聲:“太子,你站住。”

    隨即走到太子跟前,一把奪下了虎符,指著成文帝罵道:“皇帝,你這個糊涂的東西,軍權只能交給你兒子,交給獨孤邪,你是等著他造反么?”

    “母后,你別胡鬧,把虎符給朕。”

    成文帝的臉色驀地沉了下來。

    造反這種事豈是隨口就能說的。

    “這虎符是哀家收回來的,你們都不接,那哀家就接,就算是哀家將軍權握在自己手里,也決不能再交給獨孤邪。”

    太后面色鐵青的說著,當真將虎符收回了自己袖中。

    “母后,沒了九弟,大齊會亂的!”

    成文帝面色凌厲的說了一句。

    “沒用的東西。”

    太后這會子急了,根本聽不進去任何人的話,怒道:“沒了獨孤邪,你這個皇帝就沒有辦法守住江山了嗎,獨孤邪可是藍妃的兒子,不是你一母同胞的兄弟,藍妃以前在宮中的時候,如此會算計,她這個兒子必定也不會差到哪里去,你小心有一日你的江山易主。”

    “母后,后宮不得干政,這您是知道的,所以還請您將虎符交給朕。”

    成文帝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素日里,他雖然孝順,可事關國家安危,他也不能任由太后胡鬧。

    “你,你這是要氣死哀家啊。”

    聞此,太后頓時捶胸頓足起來,指著成文帝罵道:“哀家以前為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為了你哀家不得不住進冷宮,幾次都差點丟了命,如今你卻怪罪哀家干政,皇帝啊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不得不說,出身不高的太后撒起潑來,還真讓人無法招架。

    成文帝耐著性子道:“母后,朕并沒有怪罪您,只是這事馬虎不得,還希望您不要再干涉了,將虎符交給朕吧。”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