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嬤嬤來扎一針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夜小將軍,不得對四姑娘無理。”

    藍翎藍亦立刻現身。

    吳楊同時現身阻攔。

    三人立刻在院子里打了起來。

    “別吵。”

    墨雪顏伸手對著夜擎后腦勺就是一巴掌,而后把人推開,瞪著幾人怒道:“壞了我的好事,跟你們沒完!”

    她剛剛跟那花土匪說了自己這沒人。

    現在突然出現這么多人,那她的計劃還怎么實施。

    “不想讓爺吵也行,你必須答應不再亂喊。”

    夜擎指著她怒道。

    “那你給我老實點。”

    墨雪顏不客氣的回嘴。

    “行,成交!”

    “成交。”

    于是,二人立刻握手言和。

    直看的另外三人凌亂不已。

    “你要媚藥做什么,要整誰快跟我說說,我最喜歡整人了。”

    剛剛握手言和的二人,瞬間化作了好戰友,夜擎一臉興奮的看著墨雪顏追問道。

    他最喜歡干這種壞事了。

    所以兩人還真是志趣相投。

    站在院中的三人,頓時默默的退了下去,表情那叫一個精彩。

    那倆是什么主子啊。

    墨雪顏小眼珠狡黠一轉,附在夜擎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夜擎頓時訝異的看著她道:“墨小四,你也太特殊了,那么老……”

    “你懂什么,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到時候戲一定分外精彩。”

    墨雪顏美麗的眸中,流光瀲滟,盡是狡詐。

    “這話誰教你的,獨孤邪?”

    夜擎一臉訝異的看著她。

    “為什么要他教我,我已經說了千百遍了,我跟他沒關系。”

    墨雪顏有些惱,為什么所有人都要把她跟獨孤邪扯上關系,好像有一種別人附屬品的感覺。

    “沒有關系,那那晚獨孤邪吃了藥,向誰發泄去了?”

    夜擎上下打量了墨雪顏一眼,目光最后定格在墨四姑娘發育尚且不太成熟的胸部,搖了搖頭,“獨孤邪口味真特殊,就你這種干巴巴的也下得去口,白送給小爺都不要。”

    “夜擎,你是不是想死了!”

    墨雪顏頓時雙目通紅的瞪著他,迎面就是一拳。

    夜擎慌忙閃身躲開,笑嘻嘻的看著墨雪顏道:“我就是想死了,有本事你來殺了小爺啊。”

    “夜擎,你個混蛋給本姑娘站住!”

    “墨小四,追的上爺,算你本事。”

    藍翎藍亦吳楊:“……”

    主子們果然還是沒長大的孩子啊。

    下午的時候,花嬤嬤徹底在清雪苑耍起了威風,指責墨雪顏這也不合格,那也不合格,并且規定她每天三更起來練習站姿走姿坐姿。

    看著屋內吐沫橫飛,一臉兇相的花嬤嬤,躲在墻頭的夜擎,忍不住哼了一聲,“像是這種老妖婆,的確該多給她下點媚藥。”

    晚上的時候,陳氏為了表示自個這個二夫人的大方與和善,特意叫人請了三位嬤嬤去前廳用膳,當然到場的都是女眷。

    墨晴柔跟墨如眉都是精心打扮過的,瞧那模樣嫩的簡直能掐出水來。

    而且幾人還特意拐了個彎來清雪苑叫上墨雪顏一起。

    “四小姐,以后你是太子的庶妃,而二小姐跟五小姐可是太子的側妃,品階比你高,所以在這府中,只有你請她們的份,哪里有她們等你的份,還不快快向兩位小姐賠罪。”

    花嬤嬤仗著自己是教習嬤嬤的身份,開始拿大。

    “哦。”

    墨四姑娘愉快的點了點頭,看向站在自己跟前,明明得意的很,卻還裝出一副高潔圣母樣子的兩人,笑道:“白蓮花姐姐,白蓮花妹妹,實在對不起,是我錯了,下次一定不會了。”

    墨晴柔倒是一臉的享受,還以為墨雪顏通過這次選妃宴的事情學乖了。

    倒是墨如眉有些不知所以的望著墨雪顏,以為她腦子抽發瘋了。

    “五妹妹,我在夸你跟白蓮花一樣美麗有氣質,以后你入了太子府,太子殿下一定會很喜歡你的。”

    墨四姑娘笑意真誠,完全讓人產生了一種錯覺,甚至還上前好心的替墨如眉整理了整理衣服。

    卻沒人看到她在低頭時,眸中露出的那一抹狡詐。

    墨如眉向來性子沖動,聽了這話頓時一笑道:“四姐姐,看來你還挺會說話的嘛。”

    墨晴柔站在一旁,微皺了下眉頭。

    看著墨如眉那副自我感覺良好的樣子,墨晴柔心里就來氣。

    憑什么一個庶女跟自己平起平坐?

    “好了四妹妹你不要耽擱了,咱們還是趕緊跟嬤嬤過去吧,一會菜都涼了。”

    墨晴柔率先轉身留給眾人一個高傲的背影。

    走到花園的時候,忽然陣陣喊聲傳來,“抓賊啊,快點抓賊啊。”

    接著便見幾個身著粗布衣衫,蒙著面巾的人像這邊跑了過來。

    “快攔住他們。”

    墨晴柔頓時唬了一跳。

    然而不等眾人攔截,那幾人已經跑過來了,粗魯的推開所有人,朝著東邊的院墻便翻了過去。

    不過被那幾個小賊這么一推,墨晴柔跟墨如眉幾人站不住,立刻撲成了一團。

    “啊!”

    甚至墨如眉還壓在了趙嬤嬤身上。

    墨雪顏作勢摔倒,然而右手卻飛快的掠過三個人,隨后自己也大喊了一聲,“摔死人了!”

    “誰掐我?”

    花嬤嬤疼的齜牙咧嘴,總覺得有人剛剛在她胳膊上狠狠掐了一下。

    “嬤嬤,您沒事吧。”

    墨雪顏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后還好心的扶起了花嬤嬤。

    “這是倒了什么霉,出門就遇到賊。”

    花嬤嬤氣的要死,對墨雪顏也沒什么好態度,很是粗魯的便將人推一邊去了。

    幾人心情都不好,收拾了一番,才往前院去。

    墨雪顏走在最后面,還是那副灰頭土臉的模樣,都懶得收拾自己。

    等前面的人走遠了,她才攤開手心,慌忙將手心里那根細細的銀針扔到了土里,還狠狠的踩了兩腳,拍了拍胸口道:“萬一扎到自己就麻煩了。”

    銀針上可是用媚藥的藥水專門浸染過的。

    如果真的中招可就麻煩了。

    而墨四姑娘也沒客氣,給三位嬤嬤一人一針。

    如此下去,藥浸入血液里,可比直接吃發作要快,而且效果更強。

    要知道這媚藥可是最特殊的一種,夜小將軍的珍藏品。

    “趙嬤嬤、安嬤嬤、花嬤嬤,您幾位可是上賓,快來坐。”

    陳氏將三人簡直供奉成了神。

    那三人也沒客氣,尤其是花嬤嬤都沒謙虛下,便坐在了上首。

    然而她剛剛坐下,便覺得不對,身體溫度陡然升高,似乎有股欲望在體內不斷叫囂著。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