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選妃宴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墨雪顏翻身,跳下了墻頭,一言不發的朝屋子里走去。

    她真的很討厭這男人用強!

    在她墨雪顏的世界里,從不會對任何人妥協。

    人不犯她,她犯人。

    人若犯她,她必誅之!

    “顏顏,你不是我的玩物,你是我獨孤邪終其一生,所愛之人。”

    坐在墻頭上的男子忽然開了口,語調悲涼。

    那么強硬的他,這一刻卻是卸下了所有的冷漠與強硬。

    墨雪顏頓住腳步,心莫名一顫,似乎遺失了些什么。

    “顏顏,你丟失掉的是我獨孤邪最在乎的記憶,你……”

    這句話沒有說完。

    墨雪顏轉頭望去,只見墻頭上空空如也,似乎根本沒有人來過。

    她呆呆的看著,腦海中忽然閃過一段模糊的記憶。

    記憶中,一個身著白衣的小女孩,正在追著一個穿黑衣的少年。

    小女孩在后面跑,氣呼呼的叫著:小九,你再跑我不理你了,小九……

    少年依然在跑。

    小女孩不小心摔在了地上,頓時哭了起來。

    少年停住腳步往回跑。

    “顏顏,摔哪了?”

    “小九,我不理你了,你故意不讓我追上。”

    “好,我錯了,以后不會了。”

    “那你娶不娶我。”

    “娶。”

    “什么時候?”

    “等你及笄。”

    等你及笄……

    墨雪顏頭猛地一痛,面色有些白,那些記憶瞬間消失不見,根本想不起來。

    可是她卻依然記著兩個字:小九。

    “藍翎藍亦。”

    墨雪顏忽然轉頭,看向藍翎藍亦問道:“小九是誰?”

    藍翎瞬間愣住,一臉訝異的望著她,隨后表情古怪的吐出了一句話:“是我們王爺。”

    這就對了,上次獨孤邪也是這樣問她的,問她還記不記得小九。

    可她不記得了……

    墨雪顏狠狠的搖了搖頭,甩掉這些雜亂的思緒,隨后對藍翎吩咐了幾句,便安心的回床上睡覺去了。

    用了沒一日的時間,墨家夫人成為禿子的事,便傳遍了整個京城。

    陳氏一時間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而此時,太子府內。

    “姑姑的意思是此事都跟那小廢物有關?”

    獨孤燁輕啜一口茶,神色訝異,根本沒有想到墨雪顏能玩出那么多花樣。

    “以前人人都說墨家四小姐膽小懦弱,大字不識,大禮不知,可姑姑今個看著卻不是如此,而且如今宸王對她很看中,親自派了人護著,所以這婚約就更不能作廢。”

    靜樂長公主狡黠的眸中,暗藏了一抹陰狠。

    一連幾日,都很安靜,沒人來清雪苑鬧。

    選妃宴的帖子下來的時候,墨雪顏正在清點自己的財產。

    “太子要選妃,關我何事,為什么一定要我去?”

    看著手中大紅帖子,喜氣洋洋,墨四姑娘頓時抽了抽嘴角。

    她才從內定的太子妃降為側妃幾天,太子就要選妃了,而且還點名要她去。

    這個問題,藍翎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思索片刻道:“四姑娘,主子說了,您若是不想去,他會解決。”

    “去,怎么不去,這次選妃宴是皇后娘娘舉辦的,我能不去嗎?”

    這次的選妃宴,是皇后特意為兒子辦的。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別的目的。

    但墨雪顏知道的是自己必須要去,否則在這京城也混不下去了。

    更何況她要退掉與太子的婚事,自然先要跟對手過過招,心里有個底才是。

    七日后,墨府外,三輛馬車已經準備好。

    墨雪顏一人走出了墨府。

    藍翎藍亦的身份,不適合陪她入宮赴宴。

    所以墨四姑娘今個是單槍匹馬進宮。

    “四姐姐,你說今個太子妃的位子會花落誰家?”

    墨如眉一襲淺綠衣衫,明眸善睞的走了過來,柔柔的話語,卻滿是譏諷。

    今個她也收到了請柬,自然高興的很。

    “太子妃啊,當然是五妹妹的。”

    墨雪顏眸光掃過墨如眉背后的那個身影,笑意悠然。

    “也許你真的說對了,畢竟太子對我可比對你好。”

    墨如眉哼了一聲,抬腳上了馬車。

    墨雪顏也轉身上了馬車。

    墨晴柔是最后一個出來的,目光放在墨如眉的馬車上,不屑的嘟囔了一句,“蠢貨!”

    她是嫡女,姐姐又是貴人。

    所以太子妃的位子理應是她的!

    三輛馬車一同離開到了宮門口停下。

    墨如眉跟墨晴柔下了馬車之后,與婢女急匆匆的走掉了,直接甩開了墨雪顏。

    墨雪顏一路踢著石子,自己往宮里走去。

    忽然腳下一使力,一枚石子對著前面走著的紫衣女子便飛了過去。

    紫衣女子并未回頭,卻是輕巧的躲開了那枚石子,隨后才停住腳步,向后看來。

    “是你用石子偷襲我?”

    紫衣女子十五六的年紀,眉彎似月,膚白若雪,小巧的巴掌臉,異常美艷,眸中滿是傲氣。

    墨雪顏當做沒聽見,直接別過頭去,裝了個路人甲。

    “我跟你說話呢,你沒聽到嗎?”

    紫衣女子皺了皺眉,指著墨雪顏問道:“你是哪家的小姐,怎么以前我沒有見過你?”

    “原來你是在問我啊。”

    墨雪顏這才回過頭來,一副驚訝的樣子看著紫衣女子笑道:“我是墨雪顏,你是誰?”

    仿佛完全是剛見到對方的樣子。

    “你就是那個什么都不懂的墨家小廢物!”

    聽到墨雪顏的身份之后,白琉璃瀲滟的眸子,頓時暗了暗,神情中隱約帶著幾分恨意。

    “我是白琉璃,武安侯的女兒,跟我比你差多了。”

    不待墨雪顏開口,白琉璃已經哼了一聲,言語里滿是不屑。

    墨四姑娘最是看不慣這種優越感極強的女子,蛾眉輕蹙,不打算理她,繼續向前走去。

    “什么,前面那個就是京中千金小姐中最出名的草包廢物墨雪顏?”

    一聲尖銳的聲音驟然響起。

    “小廢物,你轉過頭來讓我瞧瞧,看看你到底是個什么丑八怪,竟然這么出名。”

    墨雪顏腳步沒停,繼續向前走去,只是眸中那抹倏然而過的殺氣,卻叫人心驚。

    “小廢物,你聽到沒有,本小姐喊你呢。”

    后面的女子追了上來。

    這時,前面有個太監端著一盆水走了過來,而且神色怪異,目標直沖墨雪顏。

    墨雪顏頓時面色一變,右腳飛起一枚石子,對著那太監就踢了過去。

    那太監猝不及防踩中石子,端著水盆正巧往白琉璃身邊栽去。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