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本王來為你暖床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燁兒,放肆!”

    看著摔在地上的茶盞,成文帝頓時龍顏大怒。

    “在朕面前你就如此放肆,你這太子是怎么當的。”

    “可是父皇,獨孤……”太子面色微微一變,隨即改口道:“兒臣與墨雪顏自幼便有婚約,即便兒臣對墨雪顏不喜,那她也是兒臣的女人,九叔怎么能將人留在宸王府,萬一他們發生了些什么,兒臣還怎么娶墨雪顏,難道要兒臣娶一個不干不凈的女人回來嗎?”

    “燁兒,既然你如此不喜歡墨雪顏,那朕就解除你們的婚約,將她賜婚給宸王,墨曜當年為大齊立下汗馬功勞,所以即便墨雪顏再如何不堪,朕也不能不顧及她是墨曜的血脈。”

    成文帝對此事很是頭疼。

    墨曜為大齊立下汗馬功勞,平定了無數次的叛亂。

    即便他失蹤,但在百姓心中,依舊是那個一心為民的大將軍。

    所以即便墨雪顏毫無閨閣千金的樣子,成文帝也不能在面上虧待了她。

    更何況她與獨孤燁的婚事,是因當初墨曜的功績定下的。

    若真要取消這樁婚事,必然要為墨雪顏尋一個不錯的去處,否則一定會招惹百姓非議的。

    “父皇,即便兒臣不娶墨雪顏,也不能讓九叔娶她,這讓兒臣的臉面往哪擱。”

    獨孤燁拒不肯讓步。

    “行了,此事朕還沒決定怎么著,你在這嚷嚷什么,簡直一點太子的樣子都沒有。”

    成文帝頗為不耐的沖著獨孤燁抬了抬手,“沒事趕緊回去,不要來招惹朕心煩。”

    獨孤燁低頭走了出來,冷峻的面上,劃過一抹陰狠。

    他抬頭望了望天,神色冷凝,低聲道:“墨雪顏,你想擺脫孤,嫁給別的男人,休想!”

    “你就是死了,也只能是孤的女人,孤可以娶你不碰你,讓你受盡折磨,孤獨終老,但絕不會讓你嫁給別的男人,有好日子過。”

    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

    墨雪顏不知道自己這一覺睡了多久,只知道窩在被子里一直睡,直到將所有的覺都補過來之后,方才醒過來。

    醒過來,又風卷殘云的將下人準備的飯菜一絲不落的全部吃了。

    之后,休息了一天,又縮進被窩睡了起來,完全杜絕了跟外界一切聯系。

    夜,漸深。

    宸王府的環境極好,屋子里點了炭盆,暖暖的。

    墨雪顏窩在棉被里睡的正香。

    忽然,一陣腳步聲響起。

    墨雪顏猛地睜開眼睛,抬腳朝著某個方向便踹了下去。

    然而,那道來到床前的身影,卻是輕松避開,隨即便上了床。

    下一刻,被子被掀開,躲進來一人直接貼在了墨雪顏的身上。

    “獨孤邪!”

    墨雪顏咬牙切齒的看著半夜爬床的宸王殿下,小臉氣的鐵青。

    “顏顏,今個太冷了,我是來給你暖床的,乖,天色不早了,趕緊睡。”

    獨孤邪伸手霸道的將墨雪顏塞進懷中,語氣卻是寵溺的緊。

    “獨孤邪,我不冷,不需要你來暖床。”

    墨雪顏簡直被這人打敗了。

    不是人人都傳,鬼王不近女色,面冷心冷,那這貨是誰?

    “那我冷,我需要你。”

    獨孤邪將人抱的更緊了。

    “可你說過不強迫我的。”

    “我沒有強迫你,我只是想你了而已,顏顏我發誓我什么都不會做的。”

    這語氣聽上去有些可憐。

    墨雪顏莫名的心一軟,抽了抽嘴角,沒再說話。

    “睡吧。”

    獨孤邪淡淡一笑,神色寵溺。

    墨雪顏沒再多想,很快睡去。

    他的胸膛寬大結實,能將嬌小的她,完全包裹起來,滿是溫暖。

    所以墨雪顏睡的很安心。

    她能這么安心的睡下,說明她對他并沒有多少戒心。

    獨孤邪睜開眼睛,眸光寵溺的看著她,這個他從小看到大的丫頭,本就該是他的。

    墨雪顏的呼吸很淺,一點一點打在他胸膛上,撓的他心里有些癢癢。

    他目光不移的看著她,呼吸漸漸有些急,驀然想起那一夜,雖然有些瘋狂,而且被藥物所控制。

    但至今想起來,仍覺甜蜜。

    因為那一夜,將她變成了他的女人。

    看著懷中安睡的人兒,獨孤邪終于忍不住,低頭吻上她的唇,柔軟而甘甜。

    一吻便一發不可收拾。

    ……

    他那般專注,一腔柔情盡付。

    獨孤邪的呼吸頓時沉重起來。

    ……

    正在沉睡中的墨雪顏,忽覺身上一涼……

    墨雪顏猛地睜開眼睛,反應過來,眸光一冷,右腿一彎,對著身上男人……便攻擊了過去。

    宸王殿下一時失控,正在沉浸中,根本沒有任何防備。

    頓時被墨雪顏擊中,痛的他幾乎跳了起來,冷汗淋漓,發出一聲悶哼。

    墨雪顏伸手扯過自己被剝掉的寢衣穿上,坐起身子,皺眉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痛苦不堪的獨孤邪,抽了抽嘴角,“活該。”

    果然男人本色!

    還真是來暖床了。

    “顏顏,你就不怕我廢了,以后我沒辦法娶你。”

    好大一會,獨孤邪才緩過神里,額上依舊冷汗淋漓。

    他神色痛苦的看著墨雪顏,到底是著了這丫頭的道。

    這丫頭也不知跟誰學的,這么兇悍……

    夜擎是一個,墨瑾騰是一個,他獨孤邪也是一個,而且千防萬防到底是中了招。

    普天之下,也就她一個能如此輕易的算計到他。

    “你最好廢了,這樣就不用來糾纏我了。”

    墨雪顏哼了一聲,指著獨孤邪道:“你讓開,我要離開這里,既然你不遵守約定,那我也沒有留下去的理由。”

    “顏顏,那是因為我在乎你。”

    獨孤邪故技重施,將人抱在懷里,低聲道:“從沒有一個人能讓我如此失控,但唯有你可以控制我的心神,天下間只有你一個!”

    “可是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我不喜歡你,不希望你碰我!”

    墨雪顏皺了皺眉,語氣不善。

    她知道獨孤邪對她好,可她根本不喜歡這個男人。

    即便獨孤邪有最尊貴的身份,最強勢的權力,甚至可以護她一生。

    可這并不是她想要的。

    她墨雪顏的生活只能由自己掌控!
閱讀情妃得已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