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四章 瘋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什么是宗師之作?

    最完美,毫無破綻的作品才能被稱之為宗師之作,葉余仿制的明朝古玉,之所以被認定為陸子岡的作品,就因為那件作品太完美,沒有任何失誤和瑕疵。

    而恰巧,玉雕界在明朝是出過一任宗師,所以就將葉余仿制的作品硬生生的栽給了陸子岡。

    宗師之作,是模仿不來,也不可能做出贗品。

    只是他們誰都沒想到會出葉余這樣一個怪胎,自己達到了宗師水準,竟然還去制作贗品。

    書法界的宗師比玉雕界多一些,但也是屈指可數。

    說起書法界宗師,最出名的當屬王羲之,可惜現存的王羲之真品實在太少,大部分都是臨摹本。

    無論是誰臨摹,不是宗師級的,都不可能將王羲之的字真正臨摹出來。

    除了王羲之,歷史上真正達到宗師境界的書法家其實不多,歷史上很多書法大家被稱之為宗師,其實就是頂級大師。他們的字還沒達到宗師那種毫無破綻,收放自如的境界,多少還是有那么一點點失誤。

    而今天,在幾十位喜愛書法的老人面前,一位新的宗師,如此年輕的宗師,就這么誕生了。

    或許他們還看不出來,或許他們還分辨不出什么是真正的宗師之作,但葉余可以,極眼之下,一目了然。

    “好!”

    深吸了幾口氣,張本行自己也叫了個好字,不知道是為葉余的詩而稱贊,還是為自己的字。

    他知道自己突破了,那種感覺很明顯,他知道自己的字又提升了一大截,這一大截,是很多人一輩子邁不過去的砍。

    這個砍,他邁過去了。

    能邁過去這個砍,他最感謝的就是葉余,是葉余這首詩,讓他如同突然頓悟了一般,一下子就突破了。

    而他根本不知道,這首詩他之前知道,只是沒寫過而已。

    不過即使他之前寫過,也不可能突破,今天葉余是先清除了記憶,然后再把這首詩重新拿出來,他等于是第一個寫出這是首的人,所以這種代入感非常的強,在寫最后兩句的時候,才有了突破。

    換成以前,因為提前就知道這首詩是好詩,沒有那種第一次的震撼感,他就算寫一百次,都不可能這樣代入,也就不可能有這樣的突破。

    這首詩,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確實寫進了他的心坎里。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誰在頂?只有他張本行,整個書法界,沒有他張本行服氣的人,只有別人來服氣他。

    他以前就被人稱為書法界第一人,如今突破到了宗師之境,這個第一人當之無愧,當然是‘一覽眾山小!’

    他看別人,是低著頭。

    能被他看中,又有資格和他平起平坐的,只有葉余。

    葉余是玉雕界宗師,玉雕界的第一人,在玉雕界,他就是最頂上的那個人,所有的玉雕師,在他面前都是那些小山。

    只有他們兩個,才有資格站在那個頂峰。

    更何況他這次的突破,完全可以說是葉余給他的機緣,讓他心里對葉余更為感激。

    雖說只是業余愛好,但一個業余愛好能真正做到頂尖,張本行還是滿喜歡的。

    “葉兄弟,我有個不情之請!”

    張本行寫完字,突然又回過身,對葉余抱了抱拳。

    大家的目光又都集中在他剛寫的字至上,特別是最后一句,明顯和之前還有著不同。

    最后兩句寫的更好,字彷佛活了一般,那種站在高頂俯視的高傲,無比突顯,可大家彷佛很自然的能接受這種俯視,接受這種高傲。

    這兩句字,有這個資本。

    嚴格說起來,他寫的這幅字只能算是半步宗師,前面六句都不屬于宗師水準,只有最后兩句達到了,并非完整的宗師之作。

    不過這件作品更為難得,收藏價值也更高,這是一件見證宗師誕生的神作。

    “張大哥,您和我不用客氣!”

    “我想請你幫我做個印章,這幅字我要蓋上新的印章!”

    張本行鄭重的說著,葉余沒想到他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他沒做過印章,但印章是比玉雕更簡單的石雕,也沒特別深的技術限制,研究一下,應該可以。

    “沒問題!”葉余答應了

    “還有這幅字,原本我想寫好送給你,但現在實在不好意思,這幅字對我意義更為重要,等回去之后,我再給你重寫一幅,不兩幅!”

    張本行不怕激將,激將又能如何,他確實假裝激將來寫的這幅字,當時就想著這幅字還送給葉余。

    以前激將他寫的字,他還撕過,反正不管誰激將,用什么方法,寫出來的字就不給這個激將之人,故意氣讓。

    他老爹是被他氣的次數最多的人。

    為了得到他的字,他老爹也是煞費苦心,用盡手段,這父子倆這些年智斗了幾百回合,可以想象的到,張本行晉升書法宗師之后,他老爹還會用更多的手段來謀取他的字。

    而張本行如果再贈送給葉余兩幅字,那葉余和葉爸倆人手中張本行的字將是除張本行老爹外,收藏量最多的人。

    張本行的老爹,至今也不過五幅而已,葉余這里加上張本行的承諾,已經達到了四幅。

    不過同樣,張本行也是葉余作品收藏最多的人,除了毛永輝和葉余自己之外,張本行擁有加上印章的三件葉余作品。

    兩位宗師,互相收藏。

    “十萬,我出十萬,這幅字你們賣不賣?”

    葉余和張本行正互相看著,圈外突然有人喊價,這個價差點沒把張本行嘴巴氣歪。

    而葉余也不禁莞爾。

    十萬來買張本行成為宗師的鑒證之作,他還真敢開這個口。

    “這樣的作品,絕對不止十萬,我出一百萬,一百萬來買!”

    有人出價,立刻引來了跟風,這個出價的人眼力要比之前那個好一些,但好的有限,給的價格也遠遠配不上張本行這幅作品。

    不過聽到剛寫的字就有人愿意一百萬來收購,很多人還都羨慕的看向張本行。

    “三千萬!”

    兩個人擠開了人群,一個人從外走了過來,很是激動的走到張本行寫的那幅字面前,而他給的價錢,頓時讓周圍鴉雀無聲。

    剛才一百萬已經是讓大家很震驚的價格,而現在有人一下子又在這個價格的基礎上抬升了三十倍,簡直就是瘋了。
閱讀葉余人生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