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228、七殺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葉斷魂剛施展完龍息,便被九州之雷打中,不過他也算反應迅速,隨著這道霹靂落下,他的冥河七殺也已經使出,兩股力量便撞到了一起。

    被巨大的沖擊波打中,葉斷魂整個人飛了出去,目標正是圍墻之外。

    殷窮奇看到這一幕,自然知道葉斷魂絕不會就此喪生在九州之雷下,甚至不能將他擊飛這么遠。

    只見殷窮奇腳下一頓,身形已經飛出數丈,擋在了葉斷魂面前。

    不過沒等殷窮奇使出銀槍,葉斷魂的一只手已經反轉抓了過來,角度極為詭異。

    就是這么一招,卻透著肅殺和陰毒的氣息,殷窮奇回掌阻擋,卻發現葉斷魂那股陰毒的氣息好像能穿透他的內力,直接擊到他的體內。

    隨著殷窮奇也施展出內力,兩股力道便膠著在一起,而葉斷魂終于發出陰笑聲,盡管他的嘴角還淌著血水。

    隨著內力滲透,那股肅殺之氣被無限放大,如同冥河之水一般,只要墜入,便永無脫離的可能。

    這就是冥河七殺,一殺為一重力道,七殺卻不是七重力道,他是以倍數疊加的。

    冥河前六殺葉斷魂只花了一年便學會了,但就是這最后一殺,耗費了他十年的時間,但一旦學會,只要有機會施展,那就是極端恐怖的招數。

    殷窮奇盡管內力雄厚無比,但依然被冥河七殺所侵入,一旦這股氣息進入奇經八脈,那么結果必然是經脈寸斷而亡。

    危急之下殷窮奇立刻運起大我心法,試圖通過天地之氣,化解冥河的力量。

    “現在想要化解?遲了!”葉斷魂說著另一只手蓋向了殷窮奇的頭頂,此刻他的手爪如同干枯的骷髏一般,所有血肉好像都被耗盡了,看起來極為可怕。

    李沐陽在樓頂看到了他師傅的危機,當即縱身而下,手中長槍刺去,直指葉斷魂的脖子。

    葉斷魂是何等人物,經過了十年的苦修,所練成的武功自然驚天動地。

    隨著李沐陽靠近,葉斷魂那只手爪立刻回手反擊,指風之厲,直接刺破了李沐陽的防御,點在了他的額頭。

    “住手!”殷窮奇雖然無情,但對于這個天才弟子還是十分看重的,當即大吼一聲,體內內力微微停滯一下,然后全部如潮水般涌了過來。

    殷窮奇縱橫江湖數十年,被稱為西域第一高手,壓了鬼宗宗主豪鬼一頭,自然有他壓箱底的絕技,這招雄鷹斷翼便是拼命的絕招,通過不惜損傷經脈,將浩然內力無限釋放。

    這一招果然擋住了冥河七殺,阻擋住了陰毒氣息的侵蝕,但殷窮奇的臉色卻很是難看,也是受到了反噬。

    現在殷窮奇、李沐陽和葉斷魂三人形成了僵持的局面,葉斷魂可以不顧自己,直接誅殺了李沐陽,而殷窮奇也可以舍棄李沐陽,拼光內力,用銀槍誅殺葉斷魂,至于李沐陽卻是砧板上的肉,生死都隨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片片紅葉從空中飄落,接著幾道婀娜的身影從四周驚鴻一現,隨著紅葉落地,四周多了七個女人。

    這是紅葉幫七花七葉中的七花,隨著七花降臨,一個嬌小可愛的少女便踏著紅葉飄落,姿態極為飄逸。

    姜紅葉帶著微微的面容來到了庭院里,手中順勢抓起一枚還未落地的紅葉,彈指一揮間,紅葉如飛刀般射出。

    紅葉打在了葉斷魂和殷窮奇手掌交接的地方,頓時掌力四射,兩人迫不得已松開了手掌,巨大的內力將他們各自逼退了三步。

    殷窮奇沒受什么傷,但葉斷魂冥河七殺被生生打斷,氣息一時逆襲,動彈不得,只能坐下調息。

    至于李沐陽便沒有這么幸運了,那些不受控制的內力傾撒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的經脈都打斷了,人也飛了出去,撞在墻上生死不知。

    “殷窮奇?”姜紅葉看著西域雄鷹問道。

    “姜紅葉?”殷窮奇也反問道,他們兩人已經二十年未照過面了,如今見面,盡管容顏都改變了,但都能認出彼此。

    殷窮奇此刻內力消耗了大半,此刻根本無法再和以逸待勞的姜紅葉比,但是他卻不愿意將葉斷魂拱手送人,這個人頭是他的。

    “姜幫主,這里是我守衛的,你應該在城南那片吧,怎么?想要趁火打劫,還是欺我西域無人?”

    殷窮奇自然一步都不會退讓,葉斷魂是他耗費了巨大代價拿下的,因此他最鐘愛的弟子都生死不知,他怎么能容許姜紅葉來撿現成的便宜。

    姜紅葉卻忽閃大眼睛道:“我不知道呀,我只知道剛才不是我,殷霸主恐怕就騎虎難下了,哪里有現在這樣的威風。”

    殷窮奇愣了下,這句話倒是回答不出,按理說也是不錯,但這個便宜卻被她占大了。

    “哼,即便沒有你姜大幫主,我也能將這個刺客之王拿下,你這根本就是乘人之危!”殷窮奇依然不服道。

    姜紅葉一臉無辜的表情,但還是點頭道:“唔,就算你殷霸王說得對,那么我便讓你唄。這個功勞是你的啦。”

    姜紅葉的退卻讓殷窮奇十分驚訝,事實上,他已經想好了后面的話,甚至是拼命的招數,即便同歸于盡,他也不能讓姜紅葉占了便宜。

    可是現在人家退讓了,殷窮奇雖然半信半疑,但還是上前點住了葉斷魂的穴道。

    幾乎在同時,一道煙霧憑空出現,緊跟著一道人影幾個縱身便來到庭院里,扛起葉斷魂便往外逃去。

    殷窮奇見狀,急忙抓過銀槍卻阻擋,但對方身手卻極為矯健,幾個轉身便躲過了銀槍。

    殷窮奇還要追擊,但體內氣息卻一窒,手腳不由得放慢了。原來他剛才一直在高強度對戰,一直來不及回氣,此刻再次追擊,一時氣息堵塞。

    趁著這個功夫,那個人影再次升起一道煙霧,然后整個人帶著葉斷魂便不見了,現場只留下一地的煙灰。

    殷窮奇呆住了,真不知道剛才那個是誰,竟然能在他眼皮底下將人救走。

    “呀,殷霸主,你怎么將人弄丟了呢,好不容易才將他引到這里,現在好了,一晚上都白費啦。”

    姜紅葉此刻故作驚訝地捂著嘴,一副懊惱的表情,但眉宇間的嘲弄的神情卻十分明顯。

    “人我會找回來,姜幫主便不用操心了。”殷窮奇說著便扛起昏倒的李沐陽,然后轉身離去。

    看著殷窮奇的背影,姜紅葉扳著手指說道:“哎呀,忘了告訴你,七葉已經將四周包圍了,那個忍者是逃不掉的。”
閱讀三圣石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