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七章、追趕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安卡拉,阿瓦城內發生的事情已經傳了過來。得益于這個好消息,心情大好的阿卜杜勒-阿齊茲一世,大度的放過了棄城而走的厄茲居爾少將。

    被人“屠城”都成為了好消息,不得不說奧斯曼帝國已經徹底廢了。要是換個時間點,蘇丹政府早就出兵報復了。

    現在,還是使用外交手段吧!不是阿卜杜勒-阿齊茲一世不想報復,而是真的打不贏。

    “立即把消息公布出去,號召國民決死抵抗,告訴民眾邪惡的敵人想要摧毀****,我們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外交部和英法繼續溝通,請他們出面干涉這場戰爭。把阿瓦城的慘劇捅給國際媒體,在歐洲大陸揭露敵人的暴行,發動國際輿論譴責奧地利和俄羅斯。”

    寄希望于國際干預,這是殘酷的現實逼出來的。最近這些日子,奧斯曼帝國沿海城市基本上都被奧地利海軍問候了一遍,包括安卡拉在內的很多內陸城市也遭到了飛艇轟炸。

    蘇丹政府不是沒有組織反擊,甚至他們還擊落了一架飛艇。可這對大局來說,根本就于事無補。

    奧地利飛艇部隊本來就是沒有目標在亂炸,就算是有步槍襲擾,讓他們提高了飛行高度,可城市那么大的目標,再偏能夠偏到哪里去?

    只要把炸彈扔進城市中就算是達到了目的,炸掉了工廠、物資倉庫,那算是賺了。

    受轟炸的影響,阿卜杜勒-阿齊茲一世都搬出了王宮,跑到郊區的莊園內辦公,政府高層也跟著跑了出來。

    沒有辦法,幾十架飛艇出現在王宮上空一起游,讓阿卜杜勒-阿齊茲一世成了驚弓之鳥。

    阿瓦距離安卡拉就那么幾百公里,正好在飛艇轟炸范圍內,沒得說安卡拉自然成為了轟炸的重點,阿卜杜勒-阿齊茲一世的王宮成為了重點中的重點。

    誰讓他把王宮修那么大呢?如果小點兒,沒準天上的飛艇就找不到了。

    轟炸的戰果全靠運氣,包括被重點照顧的安卡拉,實際上也沒炸死多少人,可是造成的恐慌卻沒有辦法解決。

    有錢人紛紛跑路,剩下的都是一幫跑不了的窮鬼。最近幾個月,奧斯曼帝國的對外移民人數,都超過了過去五年的總和,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有錢人跑路,市場購買力下降。奧斯曼帝國很多城市都蕭條了下來,經濟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從戰爭爆發開始,蘇丹政府的工商業稅收就全面崩盤,政府財政危機日益嚴重。再這么下去,奧斯曼帝國遲早要完蛋。

    ……

    倫敦,阿瓦被屠的消息傳來,這座城市就沸騰了。報社都在加班加點的趕新聞,沒有人會放棄這個爆點。

    盡管阿瓦遠了一點兒,又沒有電報連接,沒有辦法收集到現場的資料。不過沒有關系,大家可以腦補。

    每一名優秀的報社編輯,都是編故事的小能手。隨便腦補推理一下,就是一篇好文章。

    “真相”還不是他們說了算,只要不是編的太夸張,就不怕會穿幫。既然是屠城,重點是突出俄軍的殘暴,和奧斯曼人的無助就夠了。

    仿佛大家都化身為正義的使者,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紛紛譴責奧地利和俄羅斯對奧斯曼帝國的入侵。

    當然,也不乏有對俄羅斯奧地利的支持者。奧斯曼帝國拉了這么多年仇恨,怎么可能沒有仇人呢?

    只不過這種聲音,目前占據不了主流。只有等民眾的同情心耗盡過后,報紙才會揭露奧斯曼帝國的黑歷史。

    波瀾壯闊的報道,才能夠增加報紙銷量。要是一下子全部放了出去,上哪兒去找那么多大新聞。

    唐寧街首相官邸內,格爾斯頓首相正在為目前的局勢發愁。國內的愛爾蘭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國際上的爛事又來了。

    奧斯曼帝國和奧地利、俄羅斯在近東地區苦戰,倫敦政府不想看到奧斯曼帝國完蛋。

    阿瓦“屠城”事件出現,本來是最好的干涉機會。可惜他們的最佳幫手拿破侖三世在不久前死了,普魯士人又盯上了波蘭王國。

    在歐洲大陸找不到打手,倫敦政府就算是想要干預,也無能為力。

    原時空的俄土戰爭中,英國人可以強勢干預,那是建立在歐洲各國都不想看到俄羅斯帝國擴張,維多利亞女王才強勢表態的。

    格爾斯頓嚴肅的說道:“奧斯曼帝國就快要撐不住了。我們剛剛收到消息,奧地利人已經出兵中東了,或許要不了多久就會兵臨耶路撒冷。

    現在奧斯曼帝國連小亞細亞半島的危機都沒有辦法解決,根本無力支援中東地區。

    如果我們不想看到奧地利和俄羅斯瓜分奧斯曼帝國,把觸手伸到波斯地區,就必須要想辦法干涉。”

    外交大臣麥克林:“首相閣下,干涉是必然的,可是現在時機還不成熟。

    拿破侖三世剛死,拿破侖四世繼位還不到一個月,法國政府內部亂得一團糟。

    被拿破侖三世壓制的反對派,這個時候都跳了出來,可能未來數年時間,巴黎政府都會處于內斗狀態。

    波蘭王位選舉馬上就要投票了,如果沒有外力干預,威廉一世勝出幾乎是必然的。

    我懷疑柏林政府可能夠和維也納達成了交易,現在法國陷入內斗,只要奧地利不出兵干涉,普魯士人的野心就要成功了。

    這個時候,想要干涉近東戰爭,我們在歐洲大陸上找不到任何一個強力盟友,總不能指望我們的三寸不爛之舌,就讓奧地利和俄羅斯妥協吧?”

    不列顛有制衡奧地利和俄羅斯的武器么?答案是:有。

    可惜威力不夠大,或者是根本就不能用。比如說:英俄兩國簽訂的貸款協議,倫敦政府可以隨時斷掉沙皇政府的錢袋子。

    可這些貸款,也是有利益交換的。俄國人加入英國主導的貨幣體系,他們才提供這筆貸款。

    要是真的撕毀了協定,沙皇政府勢必會退出英鎊——黃金體系,這是英國的金融財團萬萬不可能答應的。

    盧布綁定英鎊的貨幣改革,才剛剛起步,距離完成至少還需要數年時間,在計劃完成前,沙皇政府他們必須要拉住了。

    威脅奧地利更麻煩,搞不好還會爆發戰爭,兩個誰弄不死誰的國家開打,只會便宜第三者。

    除非是逼不得已,正常情況下倫敦政府不可能做出這種決定。英國人的外交政策,永遠都是圍繞著國家利益轉的,損己利人的事情他們可不會干。

    財政大臣拉路克-羅伊德質疑道:“放任普魯士吞并波蘭,維也納政府這是瘋了么?”

    外交大臣麥克林:“維也納政府沒有瘋,普魯士想要吞并波蘭不是短時間能夠完成的,現在才踏出第一步。

    普波合并首當其沖的是俄羅斯帝國,就算是要犯愁,那也是沙皇政府頭疼的事情。

    普俄之間必有一戰,這個時間可能就在十年之內。現在戰爭非比尋常,兩個大國開打造成的損失,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普魯士想要做大威脅到奧地利,至少也要等他們徹底擊垮俄羅斯帝國再說。在此之前,柏林政府是不會挑戰維也納的。

    如果奧地利人能夠德意志聯邦,雙方的實力差距還會拉大,戰略上也對普魯士形成了優勢。

    或許弗朗茨大帝還等著普魯士人干死他的好盟友,奧地利好順勢接受俄國人在巴爾干半島的遺產,我不相信他們對君士坦丁堡沒有想法。”

    拉路克·羅伊德點了點頭:“有這樣的盟友,俄國人真悲劇。可笑的是,現在全歐洲都認為奧地利是最可靠的盟友,維也納政府的信譽居然還是大家公認最高的。”

    沒有人接這個話題,維也納政府的信譽是歐洲最高的,那是通過一系列的國際事件建立起來的。

    不是一些可能發生的事情,就能夠詆毀的。說得天花爛墜,事情都沒有發生,誰能夠保證一定會發生呢?

    如果在盟約規定期限內,維也納政府打盟友的注意,那肯定會聲名掃地。要是等盟約結束了,這種道德上的壓力就不存在了。

    不可能結盟一天,大家都永遠是好朋友。玩兒國際政治的,沒有誰會那么天真。

    近些年,倫敦政府也在努力改變國際形象,只是他們賣隊友的案例太多,大家都防著一手。

    即便是英法奧三國結盟了,可是法奧兩國私底下盟約依舊存在,并沒有宣布作廢。

    本來倫敦政府為了拆散法奧同盟才加入的,可是后來發現聯盟可以帶來更大的利益,馬上又轉變了方式。在挑撥法奧關系的同時,他們又在維護三國同盟。

    英法奧三國都是殖民大國,大家都吃飽了,成為了國際秩序的既得利益者,英國人還拿走了最大份額。

    相比之下,后起之秀的新興強國,才是真正的威脅。畢竟資源、市場有限,老牌帝國在大碗吃肉,新興強國連湯都喝不上。心里要是沒有點兒想法,怎么可能?

    要不是擔心新興強國崛起,早在數年前,普魯士就和波蘭合并了。

    普波兩國有共同的敵人,普魯士對波蘭的影響力非常大,威廉一世一直都是波蘭王位有利競爭者。

    很多人都認為只有兩國共君,才能夠親密合作,抵擋共同的敵人入侵。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俄羅斯帝國就算是沒落了,依然是一個歐洲大國,給普波兩國帶來了沉重的壓力。

    不要說俄羅斯帝國,就連沒落的奧斯曼帝國,很多人依然倔強的認為他們是一個強國。

    沉寂了片刻功夫后,格爾斯頓首相慎重其事的問:“那么對威廉一世出任波蘭國王,大家怎么看,我們要不要阻攔?”

    這個問題也令人頭疼,普魯士王國是英國人的小弟,但是這個小弟實力太強了一點,根本就不受控制。一旦普魯士吞并了波蘭,這個小弟也就沒了。

    財政大臣拉路克·羅伊德:“普魯士吞并波蘭,對我們的影響不大,不過也不能讓他們輕易成功。

    不是有小道消息流傳,柏林政府要和法奧兩國做交易,換取他們的認可么?

    真的假的姑且不論,但是普魯士能夠拿什么做交易呢?要是讓他們交易完成了,法奧兩國恐怕還會進一步做大,歐洲大陸都沒有小國的生存空間了。

    這非常的危險,讓他們一直這么兼并下去,后面就越發難以限制了。單獨計算本土的經濟總量,法奧兩國都超過了我們。

    要是他們繼續擴張下去,或許在未來他們都不需要聯合,任何一個國家都有威脅我們的實力。

    皇家海軍的強大,也是我們用無數英鎊堆出來的。法奧兩國如果不是重點發展陸權,他們都有能力打造一支皇家海軍出來。”

    這種威脅,不列顛已經感受到了。不同于原時空,現在法奧兩國都是滾雪球般的壯大。

    或許人均收入還比不上不列顛,但是靠著人多,在經濟總量上法奧兩國都逆襲了。

    現在,不列顛的工業霸主地位也是岌岌可危,第二次工業革命爆發后,在新興產業中他們已經喪失了優勢。

    憑借雄厚的家底,他們還可以支撐下去,可是危機已經在醞釀中。如果不是有廣袤的殖民地給了他們底氣,或許很多人都感受了危機。

    可惜這一切,都被掩蓋住了。拉路克·羅伊德看到的也只是法奧兩國財政收入不斷的增加,令他感到了不安。
閱讀神圣羅馬帝國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