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6章 泡茶的女人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市郊區的那棟二層小樓里,院子里打理得不太干凈,盡管已是晚春的季節,但院子里仍舊是一地落葉。

    這些落葉在春日的陽光下,散發出來自自然界的氣息,帶著點腐朽的卻又讓人不生厭的葉道。

    院子里那個狗房子倒是打掃得十分干凈,春日的陽光灑進去一丟丟,里頭一只大黑狗正在里頭打瞌睡。

    房子是有一些年頭了,但里面收拾得還是十分溫馨,家具雖然具有濃郁的年代氣息,卻還是顯得高端大氣上檔次。

    易天坐在沙發上,路征的電話響了,他抱歉地看了易天一眼,拿著電話去了院子里接聽。

    他可真是一個忙碌的心理醫生啊!

    小漓將茶杯里的茶倒了,換上了新茶,沸水傾倒要新茶里,干干的茶葉瞬間飄了起來,泛起墨銀綠的顏色,飄來一陣陣茶葉的清香。

    她泡茶的工夫不錯,這第一泡茶是用來洗杯子的,杯子淋過頭茶之后,又添上了第二道茶。

    她的聲音十分細膩好聽。

    “易警官,請喝茶。”

    白晳的大臉龐子上有一個酒窩,帶著點滴淺笑的樣子。

    他實在想不通,路征說過,她身上多多少少有洛亞的影子。

    可他完全看不出來呀,這完全是兩個不同樣的女人嘛。

    洛亞,這一種細致的工夫茶,她向來看不上眼的。

    她常年拿著一個大茶杯子,走哪都帶著。

    她說,那種小氣巴位的工夫茶不適合她那一種大氣的女生。

    每天晚上,她坐在電腦前整理案子的時候,總會使喚他。

    “警官,將我的茶杯拿來。”

    然后,他會心甘情愿地將她的茶杯里頭倒滿了溫度適宜的茶給女王大人奉上去。

    她總是看也不看,拿起來一仰脖咕咚咕咚灌下去大半杯。

    看得出來,這個女人渴了才喝水,不渴從來不喝水。

    所以,他發給她的信息里頭大半都是讓她喝水。

    她的回答總是不耐煩:“知道了,警官,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婆婆媽媽的。”

    一晃神,那仿佛是好久遠的時候了。

    那個純白的小茶杯里,琥珀黃的工夫茶透著瑩瑩的香氣。

    喝起來滿口留香,其實工夫茶還真得細細品味。

    可惜的是這個浮躁的社會,人們都在忙于生計,忙于如何讓生活更上一層樓,難得有這樣閑暇的時候。

    小漓姑娘坐在他的對面,看他的茶杯空了又給續上了,然后看了看還在外頭說話的路征。

    易天覺得不說話,似乎不太合適宜。

    “小漓,上次你打電話給我說簽證的事情,我沒有幫上忙,真是過意不去……”

    其實純粹只是沒話找話說,人家都回到國內了,簽證的事情當然已經辦妥了。

    小漓的表情卻有些吃驚。

    “我給你打電話?”

    但她那個表情只是一閃而過,瞬間恢復了平靜。

    “喔,這些都是路征在辦,他經常出入境,這些對他來說不是什么難事。”

    “喔。”

    想起她在電話里說過,不要跟路征提及的,她說這話的時候又朝著院子里的路征看了一眼。

    看來他們之間并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和諧。

    路征這一次留在國內的時間有些長,距離上次在f市與易天匆匆一見又過去了大半個月了。

    路征說他在國內這個病人的病情到了關鍵的時期,接下來,他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都會呆在國內。

    易天之所以能抽出身來到c市見一見路征,實在是因為種種跡象表明,白杰已經離開了f市。

    經過大量的梳理監控探頭,在一個星期前,警方在f市一條不起眼的路邊搜尋到了白杰的身影。

    那個戴著漁夫帽,一身休閑打扮,且戴著一個大大口罩的男人。

    他登上了一輛開往c市的長途汽車。

    但經過調查,白杰并沒有在c市下車。

    根據當時汽車上的監控,白杰在c市郊區一處十分偏僻的路邊下了車。

    那之后他去了哪里沒有人知道。

    但警方根據白杰數次作案的案發地點,判斷出白杰一定是用別的辦法進了c市的城區。

    f市汽車站發往c市的長途汽車并不多,除了節假日,大多時候,車子都只有稀稀拉拉的幾個人。

    為了不虧損,汽車司機大多時候會在f市各個路段拉一些散客。

    這些散客沒有在汽車站買票,所以也不需要身份證。

    白杰上了汽車之后,車費給的是現金。

    也沒有人知道他是用什么身份行走在這個世界上。

    f市警方立刻聯系了c市警方,畢竟白杰可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連環殺人犯。

    他不管到了哪一個地方,都猶如魔鬼一樣的存在。

    一道無形的網在c市全城拉開,各大汽車站,甚至火車站,出租車公司。

    還有各大打車平臺,都發了協查通告。

    然而,偌大的省城c市,要尋到這么一個人確實不太容易。

    發現白杰有可能到了c市之后,易天和王同,還有劉行許凡一行立刻到達了c市。

    c市警方經過一個星期的忙碌,并沒有發現白杰的身影。

    這個時候距離白杰最后一次作案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白杰難道是良心發現?再也不打算動手了嗎?

    答案當然是不可能的,對于一個以殺人為樂趣的變態來說,他不可能良心發現。

    他只是在休整,或許他在迷茫,他的下一個目標應該是誰?

    搜索擴大了范圍,c市周邊的幾座小城市也被列入了其中。

    這一天,易天漫無目的的在c市的大街小巷閑逛,c市人們習慣慢生活,大街小巷都是來來往往悠閑的人們。

    茶館,跟老北京的大碗茶有相似卻又不太一樣的地方。

    打麻將,閑嘮嗑,嗑瓜子。

    他在想,如果他是白杰的話,此刻應該隱身于這座城市的什么地方?

    第一方面,他想到了,白杰,當他的身份暴露之后,他的身份和他身價背后的巨大財富都隨之離他這個人而遠去。

    他變成了一個普通人,吃穿住行的來源是什么?

    當然,對于一個殺手來說,搶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但目前這類案件對里頭并沒有對于他的指向性,也就是說他還沒有到達這一步。

    那么,如果他身上沒有大量現金支撐的話,他會做什么?

    疑云迷蹤
閱讀疑云迷蹤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