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6章 野火燒不盡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清明時節雨紛紛。

    帝都的這個公墓,王子安前身替栗可欣父母花了小幾十萬,才買到兩人合葬的一小塊地。

    據前身的日記里透露,那時,他已經沒太多的積蓄了。

    可他還是愿意在這上面花這么多錢。

    如果兩夫妻分開入土,費用會少一些。

    或是到別的偏遠點的公墓,也不用花這么多錢。

    但他沒做出那樣的選擇。

    可能意識里,他覺得,還是讓他們離女兒近點好。

    也許,哪天坐在山上,兩夫妻就能遠遠看到女兒路過那條街。

    看著她在人間快樂成長,戀愛,結婚,生孩子,跟他們一樣,為人父母。

    那是他們最大的心愿。

    王子安和栗可欣這次來掃墓,少時那六個姑娘也跟著來了。

    他也不知道合不合規矩。

    這就是沒長輩的壞處。

    就算有長輩,有時也來不及教導。

    貝爾就說有次他自己去三個姐姐中剛嫁人的大姐家,那面家里就姐姐的婆婆在。

    他想了想,既然姐姐喊那老太太為媽媽,我跟著姐姐一道,喊媽媽,應該也是對的吧。

    于是……

    公墓里,筆直向上的臺階。

    “好安靜啊。”

    走著,杰西卡覺得有點冷。

    今天,她和李貞賢,還有徐珠賢和林允兒跟過來很積極,畢竟昨天的“放縱”讓她們品嘗到了苦果,心理陰影很大。

    看來現在自己還是吃苦的命,沒到那享受的命。

    “好好練習,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要對得起出場的那幾分鐘。不然幾分鐘的表演,就給你們九人小幾十萬的出場費,你們拿著不會覺得燙手嗎?”爬山去往目的地的路上,王子安對少時的姑娘們說道。

    眾少女紛紛點頭。

    表哥說的都對。

    “表哥,今年我就可以給家里買房了嗎?”李孝利高興問道。

    其她少女也眼睛放光。

    紅媽媽說,她們是幸運的,遇到了表哥。

    別人家的練習生,練了幾年沒法出道的,有很多。

    就算出道了,石沉大海的,也有,而且很多。

    李藝紅還跟她們開誠布公說了,能出頭的練習生、藝人,憑什么?

    憑的不只是實力!

    實力只占兩分,運氣一分,剩下的九十七分,全憑貴人。

    這個貴人,憑什么就做你們的貴人,不去做別人家練習生、藝人的貴人?

    你們只是辛苦幾年的練習,額外的并沒有付出,就火了。

    金泰熙她們沒有哪個是傻子,當練習生這幾年,早就耳濡目染,知道圈內一些事兒。

    如果有選擇,她們當然不想走捷徑。

    “你們現在的首要任務還是練習,學習……嗯,帝都的房不敢說,你們老家的房子,今年還是可以買的。我讓你們紅媽媽給你們規劃好,今年不急跑太多通告。”王子安喘著氣,爬山。

    反觀這幾個姑娘,一個個面色如常,體力比他好多了。

    才爬會兒山,都不帶喘氣的。

    缺少鍛煉,睡眠質量又特別差,嚴重影響身體狀況啊,王子安對自己很無奈。

    “表哥,我們不急,我們不當韭菜。”李貞賢嘻嘻笑道。

    “對,我們要當草,當表哥的草。”李孝利興沖沖說道,然后有些不敢確定:“那句表哥說過的話怎么說來的?野火干不盡,春風吹又起?”

    “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林允兒糾正道。

    “哦哦,我記住了。”李孝利低下頭,怕表哥不高興。

    自己居然當面露餡,記不住表哥的名句,會不會被表哥惦記上啊。

    “公墓里肅靜,不得大聲喧嘩,說話都小聲點。”王子安提醒道。

    這是逝去的人安息之地。

    對生命敬畏,對逝去的人,也要敬畏。

    栗可欣今天一早還挺活潑的,抵達墓地后,就有些不愛說話了。

    但要說她有多難過,倒也沒有。

    畢竟都過去三四年了。

    而且她年紀還不大,拿得起,放得下。

    反倒是成年人,很多人受到打擊后,唯一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只有筷子了,脆弱得一批。

    等爬到栗可欣父母墓碑前,王子安已經大汗淋漓,臉色微白。

    東西都是金泰熙她們拿的,他空著手,卻比她們還累。

    “小仙女,自己……擺祭品……”王子安一屁股坐地上,喘著氣。

    栗可欣默默從袋子里,包里,一一取出祭品,花……

    金泰熙等女默默看著,沒幫忙。

    王子安喘了會兒氣,說道:“我給你們上節思想課。”

    說著,他從李孝利那拿過自己的包,取出一個本子,撕下七張白紙,讓眾少女畫一條線,任意長度任意形狀。

    眾少女不明所以,依言畫了。

    “取線的長度,在末端標注自己想要活到的年齡。最后,再按照一定的比例,標注出自己目前所處的階段。例如,此時17歲,目標年齡60歲。”王子安吩咐道。

    大家照做。

    “接下來,該怎樣做,大家都應該是心中有數了,該計劃計劃,該奮斗奮斗。”王子安抖了抖自己的紙張。

    “表哥,你的線條末端怎么才四十歲啊。”看到王子安畫的線條,李孝利問道。

    王子安笑道:“你們是不是以為我很悲觀,有些沒志氣,不是,我覺得我這么選擇對社會有益,對個人有益。”

    眾少女不明白。

    王子安繼續解釋道:“第一,急流勇退。四十應當是人生的巔峰時刻,當大多數人都沉浸在喜悅之中時,有的人已經開始在想著退路。”

    頓了下,王子安又說道:“第二,為社會減輕負擔。老齡化問題越來越嚴重,雖然少一個不少,多一個不多,但總能有那么些貢獻。當下父母與子女的關系越來越緊張,老人被看做是社會無價值的群體。很多人怕給家人給社會帶來麻煩,而子女也有‘久病無孝子’之說。四十歲,我覺得剛剛好。”

    金泰熙望向在點香,沒參與課堂的栗可欣。

    栗可欣的父母,當初好像也快四十了。

    眾少女若有所思。

    表哥看似風光,但壓力很大。

    在外人看來,完全不能夠理解,他可以說已經富甲一方,能過著神仙般無憂慮的生活,為何還這么悲觀?
閱讀大魔王又出手了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