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07章 怒問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炎姬軍的表現那么犀利,周興云等人是否能輕松殺出重圍?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為什么會是否定呢?

    因為不管炎姬軍的沖鋒攻勢有多勢如破竹,我方的機動力受限,自然就無法突破敵方重圍。

    武林盟大部隊中混有很多傷員,他們拖累了整支隊伍的進程。周興云等人即便在前頭殺出一條血路,也不敢過于激進的往前沖,深怕后面的人員跟不上,讓敵人見縫插針,導致隊伍前后脫節。

    結果邪聯盟武者很快就把缺口堵上,重新將周興云等人包圍。

    “各位請不要著急,主動權仍掌握在我們手里!”蔡元英意識到這點現象,立馬便告知袁海松、恒玉一眾高手:“武林盟中有許多重傷患者,他們將成為累贅,拖累整支隊伍的行動力。沒有機動力,他們根本無法突圍。還有就是,時間站在我方!對方的劍陣盡管很厲害,但如此厲害的劍陣,沒理由不消耗體力和內力,只要大家再堅持一會,他們肯定會自取滅亡!”

    蔡元英頭頭是道分析,炎姬軍不外乎是一群頂尖武者,她們的內力有限,現在看似非常厲害,人人都沐浴煌火,戰斗力飆升質變。實際上,這是對方破釜沉舟,進行最后掙扎。

    不出意外的話,邪聯盟只需咬緊牙關,支撐個十分鐘,炎姬軍耗盡內力,劍陣就會不攻自破。

    確實,蔡元英說的沒錯,炎姬軍施展炎姬劍禮,真的維持不了太長時間,不然周興云也不會等到決戰時刻才動用。

    正因如此,周興云和武林盟的人都很焦急,一旦炎姬軍精疲力竭,他們就不可能沖破邪聯盟的包圍網。

    只可惜,盡管武林盟的人都看在眼里急在心底,可他們帶著幾百號傷員,就是想快跑也跑不了。這就讓周興云等人陷入非常尷尬的情況……

    他們明明殺出一條路,看似可以沖出去,卻因為傷員們的拖累,導致大家寸步難前。

    “今天必須讓她們全部葬送于此。”蔡元英深切的體會到,鎮北騎炎姬軍的恐怖,知道今天不能將其留下,來日她們必成心腹大患。

    對于蔡元英而言,他們今天全力試探周興云等人的實力,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不幸是因為,蔡元英萬萬沒有想到,周興云身邊不但高手如云,能牽制住三名古今強者,以及鳳天城和靈蛇宮的高手聯盟,他還私藏了一只如此強大的美女軍團。

    萬幸則是,由于武林盟傷員的拖累,周興云等人都深陷死局,今日蔡元英便能將炎姬軍扼殺在搖籃之中,遏制她們后續成長,杜絕放虎歸山的后患。

    “快!后面的人快跟上!快!”東郭文臣焦急的吶喊著,蔡元英的喊話,大家都有耳共聞。對方說得都是實話,因為武林盟帶著很多傷員,以至于拖累了全體行程速度。

    “公主殿下,這么下去不是辦法,大家都已經盡全力奔走,可傷員們真的走不快。”蒲子山愁眉苦臉的說道,照這局勢下

    去,就正如蔡元英所言,他們都會葬送于此。

    “公主殿下,戰況不容樂觀,你們先別管我們,隨他們殺出重圍,來日再回來營救我們吧。”一名武林盟的傷者規勸韓秋澪,希望大家別管他們這群傷員了。

    畢竟,武林盟仍有一戰之力的高手,以及后勤營的年輕武者們,若是丟棄負傷的人,不保護負傷的人,集中全力隨周興云沖殺,是一定能突破邪門武者的重圍。

    “師伯,我們絕不會落下你們的!”何逸肩扛本門尊長,不容置疑的說道。

    “愚蠢!難不成你想公主殿下,還有武林盟的諸位陪我們一起死么!”

    “各位前輩稍安勿躁,現在的局勢對我們而言,確實不怎么樂觀。但是……”韓秋澪氣定神怡的回道:“時間站在我方。”

    “時間站在我方?為什么?”東郭文臣詫異追問,照理來說,邪聯盟只需拖延時間,讓炎姬軍耗光內力,他們就束手無策了。

    “因為我們的援軍很快就到。”韓秋澪嘴角微翹,露出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援軍?我們哪來援軍?”

    “是武林盟大部隊……確鑿點說,是由皇室冊封,九大護國豪門率領的武林盟大隊!”許芷芊替韓秋澪回答了眾人的疑問。

    數天前,韓秋澪得知鳳天城有異動,正偷偷摸摸的往昔鑲城集結,便讓寧香夷飛鴿傳信給水仙閣掌門,將其消息告知京城郊外的武林盟人士。

    韓秋澪來找周興云途中,一直與水仙閣掌門保持著聯系,今早她們抵達沙骨嶺,找到武林盟后勤營的時候,九大護國門派的門人,也在趕來的路上。

    只是,根據路程的推算,九大護國門派的人,要比韓秋澪等人晚到半天。

    韓秋澪和許芷芊兩個一肚子壞水的女人,做任何事情都會留有后手,得知鳳天城與靈蛇宮聯手,甚至還牽扯到古今六絕之一的六凡尊人,她們當然會把能召集的戰力,統統都召集過來。

    周興云等天色黑下來,才施展炎姬劍禮,發動總攻突圍,除了等武林盟主力隊的人員恢復一戰之力外,還有個因素,就是照亮漆黑的山頭,以便九大護國門派的人,知道他們在何處戰斗。

    只要九大護國門派的人,位于武林盟后勤營附近,他們定能清楚地看到霞光,然后趕過來救援。

    這不,許芷芊話語剛落,邪門大本營入口處,便飛出數個叫人眼熟的身影……

    “袁海松!洛濤!楊瑜青!尚一文!你們身為武林盟高層,江湖正道的表率,如今卻與邪門教派為伍,陷害與圍攻正道俠士!你們簡直是武林盟的敗類!正道門派之恥!”

    武林盟十大長老之一的彭長老,人未到聲先來,眾人只聽他憤怒之極,唾罵袁海松幾個投敵的武林盟高層。

    想來彭長老一眾武林盟高手,趕到戰場,看到袁海松等人聯合邪門武者,圍攻周興云等人,內心都異常震驚。

    “我再說一遍,

    率先勾結邪門小人之徒,明明是你們這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為了討好當今皇室,不惜幫十二大邪門中的白澤天宮和血龍陵墓洗白!我們必須伸張正義,重整武林盟風氣!”

    袁海松回頭便戰上彭長老,并且據理力爭的反駁。

    “一派胡言!血龍陵墓與白澤天宮,已在江湖中沉寂十多年,在這十多年間,他們既沒有為非作歹,也沒有擴增勢力,就算不將他們從十二大邪門中排除,他們也會漸漸地淡出武林!”彭長老有一句說一句,自從血龍陵墓墓主成婚,以及白澤天宮上任執教逝世,兩派門人就收斂起來,鮮有在江湖上鬧事。

    說句不過分話,血龍陵墓和白澤天宮目前的狀況,相當于已經解散了大半,只是徒有其名的門派。從前那些歸順兩大邪門,跟隨兩大邪門鬧事的惡徒,現在基本都已離開,被其它邪門吸收。

    如今留在血龍陵墓和白澤天宮的人,前者都是棠珝親友和心腹,后者……則是皇太后的隱秘部隊。

    “反過來看看你們!你們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嗎!你們在殘害正道同胞!”彭長老怒不可歇的指責道:“就算我們如你說言,向血龍陵墓與白澤天宮做出讓步和妥協,但我們可有做傷天害理之事!我們可有傷害過一個無辜之人!”

    彭長老不愧是武林盟的仲裁執法長老,他一句話就戳中了袁海松等人的痛處。

    他們作出決議,將血龍陵墓和白澤天宮,從邪門教派中除名。但是,他們由始至終,并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不管是武林盟的江湖武者也好,亦或者血龍陵墓和白澤天宮的門徒也好,大家都沒有傷害任何無辜之人。

    反觀袁海松等人,因為他們投敵,與鳳天城和五騰靈蛇宮為伍,導致多少正道門人因此受傷、因此而亡……

    “無論你們口中的伸張正義是代表什么!只要你們傷害了毫無罪過的無辜者,你們就與邪門匪徒一樣!”彭長老怒目而視,奮力一掌劈下:“袁海松你看看那些倒在地上,慘死在邪門手中的武林盟義士,你敢再跟我說一遍,這就是重整武林盟風氣,伸張正義的行為嗎!”

    彭長老鏗鏘有力的喝問,促使袁海松心生動搖,以至于他和彭長老對拼一掌時,心有愧疚,下意識消減了力道。

    結果彭長老一掌便將袁海松震退數米……

    “袁海松,看來你心底也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害死了多少正道門人!”彭長老冷視著袁海松。

    墨白山莊翻云掌,掀天尊者袁海松。

    袁海松主修的武技是掌法,論掌勁,彭長老自認比不過袁海松。但在剛才的對掌中,袁海松卻拼輸了,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袁海松問心有愧!

    彭長老內心是又恨又氣,他與袁海松頗為熟悉,算得上是江湖老友。如今看到老友誤入邪途,竟站在了武林盟的對立面……

    彭長老氣憤的同時,也深深地感到惋惜。正因如此,彭長老趕到戰場,看到袁海松協助邪門,圍攻武林盟正道時,他立馬就忍不住沖進了戰場,找袁海松大戰起來。
閱讀天降鬼才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彩票开奖结果